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收費記者

三說周曙光 5

三說周曙光

周曙光事件本應告一段落,因為已沒什麼好說。但他最新一篇文章還是提到了我,那我就厚顏無恥再說幾句。關於他和西寧人的事,我暫時無法判斷孰真孰假誰對誰錯,所以不加入討論。 首先,我是否認為他是公民記者?在上一篇文章我已說過,周曙光不是他自己心目中的公民記者,怎麼又變成是我認為他是了?我的觀點很清楚,是公民都可以做公民記者,按照周曙光愛用的方法就是你們自行判斷。只有在中國這個不正常的社會裡,公民記者才會被吹捧到一個高度,只由某部分人擁有,然後才可能變得有利可圖。 其次,是誰的邏輯有問題?我說的心虛,是形容周曙光對募捐一事隻字不提的原因;而所謂心安理得則是形容周曙光對募捐隻字不提的目的。我不懷疑周曙光的邏輯能力,但我懷疑他的中文能力,竟將我那句長句子縮減成「心虛」和「心安理得」構成因果關系。真正的因果關系是,他心虛了,所以要求個心安理得。當然,他是否真的心虛,我無法知曉。我只是質疑而已。周曙光可以解釋不是,然後在通稿上補上資料就是了。這問題不值得辯論。 他募捐所得的錢,我沒認為他是取之無道。募捐來的錢和他向當事人收取的所謂「適當的交通費和通訊費」是兩回事。至於他在收取「適當的交通費和通訊費」上有沒有詐騙那些孤援無助的人,我就無從知道了。 在《公民記者走啦》一文,我已表明不同意公民記者代表當事人的利益,那又怎會要求周曙光向那些當事人感恩呢?顯然,我希望他感恩的是那些在他處女訪時提供無私幫助的人。顯然,周曙光又將募捐和向當事人收取所謂「適當的交通費和通訊費」攪和在一起了。當初捐款的那些人可沒有要求指揮你,也沒有任何其他的附加要求,有些甚至是匿名的。他們只是寄望你能提供有別於傳統媒體視覺的報道,這是對你個人的一種支持。這種支持難道不應該記住並感恩嗎?感恩難道只是利益的輸送嗎?不要隨意將過去和未來割裂。他們對你的支持也許是源於你過去的出色表現,但你現在的表現還能贏得他們未來對你的支持嗎?成語殺雞取卵說的就是這種情況。 可笑的是,周曙光認為依靠募款來做公民記者是損己利人的。基於他這種價值觀,當初捐款支持他處女訪的人豈不是害了他?另外,他還認為掛靠非政府組織也是利人不利己的。按照他這種價值觀,香港獨立媒體的人豈不全是傻子,全都生活不下去那種?我不認為個人利益和社會利益是割裂的。注意,這個「社會利益」和共產黨經常掛在嘴邊的「集體利益」不同,周曙光同學別再把概念給換了。 在那篇新的文章裡,周曙光很聰明地盡量避開了公民記者四個字,而更多地在談維權。我的理解是,「公民記者」突出不了自己對當事人帶去的好處,但「維權」卻能。如果「維權」再和記者掛上鉤,那就太好笑了,幸好周曙光沒有這樣做。周曙光一直以為自己在「參與」著,所以他說自己是在維權。許多弱勢群體也以為他能幫他們維權,但事後難免就會感覺到被騙了。周曙光只是利用他的blog進行有限度的報道而已,而沒有能力沒有可能進行更深一層的維權行動。這除了是中國國情現實的局限,更主要的恐怕是周曙光個人的局限。千萬別以為重慶「釘子戶」事件是因為周曙光才得以解決。正如誰說的,周曙光在重慶出現,其象征意義遠大於實質意義,而且是與維權無關的。 真正的維權英雄是那些切切實實在為弱勢群體辦事的人。他們付出的不知要比周曙光付出的大多少倍,但周曙光卻以為自己的處境已經難以抉擇了。你既要公民記者的名,又要收費記者的利,說不好聽一點不就是又要做婊子又要竪牌坊嘛,但我一直不說這句話,因為我覺得周曙光同學沒到這地步。 周曙光坦白,他的世界裡只有赤裸裸的金錢關係。假如某地出現了「釘子戶」,但邀請周曙光去采訪的是地產商,因為「釘子戶」自己吃飯的錢都沒了,那麼周曙光你作何抉擇?當然,地產商一般不會認為周曙光的新聞平臺有那麼高的價值。所以這個假設基本上不會發生。 [tags]周曙光,公民記者,維權,收費記者[/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