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教城

春風吹又生 0

春風吹又生

我曾經是教城創作天地比較活躍的一員,也有數次的獲獎記錄。去年,據說是資源緊張的緣故,創作天地進行了一次改革,從一個面向公眾的平臺變成一個主要開放給學生的平臺(其實它原本就是開放給學生的)。不說那次改革的是非恩怨,但這基本上已經決定了我不會再有可能獲得創作天地的獎,甚至連投稿的資格也不再有了。因為改革後的創作天地只接受學生帳號投稿,而我又懶得向學校申請,可能連學校也懶得搞這事。但是後來事情發展到,我的帳號居然得以升級至「星級校友」,意味著我還可以繼續向創作天地投稿。 我向創作天地投稿不是為了物質獎勵。我胃口大得很,那點小獎賞滿足不了我。所以我向創作天地投稿漸少,與那次改革關系不大。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更依賴blog了。或許教城真的是資源緊缺吧,改革之後的創作天地更新得很慢。 這次要說的是,我又獲得創作天地的獎了,感受主要是驚,喜的成分居少。獲獎的是「寫給童年的信」,去年8月份在blog上寫的文章,直到11月份尾才登在創作天地上,至今都半年了,居然還有獎。何況我是「星級校友」,按遊戲規則是不會獲獎的,怎麼突然又有獎了? 來信說是獎品一份,不知究竟是啥。以前是100元書券,至今都還沒派上用場。我很少在香港買書,因為香港的書太貴。每年開學前買教科書,那張書券又會不翼而飛,直到某一天不需要買書了又會突然出現在我眼前,詭異得很。 如果終我一生,我的寫作能力僅僅能為我帶來100元的書券,那就顯得很沒有意義。我時常懷疑自己究竟到了甚麼水平。但目前至少我很清楚,我不可靠此維生。又回到那個問題,如果我這次高考真的一敗涂地,那以後的生活怎麼繼續?你看,文學青年王貽興的主要工作已經轉成主持人了。 [tags]教城,創作天地,寫作[/tags] Technorati : 創作天地, 寫作, 教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