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本土

11

他們早就沒在討論愛國了

我當然也不喜歡「愛國愛民」這樣肉麻的口號,於我而言,愛並不適宜宣之於口,更適合放在心裡,或表現在行動上,畢竟這也不是甚麼國破家亡的危急時刻,沒有大聲呼籲的需要。對於那些宣稱要為一句口號而杯葛六四悼念的人,如果你還在跟他們辯論愛國,那你可能未判斷到他們的態度。

3

誰在焦慮--一篇藝評引發的爭論

在這次事件中,真正應該關注的是這篇文章是如何得到一等獎的,藝術發展局為何可以拿出這麼大筆錢來嘉獎藝評,而不是對文化藝術提供更多的資助?一篇3000字以下的藝評可以這麼容易拿到五萬元獎金,為何聲譽良好的本地文學雜誌《字花》卻難以申請到資助?重藝評而輕創作,如此本末倒置的推廣藝術之法,究竟是哪些渾蛋想出來的?

7

國民教育未撤,「本土」先勝一仗

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主席胡紅玉,盛讚學民思潮把一個運動推向了成功,學民思潮則表示不撤科則功未成。而另一邊,著名博客無待堂堂主則有另一番獨到見解:「新時代業已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