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曾蔭權

真誠呼籲,不要再侮辱那個不穿衣的皇帝 2

真誠呼籲,不要再侮辱那個不穿衣的皇帝

中國籍香港居民曾蔭權,擔任特區首將近六年,如今年屆66,別看他的身分--儘管他也沒做成他想做的政治家,但就以其年齡,再怎麼說他也成功當上了--老人家,也該是尊老的對象。然而,香港人不愛他。 為博港人一笑,這位已年過花甲的老人拚了老命,花盡心思,不惜以小丑的形象在各種場合出現,甚至在一個MV裡「扮演」了一個口齒不清的老年癡呆症患者,但香港人不僅不愛他,還扔蕉給他吃,送粟米斑腩飯給他吃。問題不是蕉不好吃,也不是斑腩飯不好吃,問題是他為何不能選擇吃了斑腩飯之後,再吃那條蕉?為何要分開兩次?何況,飯後一條蕉對消化也好嘛。香港人怎麼可以這樣欺負一個老人家呢! 他,太委屈了。無論作為特首,還是一名普通老人,他太委屈了。香港人傷的不是他的胸,傷的是他的心。胸傷了一點算甚麼,心傷了那才是最痛。 所以,我們不能怪他跑到北京後,馬上就抱著京城人的腿撒起嬌來;我們也不能怪他當著眾多傳媒的面,把本應該在枕邊對老婆說的話,說給陳德銘聽。曾家老人雖然歲數比陳德銘大,但撒起嬌來,就和一名六歲小朋友差不多,我們為何不能給點同情心? 然而,無論我們怎麼傷害他,他都是那麼愛我們。這位老人是多麼保護香港人啊,就算心中無數委屈,就算事實上有千千萬萬個人汙辱恥笑過他,但他在高大威猛的京官面前還是說那只是「小部份人」、「一小批人」,沒有把我們都供出來。如果他說香港有超過一半的人反對他,讓北京的大老爺們聽了,那將會是甚麼後果啊!從曾特首的話,我完全感受得到汙辱他就是汙辱陳德銘,汙辱整個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以,想想吧,如果他不說「小部份人」、「一小批人」,那會給香港人帶來甚麼後果--完蛋了!他老人家太為大家著想了,他胸雖然被傷,他心雖然也受傷,他人雖然在北京,但他還是把那顆傷痕累累的心留在了香港。 寫到這裡,我已經熱淚盈眶。不要再欺負患病的特首,一方面他腦殘志堅,值得我們學習,另一方面,對於一個病人,我們實在應該學陳德銘,在送上斑南飯時問候他一句:身體還好嗎? 同時也獻給曾特首歌曲《太委屈》裡的一句: 你曾經說要保護我 只給我溫柔沒挫折 可是現在你總是對我迴避 不再為我有心事而著急

23

真正重口味:曾蔭權的催命曲

你有不喜歡的藝人嗎? 你想搞臭他的名字嗎? 大膽說出來,把他們推薦給曾特首。曾特首一定滿足你的願望。 短短幾天之內,就見識了讓一個公眾人物身敗名裂的兩大方法:一是向媒體爆料這個人和很多女人發生過關係,二是提供機會讓這個人和曾蔭權發生關係。這兩種方法唯一的不同是,前者可能傷及自身,稍有不慎甚至會同歸於盡,而後者,那多少是對方有點自取滅亡的意思,避開女色不易,但避開曾蔭權總不會是難事吧。不過這兩種方法都能達成相同的效果--從此這個人就與「不乾淨」、「不檢點」掛上鉤了。 曾蔭權真夠義氣的,在「好友」馬草泥一身屎的時候放出這首歌,以圖轉移大家的視線。馬草泥,「你嘅表演夠晒啦」。 歐陽靖真的有必要思考一下,安排這份工作給他的人是何居心。歐陽靖從美國歸港也有些時日了,竟然不知道曾蔭權不是奧巴馬--有機會為歐巴馬競選,可能是一種榮耀,但為自戀狂唱歌,只會跟隨自戀狂走向滅亡。死在曾蔭權手上,你都算on 9啦。 香港的流行音樂最大的敵人不是foxy,是香港政府。這些年來,香港政府借流行樂歌手唱了多少品味極壞的歌曲,摧毀了多少歌手的美好形象。

三年三年又三年 0

三年三年又三年

2007年實行普選的建議當年被推翻,其中一個理由是準備時間不夠。再過三年,曾特首承諾的期限就要到了,他不僅不覺得時間不夠,還決定要把諮詢期推遲,理由是金融海嘯。 曾特首是我們年輕人的好榜樣,從今天開始,功課都不要交了,推遲到第四季,理由非常充份:金融海嘯,我們要配合特首搞好經濟。 [tags]普選,曾蔭權[/tags] Technorati : 普選, 曾蔭權

政治家的遠見 0

政治家的遠見

偉大的政治家曾蔭權先生,因為要將老年生果金加到一千元,而開始擔心以後的香港能否應付這筆新增的開支。 你要知道,以前的曾蔭權就這麼招聘了幾個政治助理、副局長,每人十幾萬月薪,一個月就多了上百萬開支,他可一點都沒擔心過。他當時肯定也是感性蓋過了理性。 [tags]曾蔭權,生果金[/tags] Technorati : 曾蔭權, 生果金

不合格之謎 1

不合格之謎

現在大家都知道曾蔭權為什麼會考歷史不合格了吧。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_V2qJWdxes [tags]曾蔭權,民主,文化大革命,歷史[/tags] Technorati : 文化大革命, 曾蔭權, 歷史, 民主

回到毛主席時代 2

回到毛主席時代

毛主席知道,人民就是他的力量,不管是用來打國民黨還是對付自己曾經的戰友。所以毛主席說,人多力量大。這句話如今聽起來很有黑社會的味道,因為黑社會才會比人多。但是我們的曾特首說了,香港人口要增加至1000萬,才能達至紐約及倫敦等國際金融中心的規模。原來亞洲金融中心和國際金融中心的距離,主要是人口上的距離。 看看現在這個亞洲金融中心吧,700多萬人口中有多少比例的人是在從事與金融相關的職業?當然,如果把那些跟潮流炒股票的太太們計算在內,那可能是比較大的比例。說不定「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就是靠這一大群的師奶兵團拼出來的,而不是因為香港有一個作家叫做金庸。 看看現在這個亞洲金融中心吧,有多少的人還在失業當中?當香港的人口增至1000萬,是否有相應的就業能力?看看現在這個國際動感都市吧,有多少人還活在貧窮當中,一家幾口住在一個狹窄的空間里?當香港的人口增至1000萬,是否有足夠的土地和房子?要麼把深圳也納入香港的版圖,把深圳人都趕出去;要麼香港人都回大陸居住,讓香港變成一個僅僅是為金融工作的地方。 我實在不明白曾特首需要的是人口還是人才。如果需要人口,那光靠香港人是沒甚麼希望,因為香港人不喜歡生孩子,因為香港人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活在這樣的環境之中。如果需要的是人才,那1000萬這樣的數字有甚麼意義?曾特首的工作是要解決香港當下的問題,不是要預言香港以後會有多少的人口。這樣的所謂「長遠愿景」一點意義都沒有,而且很一廂情愿。要麼不如這樣,曾特首暫時退出江湖,等香港有了1000萬人口再出山。當然曾特首應該考慮到,等香港有了1000萬人口,那個年代應該有普選了吧,要做特首就沒那麼容易了。 通過曾特首對香港人口展示出的「長遠愿景」,我知道了中大學生報被處罰的真實原因。不是因為中大學生報色情,而是因為中大學生報派發安全套阻礙了曾特首「長遠愿景」的實現。所以,中大學生報可以死,但各大報的風月版不可死。 「毛澤東思想」在香港終於有了一個「強政厲治」的繼承人。 [tags]人口,金融中心,曾蔭權[/tags] Technorati : 人口, 曾蔭權, 金融中心

0

我為特首鳴不平

兩年前,剛剛接手特首”呢份工”的曾先生,壯志淩雲,說要做政治家而不是政客。政治家還是政客,一時成爲熱門話題。輿論主要是傾向於曾先生還配不上政治家這個稱號。 我想,當時的曾先生的確應該是壯志淩雲的。這種心態相當正常。就好像小時候第一次做班長,心裏大多想著我要做一個好班長,可是做了幾天就會發現好班長不容易做,喜歡調戯女同學的本性也改不了。不過大家的冷水也未免潑得太早了。 (小奧製作) 第二次參選,曾先生學乖了,換成一句平易近人的話”我會做好呢份工”,試圖和打工族手拉手做朋友。曾先生的如意算盤是這樣打的:既然大家對我要做政治家這樣的雄心壯志沒信心,那我就謙虛一點,和大家一樣做打工仔。可此話就如”同飲香港水”那一句一樣,大家仍然不買賬:我們打工一個月才那麽一丁點的收入,養條狗都難,你打工卻是住大屋養錦鯉,操!你他媽得做個領袖才行!做不成政治家,也應該是個政客!你這麽喜歡打工,咱對換一下行不? 這兩天我看到很多人對曾特首的這句口號頗有微詞,冷水不再潑了,潑的都是熱水。可我覺得這句話沒什麽問題。依我看,大家對曾特首的不滿,實質也不在於這句話。諸君目睹曾特首這兩年碌碌無爲,霸著茅坑不拉屎,儼然一個大混混,正好碰上曾特首又不識好歹以這樣一句廢話作口號,難免怒火中燒。其實,現在對曾特首越沒期望,對曾特首來説可能越是件好事。往後,曾特首隨便做點成績出來,諸位可能就突然覺得以前怪錯了曾特首。至少,諸位都不會再覺得他是個騙子。 特首這句話,其實暗含他的無奈,上有中央,下有黨派,連”強徵荔枝”都難,更別說強政勵治。不過大家放心,曾特首這次一定會幹好這份工。因爲將來他還要到中央做官,做”真正的BOSS”,再怎麽也得高過老董。我怎麽對他那麽有信心?因爲我是他肚子裏的一條蛔蟲啊。 趁各位有興致,順便一問,如果是你,你想做博客,還是部落家? 曾太的字寫得挺好。 [tags]特首選舉,曾蔭權[/tags] Technorati : 曾蔭權, 特首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