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旅遊

0

闖蕩東南亞遊記(四):「媽媽」帶我遊鐵路、看水上市場

尋找友人介紹的媽媽旅遊公司,參加鐵路市場+安帕瓦水上市場(Amphawa Floating Market)一天團。光聽名字很親切,友人說裡面的職員懂廣東話,我們沒機會見識,只知道問「no cheaper?」的時侯,接待的「媽媽」,斬釘截鐵說「no,very cheap la」。

0

闖蕩東南亞遊記(二):大鄉里出城

耶,空服姐姐幹嗎看起來有點像…Shemale。

口真賤,要積口德啊。這句話在打後的一個月,我倆不知重覆了多少遍,而口還是一樣的賤。

到了,是曼谷啊!旅程真的開始。

3

闖蕩東南亞遊記(一):三十天背包慢遊

別人眼中很亂很不順的路線,對於第一次做背包客的我們,回想過來還是無比興奮。看畢《不會去死》,心裡,一直蠢蠢欲動。

我知道,環遊世界,對我們來說,還是很有距離。但願意踏出,會驚覺眼界霎時開闊。

2

張家界鳳凰遊記之二:路過長沙,吃臭豆腐

六點多鐘,我們到了長沙。這個屬於湖南省會的城市還在睡夢中,我輕盈的腳步只驚醒了她的火車站。和中國其他城市一樣,一出長沙火車站,就有一群人圍上來問我們想去哪,他們總有種你說去火星也能帶你去的自信。

2

張家界與鳳凰遊記之一:開往冬天的火車

2009年12月27號下午3點,四個香港青年坐上了去韶關的汽車。如無意外,六個小時後他們將會出現在廣東最北的城市。韶關是這樣一個地方:繼續向北走可到湖南,轉個彎則能到江西,不走就留在了廣東。他們的目的地只有一個–張家界,湖南的一個著名旅遊城市。

2

翩翩起舞傻大個

幾年前國外有個女的,每到一處尿尿都要拍照留念,叢林中,樓頂上,夕陽下……只是不包括廁所。當然,人家那不算是隨地小便,因為她尿尿的地方想必都是精心挑選的。或者,應該專業點來說,那叫作攝影。那些照片其實都拍得很美。 幾年後的今天,有位傻大個出現在visa的電視廣告裡,每到一處他都要翩翩起舞。事實上,這不是廣告,而是真有其人,而且早就是大紅人。然後我開始尋找傻大個的故事。 這位名叫matt的哥兒們,2003年開始環遊世界,並製作了第一段短片,第一個地點就是咱們的北京。那次旅程在2004年結束,而偉大的youtube尚處於精蟲狀態。由於初創舞步,你會看到他跳得還不夠嫻熟。 第一段短片令matt出了名,2006年他獲得了一筆意外的贊助,於是踏上了第二次旅程,並開始第二段短片的製作。 到了2008年,除了你看到的visa廣告,他還製作了「dancing 2008」,而他不再是一個人跳。是的,他又獲得了贊助,又走了很多的國家、很多的城市。顯然到了第三次,他的舞步已經很嫻熟了。 兩次贊助matt的都是一家叫stride的口香糖生產商,提到matt難免不提到這家生產商。所以這是一次成功的營銷。 阿甘跑了很遠,後面跟了很多的追隨者;阿matt也有很多人跟著他跳。 別看他的舞很白癡的樣子,跳得好卻只有他一個。 跳舞修身是騙人的,你看吧,matt跳了幾十個國家還是那麼胖。 matt的舞很有感染力。我希望每一個人都識得跳呢隻開心舞。  

facebook上最受歡迎的地方 2

facebook上最受歡迎的地方

下面的統計數據來自facebook的一個application,”Cities I’ve visited”,TripAdvisor出品。 1,最受歡迎的20個城市 1. London 1,156,154 users 2. Paris 971,128 3. New York City 823,648 4. Orlando 731,326 5. Los Angeles 681,683 6. Amsterdam 666,710 7. Rome 571,142 8. San Francisco 559,156 9....

不到長洲非好漢 4

不到長洲非好漢

我對長洲唯一的認識就是,那里有一個快樂的肥貓。而我對肥貓的了解也只是他長得很像鄭則仕。為何他會長得很像鄭則仕,這依然是個謎。幾天前跟小部隊去長洲度假。他們的說法是,入camp。所以那是我第一次去長洲,也是第一次入camp。 以前老聽朋友說去camp,也不知道他們去了哪里。相比起來,我倒是對「去火星」比較有概念。這次我去camp,我給家里的說法就是去旅游。他們只知道我去了長洲。剛好這兩天他們都沒對我發脾氣,要不然他們就連我去了哪里也不會知道。當我到達那個接下來的兩天要住的地方,我才恍然大悟,還是不要說「度假」比較好,盡管長洲碼頭旁的那條街上到處都是出租度假屋的招牌。 長洲沒有我想象得遠,搭慢船進去也不過是四五十分鐘而已,差不多是我這里去到尖沙咀的時間。 當晚,早到的女生們已經煮好了飯菜等待我們。如果長洲很遠,那她們會不會變成望夫石?吃著她們的成果,我不忘巴結她們。我說,嗯,果然是美女廚房啊。她們不服氣地說,很難吃嗎? 事實上,美女廚房四個字只是用來贊美她們的美貌,與煮的飯菜好不好吃沒有關系。這件事說明女人一旦進了廚房范圍,你千萬別說她們是美女。美貌和廚藝不可兼得。 我說,很好吃呀,比我媽做的還好吃。贊美女生廚藝的時候,還是搬出自己的老母比較好。我說她們比我媽煮得好,絕對是肺腑之言,比「美女廚房」四字要由衷得多。但是後來我一想,她們會不會懷疑我母親做得很難吃啊?女性對男性說的話總是懷有戒心的,尤其是對我這種長得不帥又似很壞的人。我要是變成鄭元暢或者拿破飛輪海,那就很不同了。 那間房子原是三個先到的女生住,我們進去後就變成了八個人,而且第二天還會有人再進來。空間雖小,但冷氣機開了等如沒開,還要開個大風扇才勉強可行。那天晚上有甚麼事發生呢?八個人,正好講八卦。 第二天換了大房子,但很不幹凈,比我家還要臟。我對臟的忍受程度可能就只是到了我家的那種臟。樂觀一點的話我應該開心的,因為這世上原來還有比我家臟的地方。如果我家里的人都來了,估計要放鞭炮慶祝了。 男生和女生在各自房間的床上都發現了別人度假的殘留物。如果那東西真是我們想象中的東西,那我就會覺得很不可思議。在這樣的地方幹,在我看來是和打wargame差不多了。真那麼high呀?也許沒有我說的那麼差,至少打wargame是有可能踩到狗屎的,但在這個所謂的度假屋里應該不會。 早上有幾個人說去看日出。對於城市人來說,看日出原來是這麼起勁的一件事。當然,農村人看到日出也很起勁,因為他們要出去幹活了。因為有雲,我們并沒有看到日出。事實上那個時間也應該不是看日出的時間。然後我們只看到一艘小船在不遠處搖晃,周圍啥也沒有。假如上天感應到香港淫審處判了不少冤案而在七月下起了雪,那麼坐在那艘小船上面的人就可以「獨釣寒江雪」了。然而事實是他現在頂多只能「獨屌淫審處」。在香港,只是一小幫人能要風要雨的。香港這艘國際豪華巨輪,也不是誰都能登上去的。剛好那幾天綠皮書出來了,有人提議,以後選船長要先進行過濾,過濾之後的候選人才有廣泛代表性。多可笑的言論啊,有沒有廣泛代表性,市民每人一票投出來不就知道了嘛。怎麼反倒由一小撮人去決定呢? 接著去吃早餐。我向來是不吃早餐的,但看到有油條吃,就吃了一條油條。可能是急著炸給我們吃,那油條并不好吃。我這麼久沒吃油條,油條也太不給面子了。 下午進來一個很活潑的女生。但是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在她面前我總是活潑不起來。在她面前,我不僅活潑不起來,而且誠惶誠恐,而且不知所措,而且極為沮喪。在這種狀態下,我在玩一個游戲的時候抓到了比利的大象,真可謂「盲人摸象」。我的色狼形象則再一次得到鞏固。 長洲,在我想象中是一個小漁村。當我們坐船就要到達長洲碼頭時,我遠遠望去,長洲只不過是一些不太明亮的燈。它好像馬上就要沉睡過去。下船後才發現這個地方很熱鬧,燈火通明,而且甚麼都有,五臟俱全。我們第二天出去吃完飯,想找個地方都難。真一個人山人海、觥籌交錯。 我們最後是在康記餐館吃海鮮,味道還好,價錢也不貴。九個人平均下來也就三十幾元,簡直就是學生餐了。前面說到找不到地方吃飯,這并不完全正確。在康記旁邊的那家飯店就沒人去吃。整條街就它那里是空蕩蕩的。 那晚,我們男生出去買夜宵時,據女生說她們在屋子里發生了鬧鬼事件。她們講得很認真,不像是說來嚇我們的。而且,女生編鬼故事來嚇男生也不太符合實情。加上那個屋子看上去的確很臟,因此我也被嚇著了。我是很膽小的,下次再發生這樣的事請天亮了再告訴我。否則,別怪我失去理性,我失去理性時比鬼還可怕。 老實說,坐船離開長洲時,我有點舍不得了。但我舍不得的卻不是長洲這個地方,也不是肥貓。這并不是一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