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普選

三年三年又三年 0

三年三年又三年

2007年實行普選的建議當年被推翻,其中一個理由是準備時間不夠。再過三年,曾特首承諾的期限就要到了,他不僅不覺得時間不夠,還決定要把諮詢期推遲,理由是金融海嘯。 曾特首是我們年輕人的好榜樣,從今天開始,功課都不要交了,推遲到第四季,理由非常充份:金融海嘯,我們要配合特首搞好經濟。 [tags]普選,曾蔭權[/tags] Technorati : 普選, 曾蔭權

謝豬隆恩吧 5

謝豬隆恩吧

2012年沒有普選,早有預料;喬小羊來香港會說甚麼,也早有預料。 中央可以在2046年前甚至在地球毀滅前任何時候賜與香港最終普選,現在能夠在回歸後20年就賜與你們。皇恩多麼浩蕩啊。 中央制定每一個政策都考慮對香港的影響,2012年沒有普選完全是為了香港好。香港應該抓住機遇發展經濟。皇恩多麼浩蕩啊。 外國的民主不見得比香港的好,在中央的庇護下,香港會茁壯成長,皇恩多麼浩蕩啊。 香港七百萬賤民,快快跪拜謝主隆恩吧。有種你們就去罷課罷工罷市。早看準了你們都是孬種,心裡只裝著錢。 [tags]普選,民主[/tags] Technorati : 普選, 民主

時間表表誠意 0

時間表表誠意

劉江華說,香港對普選的意見存在兩個極端,一個是要求普選一步到位,一個是希望能拖就拖,而他們民主建港協進聯會的原則就是循序漸進。這句話無非又是在強調他們的務實。但是循序漸進也得有個時間表,沒有時間表的循序漸進就會是第二個極端──能拖就拖。 時間表的作用是說明你有計畫,不只是空談「共識」的所謂務實。時間表是一種誠意。就好比你老闆交一份工作給你,然後問你什麼時候能夠完成。你卻告訴他「不知道啊,沒有時間表」,叫你的老闆如何信你?過了十年,你老闆又問你,十年前交給你的工作完成了沒?而你還是那句話,不知道啊,循序漸進。你老闆非被你氣得吐血身亡不可,然而我要告訴你的是,世上沒有這麼蠢的老闆,十年前已經炒掉你了。 尤其是民建聯,有前科。以前他們的政綱明明寫著2007年普選,可還沒到2007年這句話就消失了,先嫦娥一號一步到太空旅遊去了。以前自己在政綱上寫下的時間表都沒起作用,何況在沒有時間表的情況下?誰知道你的循序漸進要拖到何年何月。不過,民建聯和政府都可以把責任推給不「務實」的政黨和民眾身上。 我們看看晚清改革。立憲是晚清改革其中一項重要工作。那個時代立憲的難度不會低於今天的普選,但是人家滿清再保守也給了個九年的籌備時間出來。看看,那個落後的滿清在一百年前就能給出立憲的時間表,香港政府怎能一點不為此汗顏?但是就算滿清有一個時間表,歷史學家依然告訴我們,那是滿清在拖延時間。那麼,以後的歷史學家書寫香港的普選歷史,會如何評價那些只會說「循序漸進」而給不出一個時間表出來的政黨和政客呢?鄧小平對收回香港的態度是「我們不是李鴻章」,值得民建聯的徒子徒孫學習啊;更值得曾蔭權學習,不是要強政勵治嗎? 作為馬後炮,我們再回頭看晚清歷史。如果當年晚清也說,立憲要在有全民共識的情況下進行,那麼結局又會如何?我們無法猜想,但是我們知道滿清迫於革命壓力,在1911年將九年的籌備時間縮短為六年。然而為時已晚,就在那一年,辛亥革命爆發,滿清像其他封建王朝馬漢一樣被埋進了歷史的塵埃中。從歷史我們看到,政治改革不僅要有時間表,還要有壓力去推動保守而且懶惰的政府。當然,香港人和幾千年來的中國人分別不大,都是太務實了,只關心飯碗。泛民給政府的壓力遠不及當年孫中山和他的同志們給清廷的壓力。千萬別說革命,那是顛覆政府罪。 讀預科時,歷史老師經常給我們搞辯論會。有一次的題目是:亞歷山大二世是不是真正的解放者。亞力山大二世是誰?他是俄國解放農奴的一位沙皇。我的對手同學說,亞歷山大二世用四年時間來籌備解放農奴,足見其誠意。我反問,那是不是籌備時間越長,越有誠意?這件事本來是用來說明我們香港的青年是多麼地務實的。 2012,還有5年。 [tags]普選,民建聯,歷史[/tags]

是務實還是保守 3

是務實還是保守

這是一個至少一個月以前的新聞:有一個關於青少年對普選看法的調查,結果是大部分青少年都不贊成2012年普選。都市日報的標題是用「務實」來形容這些青少年,我不知道這個結論是調查得出來的還是都市日報根據調查結果得出來的。我對這件事憋了很久,決定拿出來談談。 我首先想到的是,香港比美國務實,因為香港推行民主比美國遲;而中國又比香港務實,因為中國到現在也還沒有民主。按照現在的形勢,中國將長期受某黨領導,有望成為全世界最務實的國家。按照人類摧毀地球的進度,可能到地球滅亡那一天,中國依然在「談」著民主。我不排除人類到時已安全轉移到另一星球,但中國卻已不復存在,成為了一個歷史概念。香港?更不足為道了。 依照這種思路,我又想到,國民黨比共產黨務實,康有為比孫中山務實,慈禧比康有為務實,幾萬年前的隨便一隻黑猩猩都比我們每一位現代人務實───包括笨港最務實政黨民建聯。我為甚麼這樣說?因為從那份調查只能看到務實的標準在於時間的先後,而非其他。 民主的先決條件是甚麼?推行普選的必要條件又是甚麼?是制度?是民眾的素質?是共識?還是中央的意向? 香港的制度,不是香港人最引以為傲的嗎?短短兩個月內可以有條不紊地先後舉行區議會選舉和港島補選,而且這麼多年來香港的選舉都能順利進行,這還不足以說明香港在選舉運作上的成熟嗎?至於民眾素質,應該是國內的保皇黨最喜歡拿出來談論的,也是最搞笑的一個論據。某政黨一方面愚民,另一方面又說民眾素質不足以推行民主,就好比一邊下令所有人都要留辮子,一邊又禁止留辮子的人出街。 香港的保皇黨不說民眾素質,因為他們深知香港民眾不蠢,得罪不得。誰敢說因為香港人太笨所以不能普選,誰就有機會親自感受到香港的聰明,就是不買你帳。笨港保皇黨最喜歡掛在嘴邊的是「共識」二字。香港不像中國,有所謂人民代表來代替十四億人形成「共識」;香港是一個價值多元的社會,一個人一張嘴,一張嘴就有至少一種意見,要形成所謂共識談何容易。保皇黨深知此點,因而用「共識」這種看似遵從民意的論調來偽裝其不願普選的本質。其實,普選還是不普選,都不會是他們能夠思考的問題,因為上有老爺替他們想。老爺要是說普選可行,想必他們的黨章裡馬上就可以出現擁護普選的字眼;老爺要是說普選不可行,他們的黨章裡就算有擁護普選的字眼也只能當作廢話。 「共識」從來都不是推行普選的必要條件,否則普選永遠只會是空談。你要布殊的支持者和克里的支持者談共識,你要劉德華的粉絲和黎明的粉絲談共識,您腦子有病啊?香港的保皇黨正如他們的老爺一樣,一邊提出共識是普選的條件,一邊又在製造分裂。只要有保皇黨在,就更加不會有所謂的共識。空談共識其實是最不務實的做法,保皇黨要是真有心推行普選,那就應多在社會上宣揚普選,更不應該在老爺面前說普選可能會選一個香港希特拉出來類似的話。 香港搞普選的條件已經成熟,反對普選的政黨正是因為拿不出有力的證據證明普選條件未成熟,所以只能拿「共識」瞎掰。 高學歷的狡猾政客葉劉淑儀,從美國讀書回來,只學會「共識」二字和「搞對抗是沒前途的」一句。明天是港島區補選,手中有票的朋友可要看準了投。識時務者為林俊傑,請用選票告訴那些政客,空談共識是沒前途的。 [tags]普選,民主[/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