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朦朧詩

過氣詩人臧克家 0

過氣詩人臧克家

臧克家我是記得的。在大陸讀小學時讀過他的一首詩,《有的人》,這首簡單得看上去讀起來都不像詩的詩,再配合他那難得一見的姓,還是不難記住他的。 文學科「朦朧詩」一節的筆記上,引了臧克家對朦朧詩的評價: 學外國的「沉渣」而數典忘祖,敗人胃口,引讀者入迷魂陣。 臧老先生不會不知道自己寫的新詩其實就是「數典忘祖」的東西吧?轉眼自己老了,看到年輕人也弄一套更新的新詩出來就說人家是「數典忘祖」,這就實在太混帳了。臧老不看看自己寫的《有的人》,完全破壞了老祖宗的含蓄美,一點詩的味道都沒有。 年輕人寫朦朧詩,就能令臧老罵出「數典忘祖」四個字,可見其脾氣不太好。奇怪的是,這位保守的憤怒老年,活了99歲,居然一直沒被那些不斷湧現的新事物氣死,到了2004年才無可奈何去向馬克思報到。他這一死,也就沒機會看到後來的梨花派新詩了。 [tags]朦朧詩,臧克家[/tags] Technorati : 朦朧詩, 臧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