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方言

詭異的留言 0

詭異的留言

在cocomment上發現《方言課:趕羚羊啊草枝擺》一文有新的留言,但是這個留言既沒有在本blog的前台出現,也沒有在後台的被殺留言堆中出現。真是大白天見鬼了。 我把這個見鬼的留言一字不動從cocomment上複製過來: 草枝擺和趕羚羊根本就是閩南話的粗口..沒錯閩南話罵人諧音( 枝擺 )g mai…為女生生殖器草(諧音)操 …閩南話臭的諧音翻譯北京話意思 臭女生生殖器….(草枝擺=操g mai) (趕羚羊)閩南話的粗口北京話翻譯就是 男性生殖器 幹 別人媽媽閩南話的粗口 問候別人媽媽….以生殖器問候閩南話發音 幹 你 娘 諧音(趕羚羊) 老實說,作為客家人,作為目睹客家話逐漸沒落的客家人,我對客家話特別敏感。我之所以將「草枝擺」判斷為客家話粗口,除了因為客家話真有這粗口之外,還因為我一直以為客家話在台灣有地位──我那個自稱「世界客都」的鄉下,客家話電視節目越來越少,我反而看到台灣有更多的客家節目,他們甚至把韓劇都配成客家話播出。更影響我判斷的是,在吳宗憲那個節目,最先笑出來的是那個叫小鍾的藝人。多年前看憲哥的我猜,記住了小鍾是一個客家人。 我一直知道趕羚羊是閩南話粗口演變而來,還知道國民黨曾開過享譽國際的「趕羚羊之聲」,但是一個懂北方方言的人一定也聽得出其中之意味,因為「趕羚羊」和「幹你娘」的音實在太似。所以不必強調這是閩南話粗口。 漢語有八大方言,語音可能相差很遠猶如雞同鴨講,我們卻可以通過粗口發現它們也有相通之處。應該注意,「生殖器」並非北京方言,北京話裡的女性生殖器應該是屄。如果拿「臭女生生殖器」來罵人,未免太累了,違反了粗口皆短而有力的天然規律。 這位朋友千萬別以為我刪了你留言。我懷疑這位朋友留言時沒有耐心,所以留言只提交到了cocomment上而沒來得及提交到本blog上。那麼,這件見鬼的事也就真相大明了。 [tags]粗口,方言[/tags] Technorati : 方言, 粗口

方言課:趕羚羊啊草枝擺 4

方言課:趕羚羊啊草枝擺

各位同學,先來一段視頻: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dZWPjWQ_j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iqNBeU59fs 視頻裡那些人為什麼笑呢? 台灣的同學肯定知道原因,也不排除部分香港的同學知道趕羚羊,但草枝擺的玄機又何在?相信香港的同學甚至大陸講普通話的同學也一樣會摸不着頭腦。因為草枝擺與客家話有關,重點在枝擺兩字。 方言很多都是會說不會寫的。我鄉下的那些鄉親父老說了幾十年的「枝擺」,就算讀過書,可能也不知道這個詞的正確寫法。我們一般將這個詞寫成「之北」,當然這是錯的,而且我們一直以為這個詞是寫不出來的,所以也不在乎怎麼寫。 後來讀書漸多,難免遇到一些生僻字要查字典。有一次看到「膣」字,傻了眼,趕緊查字典。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原來我們經常掛在嘴邊的「之」就是這個「膣」字。當時我讀初中,喜歡尋根究底。既然「之」原來是「膣」,那麼「北」應該也能寫出來才對。但這麼找如同大海撈針,自然是以「枝擺」告終。 再後來又碰到一個字,「屄」。又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原來「屄」就是「北」。那時我已上高中了,所以認識這個詞我就花了幾年時間。我這種做學問的態度,能學不好中文嗎。 看到上面提到的那個節目,我在想,如果這樣的節目出現在香港,那很多人都會傻了眼兒(「眼」和「眼兒」意思不同,注意區別),主持人也會死得很慘。另外我沒有想到的是,「膣屄」的說法在台灣竟然如此流行。 送上MV:http://www.youtube.com/watch?v=1aynStEsTwU(這個應該是原裝正版的。) 這堂課就上到這裡。記住我們的口號:學曉客家話,走遍美國都不怕。 [tags]趕羚羊,草枝擺,粗口,方言,客家話[/tags] Technorati : 客家話, 方言, 粗口, 草枝擺, 趕羚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