Tagged: 正生書院

誰妖魔化誰 4

誰妖魔化誰

曉蕾貼出一位梅窩居民的發言,原是在facebook上回應林輝的,引用如下: 林輝先生: 你有出席上周日的正生和居民大會嗎?梅窩的大點鼓隊友,小雜貨店老闆小明,畫家及一些鄰居都有出席,但他們卻無法發言。能有一個半個發言說支持的,沒被記者記下,又或許,你們都不想再聽我說,認為他們說的支持,都成了偽善?那你知道,我的鄰居在正生未來前,就常常給他們做蛋糕,一班梅窩教友和正生學生一起上涌口村的教堂,常來往正生探望嗎? 大會的情況,並不如你的文章的推理:「我仍無法不感到疑惑:這種「我們支持,但……」的說法背後,是一種怎樣的邏輯和情緒。」 正如我的好朋友小羊所說,我們有太多的評論!這個清晨,就讓我們放下評論,以我的人格,以我對生命的熱情,訴說當天的現實。 上周日的大會:鄰居阿Sa為了支持正生,出發前就寫好講稿,他們一家廚藝了得,有空會給正生學生做蛋糕,周日,一起在涌口村上禮拜;其他支持的鄰居也來了,但他們當中,除了畫家陳清華外,都無法發言,因為大會早就像安排好,很多人能發言,卻不輪到你. 在你的文章背後,你了解鄉公所近日在梅窩進行的洗腦工作嗎?十多個大小村長加起大班鄉紳,每天如何游說婆婆和街坊,還有我的包租婆?他們告訴我們,有一所戒毒中心要來梅窩,且要用我們村民捐錢建的南約中學,給白粉妹白粉仔,那天我到區議會買梅窩婆婆和婦女的手織basket,區議會的人就說,我們不怕戒毒中心,都的是怕帶着k仔來探他們的靚仔靚妹,所以要反對。(但就算反對,他們也有表達看法的權利)如果被游說的人是我們的母親,她們會加入反對嗎?在正生空降梅窩之前,有人知道正生是什麼?政府有說過正生是什麼嗎? 我包租婆雖是小女人,但心態視野廣濶,認為戒毒中心也是好的,早在你們從報章得悉正生之前,他們一家已說,「學校停了,不用,就給人家吧!」 這是怎樣的邏輯的情緒呢? 這就是怎樣的簡單的邏輯。 他們在梅窩相愛,在梅窩組織家庭,兩個孩子都在梅窩小學唸書,一直希望梅窩小學有九年的一條龍教育!他們的兩個小朋友,都是我的老友,從十一歲開始每天五時起來,六時坐船,遠去北角趕八時正打校鐘,晚上回家就和大人一起同船,梅窩小學是我們所有鄰居孩子唸的學校, 很多南亞裔和混血兒學生,他們的父母很想他們融入,成為本地人,許多年前,就提一條龍的夢想,那為麼一定是陰謀? 這些情懷,這些聲音,願君傾耳聽! 畫家陳清華當日僥倖地搶到發言,大概如下:我們歡迎正生來,但我們也渴望這裏有一所中學,我的許多小朋友(跟她畫畫的小朋友)從K1K2開始跟我畫畫,由小學轉入中學就不能再跟了,因為每天舟車的時間太長,回到家裏已太累,不能再跟我畫畫了,我很心痛。 請勿把看見的選擇性的報道,想成是梅窩的全部,想想我們這裏的小朋友,每天在島外上學,接受的嘰笑和冷嘲熱諷。 能停止轟炸嗎?我和梅窩教友,小雜貨老闆小明,鄰居walter等,還有許多居民,都會感恩! 一心 (注:原文沒做紅色醒目顯示) 從來沒人把梅窩居民只當成一種人,林輝大概也不會。魯迅說中國人如和如何,四萬萬中國人大概總有那麼幾個不像他說得那樣,那麼,那幾個人是不是被魯迅不公正對待?任何一個泛指的詞,都不指向它能指的全部。如果一定要達到全部一致,那麼種種評論都無法再進行,更勿論向來需要一個群體作為對象的文化研究。 許多人說傳媒妖魔化了梅窩居民。好吧,梅窩居民中有一些真心支持正生的意見「沒被記者記下」,算是傳媒在妖魔化梅窩人。但問題是,究竟是甚麼人讓支持正生的人無法發言?從「一心」這位梅窩人所言來看,首先是大多數梅窩居民所代表的民意,壓制了梅窩居民中的另類意見,令他們無法發言--當然也可以說這其實也是政府操縱的,誰知道呢。但從「一心」所言,我看到的是鄉公所的操縱,難道那些鄉紳都是政府安排的無間道?感謝「一心」告訴我們背後的故事,如果沒有眾鄉紳土豪向善良的梅窩人妖魔化正生書院,梅窩人就不會極力對抗正生,也就沒人有機會妖魔化梅窩人。 這個星期日的城市論壇移師到正生書院的芝麻灣,整個氣氛突然變得很和諧,鏡頭還特別拍到正生的陳兆焯校長和鄉議局副主席林偉強一連握了兩次手,就差抱在一起哭了。那麼,梅窩居民究竟是真心接受了正生,還是僅僅是策略的改動?我不想深究,我只能說我真心相信部份梅窩居民一開始便無心歧視正生。 但林副主席說的一句話,讓我覺得此人真他媽夠虛偽。他說:梅窩並不適合正生書院。丫現在不敢說正生書院不適合梅窩,就調了個次序來說,就好像女人拒絕追求者說「我不適合你的」,心裡想的其實是「你配不上我的」。梅窩適不適合正生,陳校長早就說過了,梅窩是一個理想的選址。個人認為,陳校長辦正生書院已十年,他不會連自己的學校該選在甚麼地方也不清楚,他也不會不知道他的學生應該在哪種環境下學習。城市論壇主持人謝志峰看到現場的梅窩人都說支持正生,於是就問梅窩人將來兩者是否可以共存,問了幾次,始終無人正面作答。 至於劉皇發提出的幾個選址,其中一個是已荒廢的葵涌公立學校。這所學校的大概位置我知道,我覺得它不是一個理想的選址,那裡很近荃灣,頂多十分鐘車程。荃灣是鬧市大家都知道,而正生需要的是一個比較安靜少人的環境。我記得那裡附近還有一家酒吧,看來正生的同學想家時就可以去小酌幾杯了。劉皇發老師居心不良。 最後想說的是,那群南亞裔人士想溶入梅窩「成為本地人」,那要看梅窩鄉親的態度。他們說你行你就行。南亞裔人士該慶幸的是,沒有人妖魔化他們是恐怖分子。 [tags]正生書院,梅窩[/tags] Technorati : 梅窩, 正生書院

關塔納摩書院 1

關塔納摩書院

這個城市雖不曾有恐怖分子光顧,但這裡的人一直活在各種各樣的恐懼當中。三氯氰胺、豬流感、墨西哥人、美國人、菲傭、正生書院、吸過毒的青少年‥‥‥人們多希望現實世界也有綠壩,把這些骯髒的危險的東西都過濾掉。 誰也知道毒品的危害,但是不是吸毒就會讓人喪心病狂,就會變成魔鬼?已被我們唾棄的衛詩,吸毒時間不短,毒品對她身體的摧殘我們無法看到,毒品是不是導致了她尿頻我們也無法看到--我們只看到她髮線很高,但她除了欺騙了大家,做了壞榜樣之外(其實這一點也很值得懷疑),也從未傷害過這社會吧,當然你可以一如中國外交部說辭那般,說她傷害了香港人民的感情。 既然我們不曾害怕過衛詩,那我們又為何害怕一群吸過毒的青少年,何況他們正在學習健康向上的生活--這不是好的榜樣嗎?為甚麼要把他們隔離,甚至放逐至荒島?其實應該反過來,如果一個人連正心書院和它的學生都當成是一種危險,無法共處,那麼該去荒島避世的其實正是有這種看法的人。梅窩,畢竟不是桃花源,只有到了桃花源,才永遠不會有三氯氰胺、豬流感、墨西哥人、美國人、菲傭,以及正生書院和吸過毒的學生‥‥‥。 我知道有部份的梅窩居民並不是抗拒正生書院,而是想要一所學校,讓他們的孩子不用天天長途奔波跑到外面去上學。但他們搞錯了抗爭的對象,能給他們一所學校的不是正生書院和那群學生,而是政府、教統局。梅窩的孩子至少還可以去香港上學,但正心書院的學生已無處容身--難道真的只能在荒島上嗎?還有個疑問是:如果梅窩有所學校,梅窩居民是否就真的願意將孩子留在梅窩念書呢?當年殺校,沒有現在這麼多人出來反對吧? 假如這事真的無法解決,那麼正如我一位朋友在facebook說的那樣,「港督府」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曾蔭權真應該考慮一下把它讓給正生書院,然後舉家搬到梅窩去。梅窩居民總不會連特首也抗拒吧? 地球很危險,還是回火星去吧。 [tags]正生書院,梅窩,戒毒[/tags] Technorati : 戒毒, 梅窩, 正生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