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最低工資

8

不是政治化,是你想不化

留意本地新聞,不難發現,把「政治化」掛在嘴邊的人,多是很政治化的人。他們每說一次「不要政治化」,就陷入一次自設的悖論當中,正如那句名言:我討厭種族歧視者,以及黑人。

偽善的資本家 0

偽善的資本家

馬雲說,比爾·蓋茨捐掉個人資產不是處理財富的最好方法,幫更多人就業更有意義。這番話讓我想起,資本家總是把讓更多人為自己賣命說成是幫更多人就業。人要的,豈止是一個就業機會。 最低工資難立法,是因為很多人說工資的多少是市場決定的,能以10塊錢買到一個勞動力的情況下,就不應該多付出一分錢。持此看法的人,未必是資產家,卻以自由市場之名義,在維護資產家的利益。 連諾貝爾獎得主都說,設立最低工資是對資本家的恐嚇,會導致更多的人失業。眾多擁戴菲爾普斯的粉絲,他們的理論我也聽得膩了,別他媽廢話,假如你真的對就業率那麼有責任感,那你應該從自己做起,要求你的老闆減少你的薪酬,用以增聘人手。就算你對就業率沒興趣,那你也應該有興趣用實踐證明你的理論正確。 依他們看法,工會基本上可以解散了,罷工也很容易導致失業率上升。罷工無非兩種結果,「一係入,一係唔入」:資方不答應勞方的要求,於是,罷工持續(等於失業),甚至罷工人士全部被炒,失業率上升;資方答應了勞方的要求,提高了他們的薪酬,那麼根據菲爾普斯一幹人等的看法,資方有必要炒掉一部分人來使薪酬方面的開支達到「平衡」,其最終結果也是失業率上升。看來,工會這種組織大大削減了社會生產力,對社會的和諧穩定毫無益處,應該一律取締。 越是在自由市場之下生活久了,越是知道市場不是那麼自由的。簡單而言,有錢才有自由。所以,只會是老闆挑人,不可能是人挑老闆。白癡才會以為勞資雙方的地位是平等的。工會就是集結工人的力量來對付資本家嘛,難道跟資本家單挑啊? 香港最有趣了,偽善的政府和偽善的資本家一起配合搞了個沒有約束力的「薪酬保障運動」,當年菲爾普斯說政府在道德恐嚇商人。他不知道,香港政府是不會恐嚇自己的朋友的。 [tags]資本家,最低工資[/tags] Technorati : 最低工資, 資本家

諾貝爾獎得主對最低工資的看法,被無名小輩小混批評得體無完膚 1

諾貝爾獎得主對最低工資的看法,被無名小輩小混批評得體無完膚

關於這個超長的題目,也許您有很大的意見,不過請您先收起意見,因爲此題目的一切靈感實來自于這樣一條新聞:諾獎得主轟港最低工資 指政府道德勸喻嚇怕投資者。 對於那位諾貝爾獎得主的看法,我提出以下幾點看法: 1,道德勸諭可以嚇人的嗎?什麽時候道德對資本家變得如此具有威力?而且道德這種東西似乎從來都不是政府可以主導的,也就是說如果政府沒有提出這種所謂的”道德勸諭”,難道這種”道德”就不存在了嗎?一個真正關心社會底層的資本家,大概根本不需要誰的勸諭,便已有所承擔。政府的所謂”道德勸諭”則好比放了一個屁。屁的威力大家都應該清楚,初始還能聞到一股味道,不久便煙消雲散,不知所蹤。難道這就是傳説中的務實政治?一個自稱強政厲治的政府,在資本家面前卻完全沒有脾氣,猶如侏儒小兒。 2,根據菲爾普斯先生的理論,雇主是否能夠以”如果增加工資就減少聘用員工”為由,降低員工工資?不聼不知道,原來雇主降低工資是善意的,是爲了普渡更多的人。那麽政府應該促請雇主把工資降得盡可能的低,因爲這樣可以大大減少失業率,真正實現”人人有工開”。 3,計算一個人的勞動力價值,難道是以其技術水平高低為准,而不是以其創造的價值為准的嗎?技術水平高就等於所創造的價值更高嗎?許多技術水平高的人,整天無所事事,只懂欺壓技術水平不高的人;許多技術水平不高但勤勤懇懇的人,卻得不到其勞動所應得到的價值。資本主義的醜惡面目暴露無遺,人們各為其利,資本家盡情榨取工人的剩餘價值。資本家才不管雇員創造的價值是否遠高於他們的所得,總之給了工資就已經心安理得,毫無道德上的虧損,而且這些人還會說,訂立勞動合約是你情我願,你覺得你受到欺壓,大可以打包袱走。強勢者通常就是這樣對弱勢者詮釋自由之含義的:欺壓你是我的自由,但不被我欺壓也是你的自由。 對比之下,我覺得另一廝–尤努斯(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更配得上經濟學家的獎項。兩廝相比,也許老尤在理論建構上不如老費,可以説是”技術水平比較低”,按照老費的理論,瑞典皇家科學院應該減少老尤的獎金。但若論實際的成就,老費恐怕就不如尤努斯了。聼老費說,他的生活並不富裕,沒車沒房,但也不拮据,只差沒失業而已;而據説老尤卻解決了過百萬人的貧窮問題。 [tags]最低工資,經濟,經濟學家,資本家[/tags] Technorati : 最低工資, 經濟, 經濟學家, 資本家 Ice Rocket : 最低工資, 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