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朋友

0

只想跟她說一聲加油

去年雨傘運動期間,我在洶涌的人群中看到他在發言,隨即給他發了條短訊:「我看到你了。」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他。

4

那把聲音的主人也要結婚了

這個月的24號是個大日子,那天是《牛》殺青的日子。我所了解到的最後一場戲是這樣的:陳奉京回到了他在鄉下讀的那所學校,那所學校已經變成廢墟,在廢墟裡,他又遇見了少年時看到過的那頭牛--嗯,同時身兼《牛》的編劇和「牛」的好友的陳分奇為了對我保密,其實對我也甚少透露劇情,而我卻已經向諸位透露得太多,但我還可以透露更多一點的就是,那場重回學校廢墟的戲,源自我真實的夢境,但那頭牛的出現卻是陳分奇的安排--而我覺得這安排甚妙--如果不理劇情,安排一隻羊同時出現,則寓意更深。 24號除了《牛》的拍攝走到了盡頭,還有我一位朋友的愛情也走到了盡頭--我的意思是她的愛情終於開花結果了,她要結婚了。 我認識她已經超過十年了,其實不知不絕來香港都快十年了。我自從來了香港,和她接觸便已甚少,就是在網上也很少,儘管現在網絡非常發達,一個住在北極的愛斯基摩人都可以坐在冰天雪地中通過網絡和南極的企鵝進行視頻裸聊,更何況她老公就是大陸互聯網巨頭--騰訊公司的人,可以為她提供更多技術支援。比較有印象的是她來了兩次香港,一次是跟她男朋友來,那次給我打了電話,光聽聲音我都沒想到是她;一次是和她老朋友潘哥來,那次我們見了面,我陪她們遊覽香港--說穿了其實主要是購物。那次我們見面,她說我肥了(而我現在更肥),而我看她卻沒什麼大變化,總的來說,這位女孩依然非常可愛,只是我對她已經沒有當年的愛慕了--或者這樣說吧,我已經對她沒有推倒的衝動了。然而,當日不記得是什麼原因,她竟跟我開玩笑說讓我做她的「小三」,我也開玩笑地說「好」。 我認識她的時候,是在學校的籃球場,那時候她跟潘哥在一起,放學了準備回家。那些年,無論是她還是潘哥,笑容都是那麼美好。再後來成為朋友,她已經是我朋友魏叔的女朋友。有一段時間她和魏叔鬧感情問題,那是我和她走得最近的時候。我們除了交換日記,晚上夜自習完,還一起騎自行車回家。有一次學校停電,我們在學校外面的臭水溝走了一圈,走著走著她說肚子痛,我說我背你吧,她說不要。換成現在的我,在那個情境下,我可能要耍流氓了。 這個月初,我回鄉參加表哥婚禮,而正好龍叔也回去老家再擺一次酒席。雖然我在深圳已經喝了龍叔的喜酒,但表哥婚禮結束不久,我就趕去龍叔家,從城裡到龍叔家要大約半個小時,那個司機還在城裡兜了很大的圈子,耽誤了時間,到了龍叔家,龍叔已醉倒在床,不省人事,臀叔雖然還好,但也躺在床上休息。在龍叔家裡,我還遇到了那位將婚女孩的舊男友,我的朋友魏叔,魏叔現在是官場中人,酒量是經得起革命的考驗的,所以酒宴過後,他依然面不改色,生龍活虎。我告訴他,她要結婚了,就在這個月。然後他又搬出我曾經愛慕他女朋友的事來說,問我她這些年在深圳,近水樓台,為何不和她發展一下。我老老實實地說,我後來其實並不太喜歡她,因為感覺她很大小姐脾氣。「很大小姐脾氣」怎麼理解呢?用香港的話來說,就是港女,不過比起典型的港女來,還是沒得比的。她父親經商,家裡生活富裕,在大學以前她的一切都是父親安排的--甚至讀的大學也是她父親的安排,對於我來說,她總是有種莫名的樂觀,她不知道什麼叫做「挫折」,她不知道什麼是「生活逼人」。那些年,我的朋友當中,最勁的也就是有部call機,但她已經有手機用了。 說起來,最近讓我很受傷的那個女孩也是人生非常順利的人,她自己也經常跟我說她過去或現在擁有的很多東西都是因為運氣--老實說她如此謙卑地看待自己的人生際遇,我是極為欣賞的,然而可惜她不明白我的困境,不知道我也曾是一個有理想、有理想、有理想和有理想的四有青年,她只看到我的頹廢;也老實說,她每次批評我不夠積極,我也並不反感,甚至視之為一種幸福而樂於接受批評,我也嘗試更積極點面對人生(儘管積重難返,做起來並不容易),只是可惜,她每次追問我有什麼進度、什麼成果時,也同樣壓得我喘不過氣來--尤其是她還將此作為會不會和我進一步發展的重要考量時。而最最可惜的是,最後她輕易地就轉身離開了,把我留在那個「風吹草低不見羊」的荒原上,無論我以後繼續頹廢,還是脫胎換骨,她都已不再關心。我沒有她那麼瀟灑,正如我認為我生活的一切都得來不易,我也認為我和她那段相處的日子,也是得來不易。 她要結婚了,這個月的24號,她在網上問了我幾次要不要來。我一開始想去,但後來問大陸的朋友,他們似乎都沒接到邀請,甚至不知道她要結婚,我覺得去了也沒意思--當我向她表達了這種意思後,她甚至跟我說:你想見到誰,跟我說,我馬上邀請。我不知怎麼回應,我心裡在想:是嗎?我和她在各自的世界裡生活了超過了十年,她有了新的朋友圈子--我不介意這個,因為我也有新的朋友圈子,我介意的是,當我坐在她的婚禮現場,竟然沒有一個是我認識--當然,她老公要是能請到騰訊的大老闆馬化騰去,那我倒是認識馬化騰的。 無論如何,朋友,祝你新婚愉快,愛情永不枯竭,以後的笑容要比曾經的更加美好。

5

朋友的意義

現實中,朋友的意義是喝酒、談天、打東東。

有了社交網站後,朋友的意義是偷菜、收割、送禮物和打群架。

4

聲音

接了一個無號碼顯示的電話,我喂了一聲,問「邊個」,一開始那邊沒有反應。像這種沒有號碼顯示接了又沒聲音的電話,我也不是第一次接,總覺得那可能是上帝的來電。本來他是想召喚我回去的,怎知一聽我那溫柔似水的聲音就受不了了,忘記了自己本來是要幹嘛的,所以只能發呆不出聲。

我比較變態 1

我比較變態

幾年沒有聯繋的朋友魏突然在網上對我說有話對我說,但不知如何開口。 這句話讓我又驚又喜。驚的是,他也許突然改變了性取向,想對我說一些肉麻的話;喜的是,也許他想還多年前的100元給我了。幾年利息算下來也該有100.1元了吧。 可兩樣都不是,因為後來聊到別處去了。我始終不知道他一開始想要說什麼。 他是我寫過的和我同一個星座的朋友。我是9月9號降世的,他緊隨我的腳步在9月11號出生。好像前世我欠他的似的,我一投胎他就跟來了。按道理喝過孟婆湯,恩恩怨怨都忘了。我估計在地府管孟婆湯那獄官原來是在中國做官的,辦事能力差。說不定神童都是這樣來的,說開了就是喝孟婆湯這一環節的漏網之魚。你都活過一世了,當然你最厲害啦。但是以中國官員的辦事效率,這個世界應該有很多天才才對,問題就在於大部分本來可以成為天才的人都生在了中國--這是一個扼殺天才的地方。如果人是上帝造出來的,那麼情況就不一樣了,因為人是上帝按自己的形象造的。上帝一疏忽,造出來的就不怎麼樣--估計我就是這樣來的。 但是,很顯然,我朋友不是天才。他是來追債的,只記著上輩子我欠他的,就什麼也不記得了。正因如此,身邊的美女都是他的,我一個也沒有。我愛的,老愛著他,就是不愛我,這成了我還債的方式。直到我和他各奔東西,我的桃花才開始盛開。開了幾次,終於也不再開了,但我相信已經與我的朋友無關了。因為現在是他欠我的。 他欠我100元。如果這一輩子他都不打算還這100元給我,那麼下輩子9月9號出世的就換成是他。我不要他的100元,換多少給我都不要,我只要美女如雲。不過我一想到又要重復上一世的故事,就覺得沒趣。 魏說:「我們是一樣的人,不過你比較變態」。這句話用星座來詮釋,就是處女座的人比較變態。不過如你所知,魏所指的「一樣」并不是指變態,就算事實是我們真的變態。變態并非壞事,甚至是我們所追求的。世上的人無非兩種,常態和變態。常態都是一樣的,變態卻有各自的不同。天才都是屬於變態陣營的,不過變態的未必都是天才。 以前我沒有魏變態,因為我總是在尋求和朋友之間的共同點,這個點據說可以用來撬動地球。而他從未對我們說過「我們都是一樣的人」。後來生活澆滅了他的激情和天真,造成目前的狀況是我比他變態,但這只是暫時的。將來我們又會變成一樣。我們沒有足夠的能量和土壤去維持或完成變態,只能回歸常態。 [tag]變態,朋友[/tag] Technorati : 朋友, 變態

有敵自遠方來? 0

有敵自遠方來?

朋友,還是敵人?這是一個有趣的話題。 因爲有一些狗會搖尾乞憐,幫一些人幹過一些事,甚至救過人命,所以狗成了人類的朋友。有一些人對狗一時發了善心,把它們買來養在家裏,包辦了吃喝拉撒睡,於是人類也成了狗的朋友。狗成了人類的朋友,基本上沒有問過其他人類的意見;人成了狗的朋友,更沒有問過狗的意見。 魯迅先生一生寫了很多的文章,其中有幾篇說了漢字的不是,罵漢字是”毒菌”,然後他死後就被當成漢字的敵人。漢字本是”死物”,它是好是壞,全在於是誰在用,如何用;同樣的道理,拉丁字母也是死物,是好是壞也全在於是誰在用,怎麽用。如果魯迅真是以漢字為敵,非消滅漢字不可,那魯迅也是個傻冒,無異於那個與大風車決鬥的唐吉珂德。其實魯迅先生還有不少的文章也批判過中國文化尤其是國人的劣根性,所以魯迅也就”順理成章”地成了國學的敵人(有人認爲國學和中國文化是兩個很不相同的東西,卻沒有告訴我如何之不同)。但是,有些更加厲害的人,從魯迅是”漢字的敵人”直接得出魯迅是”國學的敵人”這一結論。能這麽干的,想必都是學富五車、有點年紀的人。 做個簡單的比喻。漢字好比是車,中國文化或者國學好比是車上的貨物。魯迅看到駕車的人把車駕得很難看,就借罵車子來罵駕車人,結果就被人誤會為是車的敵人,甚至是車上貨物的敵人。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的車,中國車,洋車,風車,水車,”紫河車”等等。有人覺得洋車的馬力比較好,比較容易駕駛,就提議把中國車換成洋車,結果這些人也同樣被誤會成車上貨物的敵人。你說,要是這車和貨物也有手有腳的,是不是該和敵人殺個你死我活才行啊。 魯迅罵過的人不少。如果每罵一個人,他都把那些人當成敵人,那麽包括當時大半中國人和現在的一部分中國人顯然都是他的敵人。如果每一個被他罵過的人,都把魯迅視爲敵人,那他們每人吐口痰就可以把魯迅淹死。魯迅大概對此也有所預料,所以趁還沒被臭烘烘的口水淹死,才50多嵗就先行一步了。 喜歡駡人的人現在還很多。魯迅駡人,是有文化;現在的人駡人,多是”淺薄無知”。淺薄無知的人,哪有駡人的資格呀。按照罵了就是敵人的邏輯,難怪民主派的人都是賣國的。凡是說了中國不好的,都是中國的敵人。”淺薄無知”的本人,也說過幾句中國的不是,恐怕下次回鄉就要被公安抓去槍斃了。我死不瞑目的是,怎麽現在的人比文革時還要文革啊。 其實,聰明人分得很清楚,中國是中國,中國政府是中國政府。我們在看待”魯迅是不是國學敵人”時就應該抱著這樣的態度。 《強暴國學》的作者,我一直沒給記住。寫到這裡我特地去找了一下,原來叫作區維業。老實說,我是不認識的。但是按照某些人的邏輯,因爲我罵了區維業,即使只是”傻冒”而不是帶生殖器的傻x,卻足以構成我是區維業的敵人了。如果覺得魯迅罵漢字罵得比較多,那好,我也多罵幾句。區維業傻冒,區維業傻冒,區維業傻冒……(此處省略100萬字)。現在夠不夠成爲區維業的敵人呢?再根據這種邏輯,因爲那篇文的最後我也罵了自己是傻冒,所以我也是我的敵人。如果還是嫌我罵得不夠,那我多罵幾句亦無妨。陳奉京是傻冒,陳奉京是傻冒,陳奉京是傻冒……(此處同樣省略100萬字)。 不過,仔細看一下原文,我其實沒有罵區維業是傻冒,我是罵區維業的觀點傻冒。這當然很不同。好比說一個人放的屁很臭,並不是說他本人臭。如果區維業先生也真犯了傻,覺得我是他的敵人,那麽罵我傻冒顯然不夠有文化。我建議應該這樣罵,陳奉京是陳水扁,陳奉京是陳水扁。這樣罵不僅有文化,而且省力。世上凡是罵陳水扁的以後都同樣指向陳奉京,罵陳水扁的那麽多,想罵我的都不用親自動口了,愛幹啥幹啥去。 再説說東東吧。雖然最初指出我錯誤的不是他,讓我自覺有些觀點傻冒的也不是他,但他對我這個”窮寇”、”淺薄青年”如此孜孜不倦,那樣窮追不捨,實在不能不佩服啊。大有當年魯迅對青年人誨人不倦的影子呀。從這裡可以看出,東東一定是把魯迅全集都看完了。不過東東和魯迅對待青年的態度還是有所不同的。誰聼過魯迅把某青年比作段祺瑞的? 不管你是把我當成朋友還是敵人,東東老先生,多謝你陪不可教的晚輩玩了這麽久。 [tags]朋友,敵人,國學,魯迅[/tags] Technorati : 國學, 敵人, 朋友, 魯迅

無友不如己者 1

無友不如己者

1,將”不如”解釋為”比不上”。整句意思便是,不結交比不上自己的人。 2,將”不如”解釋為”不像”,即志趣不相投。整句意思便是,不結交和自己不同道的人。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是也。 3,前面兩種解釋是將”友”作動詞用,意為”結交朋友”。下面第三種解釋是將”友”作名詞用,即”朋友”之意。整句意思為,沒有朋友是比不上自己的。這種解釋看似和第一種相似,實則很有出入。第一種是說交友之前要擇友,第三種則是說結交朋友后每個朋友都有比自己好的地方值得學習,對照朋友發現自己有錯,就要”過則勿憚改”。事實上這種解釋也體現了對朋友的尊重,不要因爲自己某方面比朋友好一點而看不起朋友,因爲朋友也必然在某些方面好過自己。 三種解釋中,第一種解釋是最不合孔子意思的。不結交比不上自己的人,太勢利了,而且人人要比自己好的朋友,只會導致人人都無朋友,因為理論上看,你要交的朋友都不應該和你交朋友。至於第二第三種,我們也不必太過執著哪個才正確,因爲孔子乃千年之前的人,要揣測他當時真實的想法實非易事。我的看法是,盡量接近他的想法而無需求個精確的答案,只要能從其中學到一定的道理,那就足夠了。 [tags]孔子,論語,朋友[/tags] Technorati : 孔子, 朋友, 論語 Ice Rocket : 孔子, 朋友, 論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