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教育

3

國民教育應以《中國模式》為本,人民日報、CCTV為輔

「中國共產黨是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美國政黨惡鬥、人民當災」,「中國特色的民主制度,就是實現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當家作主、依法治國合一的三維一體」……

當國民教育科老師在課堂上讀出這些內容時,不用臉紅,而是應以周星馳式的陰陽怪調進行朗誦,並鼓勵學生盡情釋放,想怎麼笑就怎麼笑。

10

你就是陳奉京

多年前我還在天涯論壇的「生於八十」板塊混的時候,認識了一位安徽的哥兒們。我曾經從香港寄過一次本港反動報紙給他,因為他說想了解一下香港的報紙。他老哥有一天跟我說,新的小說留了位置給我。所謂留了位置給我,就是小說裡其中一個角色用了我的名字,除此之外,那個角色是和我完全無關的。 多年之後的今天,又有一位哥們在他的創作裡用了我的名字,而這次的角色與我有點關係。 我和陳分奇已經認識多年,因為大家都寫blog而且都喜歡電影--他喜歡電影喜歡到自己從城大去了演藝學院,做了編劇,而我至今只是胡亂寫些自以為不錯的影評。多年來和分奇只有神交,未見過面,直到艾未未來港招待本港八十後的晚宴上才偶然相遇。後來一塊喝了幾次酒,就成了好朋友。恰巧今年港台的外判劇主題是「生活迫人」,分奇想到了我--這個「想」沒有甜蜜的成分。然後有了一部與我有點關係的單元劇《牛》,主角用的是我的名字,人物性格、背景和我很像,但故事不完全是我的。分奇沒給我看過劇本,說要給我驚喜。簡單來說,這應該是一個反叛少年對抗教育制度的故事。 「來港不足三年,與父母過著清貧刻苦的生活。質樸、率直,有濃烈的好奇心;有時卻又過於倔強,不懂掩飾自己敏銳的感受,常被人貼上莽撞的標籤。外表粗獷,膚色深,一望而知的野孩子。」 這是劇中「陳奉京」的角色設定。除了「外表粗獷」和「膚色深」之外,這個虛構的「陳奉京」基本上就是真實的「陳奉京」。 分奇兄的劇本一路過關斬將,終於在我和他去佔領中環的一天,他給我看一條短信--他的劇本入選了。現在劇本就在那裏,開拍在即,只缺一個「陳奉京」了,如果你有興趣扮演這個角色,或出演其他的角色,請先去他們招募演員的頁面了解情況,並按照要求把個人資料發給他們。如果你被選中,除了有薪酬外,將會有更大的「驚喜」在等你。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一定不會有美女跟你演床戲。而我最希望有個帥哥來扮演「陳奉京」,這樣有助於豎立真實陳奉京的形象。 就算你不相信我身上有甚麼精彩的故事,你也可以試著相信我朋友陳分奇的才華。他會給一個不錯的劇本讓你去發揮演技的。 (插圖是我預科用過的歷史書,上面是某女同學偷偷在我書上寫的字) 下面這首歌《Life’s a Struggle》是我來港後有一段時期經常聽的歌,很有力量,《牛》要是能用上就好了。

16

姐讀的不是書,是寂寞

一位五歲兒童一年讀了4277 _ 書。

如果要在空格上填上一個量詞,你會填上甚麼?相信以一個普通人的理智,斷然不會在空格上填上「本」字。

14

只有日本人才拍得出的《告白》

只有日本人才拍得出的《告白》--這句話不同的人可以讀出不同的意思,一種是貶義的,是說只有日本人才能拍出這麼變態的電影,另一種則是褒義。不賣關子,本人所持的態度絕對傾向於後一種,而且有人要是向我提出貶義的那種看法,我則一定要向他重新定義甚麼叫變態--在文藝領域,我們應該拒絕常態,歡迎變態。

6

封閉的大學

以前,我以為大學都是廣場,蘇格拉底老師就站在廣場中,沒有人需要通行證,所有熱愛智慧的人都可以自由地走進廣場去聽,去交流,去追求他所熱愛的東西。到了黃昏,蔡依林老師依時出現,唱著「我就站在布拉格黃昏的廣場‥‥‥」蘇格拉底老師就走出來說:小妹妹,布拉格廣場不在希臘哦。

不合格的通識試題 2

不合格的通識試題

陶傑做的通識試卷,三個閱卷老師中有兩個給了不合格的分數,這個結果我一點也不意外。好多年前,大陸的高考作文題也拿給作家寫,也多是不合格。 對於這份考評局出的通識模擬試卷,陶傑說部分試題是閱讀理解,與通識無關。一位受訪通識老師對此的看法卻是:當送分。 我就奇怪了,不是說考試是為了篩選人才嗎,那為甚麼會有「當送分」這樣的想法?而且這個說法只解釋了通識試卷為甚麼會有那麼簡單的試題,卻沒能解釋這些試題為甚麼是閱讀理解並且與通識無關。那麼為甚麼在通識試卷上會有閱讀理解出現呢?因為通識試題有兩類,一類是議論性的,一類是陳述性的,後一類題目難免讓人覺得是在做閱讀理解。如果說陳述性的題目沒有標準答案,這是沒有人會信的。 更奇怪的是,這位老師說答得相當精彩,但最後給的分數卻是4分,剛好及格而已。為甚麼會這樣呢?那位老師也有解釋,他說那份答卷沒有解釋相關概念,因為不能當閱卷員是知道的。我猛然想起了中學時一位中史老師說的話:答題時一定要當閱卷的是白癡。所以許多常識性的東西也要一字一句解釋,顯然陶傑沒有意識到閱卷員也樂於當自己是白癡。 陶傑的不合格,在一定程度上解釋了為甚麼兩年前的高考,我的通識成績只是E--這一直被我視為靈異事件。通識科下包含多個小分類,很多年來我們學校圓玄一中都是選香港研究和人際關係來教的。因為我比較關注時事,所以我在香港研究方面做得相對比較得心應手,而人際關係,從我的現實狀況就能看出,那會是多麼糟糕。但最後出來的成績卻是相反,香港研究U了,人際關係卻是C,結果導致我的專題研究也拉低至E,因為我的專題研究屬於香港研究範圍,根據通識科的評分方法,如果某一範疇的筆試不好,那麼同一範疇的專題研究也將相應調低評分。 許多人也許以為通識是訓練思維的一門科目。但是按照通識科的標準,陶傑居然是屬於思維能力不過關的,那麼誰能過關呢?陳一諤。沒錯,正是那個剛被趕下台的前港大學生會會長,他所謂的「理性思考」完全符合通識科的標準。許多人理解的理性思考就是持平而論,就是各打六十大板。但是那些面面俱到的人,其實都是沒有個人看法隨波逐流的人,而通識科培養的就是這一類人。 要說最高境界,陳一諤當然算不上。真正的高手是范徐麗泰,看看她最近發表的對六四的看法就知道了。 奉勸一句:熱愛生命,遠離通識。(334學制下沒辦法遠離了) 附送試題:https://docs.google.com/fileview?id=F.291bf12b-fb1c-49f5-8e9e-6556699bc6b2 [tags]通識,教育[/tags] Technorati : 教育, 通識

教育是一盤生意 4

教育是一盤生意

我說過香港是「商人主導教育」,現在修正一下,玩教育的那幫人本身其實就是商人。 我曾經以為政府經常削減教育經費,辦大學是很困難的。當我看到城大的盈餘時,我呆(五星詞語應該是「愣怔」)住了。在曾蔭權未提出教育產業這個概念時,城大已經是這方面的佼佼者。 城大06-07年度盈餘超過8億元,注意是盈餘,這恐怕是一般公司都做不到的業績。就算到了07-08年度受金融海嘯影響,城大依然有1億多的盈餘。其實很奇怪的,一所大學,一所公立大學,收益為甚麼會受金融海嘯影響?哦,原來城大在外面也有不少投資,這是一所做生意的大學,而且做的是大生意。 一所大學為甚麼有那麼多的盈餘?主要有兩點:一就是收貴了學費;二就是該用錢的地方沒用。 第一點我不多說了,覺得大學學費很便宜的請舉手,順便幫我繳學費吧。 關於第二點,別的大學我不敢說,城大的資源是嚴重不足的。城大學生最常遇到的麻煩是找不到地方溫書或者做project,要是到了功課繁忙的季節,電腦要搶,打印機要搶,這所大學真正是要訓練學子「搶地盤,搶娘們」。如果要用到photoshop,那就更沒希望了,城大的電腦一般都沒有裝photoshop–當然如果只是做功課,能用免費的開源軟件最好,但他們連這個也不做。城大的境界真的是很高,精武門的「以有限為無限」,到了城大這裡就變成用極其有限的資源「培訓」無限的學子。 反而城大花了不少錢在不必要的地方。城大的電腦早就裝了vista,但是很少人用,大部份人開機都還是選xp來用,外面很多企業可能都還在用xp,微軟就一直為vista的銷量很頭疼,真是多虧了城大;去年城大又購買了一個叫black甚麼的軟件給學生免費使用,我親自用過,是一個沒甚麼用的軟件,我上那軟件的網站看過,零售價30多美元,我可真想罵娘。 我不知道究竟誰在監督一所大學的財政。城大用錢真的用得很有問題。 其實城大還有一項資源是缺乏的,就是師資。就我們acs來說,只有五名老師,去年有一個老師居然一個人教三科,連她不懂的也要教,非常離譜。最近城大又幹了一件「好事」,據說還驚動了黃毓民,今天在城大非常轟動。城大居然在有充足盈餘的情況下裁員,說甚麼也說不過去。TVB在有盈餘的情況下裁員的理由是向股東交代,城大要向誰交代?你媽逼的嗎? 關於這件事,引申出的一個問題是大學應重教學還是研究,因為據說炒掉的多是在學術上無甚建樹的教員。有不少人認為教學是最重要的,但是我覺得只重教學就是教育商業化的特色,大學變成技能培訓中心,培訓得好了學生容易在外面找工作,數據好看,從而吸引更多人來報讀--當然相應而來的就是「業績」不好的教員將會被炒掉。一到五六月份,高考快放榜時,城大的廣告就滿天飛,城大就是商業化到這種地步。城大要加重學術研究本身沒什麼錯,但可恨的是城大這一做法並不出於學術方面的目的,而主要是為了所謂的「國際排名」,擦亮了招牌才有更多的學生募名而來,創造更多的盈利。 當然有機會我也希望自己能升上去讀,包括城大在內,我並不覺得城大一無是處。如果這篇文章被城大負責收生的老師看到,覺得我不夠愛城大,所以不收我,這個我是無可奈何的–當然他們有更好的理由不收我。這是題外話了。 參考新聞: 買雷曼損手 城大投資收入跌八成 城大師生抗議校方裁員 [tags]城大,教育[/tags] Technorati : 城大, 教育

商人主導教育 0

商人主導教育

建華年間,尚在位的老董意氣風發地說過一句話,他說教育是投資。據說這句話贏得了許多的掌聲。沒錯,那句話顯示了老董對教育的重視,但也暗示了商人的狹隘心態,是一種小心眼。

視一切投入為投資,大概是出於商人的本性。付出多少,收穫多少,算盤一直在打著,分別只是有時打得很響,有時悄無聲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