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梁振英

生於香港,祖籍山東。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第四任行政長官,原全國政協常委,曾長期擔任香港特區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召集人,前戴德梁行亞太區主席。梁振英在香港主權移交中華人民共和國前,曾任由中方委任的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參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起草工作,因為這項工作之性質,他一直被懷疑是中國共產黨在香港的地下黨黨員。(維基百科)

1

叔叔越壞,少女越愛

原以為梁粉主要是些有怪僻的麻甩佬,比較意外的是,還不乏青春少艾。

3

倒梁游擊記:元旦第一槍

由於除夕夜玩得太晚,到了第二天,我倒像是中了元旦第一槍的人,差點沒醒過來。好不容易從床上坐起身,在我意志力仍然非常軟弱的時候,有一句話鑽到了我的腦子裡:「打響元旦第一槍。 你舉得起這種口號,不必什麼武力抗爭,第二日睡醒,就有好結果。」

10

梁振英需要做的,也許是道謝

一個電視台的時事評論節目,有個女性觀眾打電話進去,提出這樣的問題:為甚麼不給梁振英機會,讓他做件好事出來?就算他下台了又如何?誰能頂替他?

2

梁振英呈獻:用兩天時間準備的鼻涕

對於外界質疑為何港府把全港悼念日安排在海難發生後的第四天,梁振英的回應是需要時間準備。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哀悼日有甚麼如此難準備,需要兩天多的時間呢?

17

共產黨的被動語態

梁振英上台,最令人擔憂的一項,是他會強行把23條過了--看看現在立法會的形勢,他要強行過,我們也是沒有辦法的,9月份立法會換屆大概也不會有多大的改變。但是經過兩天前數十萬人上街,他最新的說法是「不會主動提出23條立法」。聽了這種鬼話,我就想起他老哥胡錦濤在日本訪問時,回答小朋友的問題說過的話:我本人沒有想當主席,是全國人民選了我當主席。

28

2012七一遊行見聞與思考

到現在為止,2012年愈看愈像是梁振英的末日多於世界的末日。上帝要人滅亡,必先令其瘋狂,但是要一個地下黨滅亡,可能只是要他當上特首。過去的兩任香港市市長,無論「懵董」還是「貪曾」,他們都沒試過一上台就碰上數十萬人上街聲討的群情洶湧,也從沒試過一上台就令中南海人如此顏面掃地。

8

聽狼一席話,哪敢把門開

童話故事裡,大灰狼趁兔媽媽出了門,來到小白兔家門口。牠敲了敲門:「好心的小白兔,開門讓我進去避避雨吧。」外面確實下著雨,但小白兔聽出了那是大灰狼的聲音,牠該開門嗎?

6

梁振英,黨的好同志

其實在內地的某些語境下,以「同志」相稱則未必表示對方是黨員,正如在香港某些語境下,人家稱呼你「靚仔」則未必表示你真的是靚仔。共黨建國後,很多傳統稱呼皆被視為「封建遺毒」,都被廢除掉了,一概以「同志」代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