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曾偉雄

10

三條笨實的穿衣自由

有一天禿鷹要出席立法會,他穿了一件上面寫著「我不是禿鷹」的上衣,來到立法會大樓門口時,不料卻被保安阻攔:「你這是抗議標語,不能入內。」禿鷹問:「那我怎樣才能進去?」保安說:「把上衣脫了。」於是禿鷹把上衣脫了打赤條走進了立法會。 有一天唐垃圾也穿著一件寫著字的上衣出席立法會,上面寫著「我不是垃圾」。路上遇到了禿鷹,禿影說起自己上次被攔一事,唐垃圾表示不信,說:雄仔,你肯定搞錯了,香港是有穿衣自由的。當唐垃圾來到立法會門口時,保安攔住了他:「你這是抗議標語,不能入內。」垃圾問:「那我怎樣才能進去?」保安說:「把上衣脫了。」於是垃圾把上衣脫了打赤條走進了立法會。 又有一天,詹培忠也穿了一件寫著「我不是人」的上衣出席立法會,途中遇到了禿鷹和唐垃圾。禿鷹和唐垃圾看見肥詹的上衣,大笑起來。肥詹不急不慢地從口袋中拿出梳子,把迎風飄揚的幾根美髮梳了幾梳,問道:「兩位老弟笑甚麼呢?」於是,禿鷹和垃圾如實將他們的遭遇告知肥詹。肥詹鎮定地說:我才不怕,頂多到時我把它脫了。來到立會門口時,保安並沒有阻攔肥詹。 走在後邊等看笑話的禿鷹和垃圾疑惑地看著肥詹的背影,大聲質問保安:「為甚麼他能穿著有字上衣進立法會?」 保安說:「因為那句話是對事實的描述,不是抗議標語。」 (以上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相關新聞:記者穿「我不是黑影」上衣進立法會採訪被阻攔

4

感謝少光

本文就從這句話開始:「根據我了解,不是刻意噴向示威者,而是噴向高天。」 根據陳某的了解,撒謊不一定有問題,比如在今天,4月1日。 也許我們不應該認為李少光有錯。他所謂的錯,只是把應該在愚人節開的玩笑,放在了平時說。政府的錯,只是把本該在愚人節說的大話,攤分成365份來說--這還可能是出於對市民心臟承受能力顧慮作出的設計。要知道,在政府身居要職的愚人們,每天過的都是愚人節。他們的力量如何,他們的日子也必如何。 但無論如何,我還是要感謝李少光的大話。李少光讓我感受到,這個政府無論怎麼糟糕,至少還是願意欺騙我們的政府,儘管欺騙我們的手法無可避免地顯示出他們慣有的懶惰。必須強調,我對李少光的感謝絕非愚人節的笑話,而是出於真心。 因為這世上還有一個叫做曾偉雄的人,這個人連欺騙的功夫也要省下。我當然不會相信這個政府會作出甚麼真心的道歉,但只要這個政府還肯道歉,那至少代表權力向平民低下了頭,代表權力在平民面前還有所畏懼。當曾偉雄放出「道歉是天方夜譚」的話時,我們看到的是一個以民為敵有恃無恐的流氓嘴臉。「流氓會武術,誰也檔不住」說的就是曾偉雄為代表的那種人。江湖有種說法,要練得最上乘的武功,必須有鐵一樣的心石一樣的腸,必須泯滅人性,而顯而易見的是,曾偉雄具備了這樣的條件。曾偉雄還可以考慮留個希特拉一樣的鬍子,梳一個端莊的髮型,從此威攝力將更上一層樓。對於曾偉雄,我只能用另一句話:「你的樣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有了曾偉雄的鋪墊,李少光撒謊就更見其可愛之處了。在香港,我們已經習慣了由一群無能、滿嘴空話謊言的官員來管理我們的城市。突然冒出來一個流氓,我們很不習慣,有種到了另一個時空的不適感。感謝你,李少光,你讓我們找回了昨日的感覺。作為一個無能政府,就該有個無能的樣子。也懇請曾偉雄老大哥,不要再隨便跑出來嚇我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