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挪威屠殺

3

冷血殺手的興趣愛好

二戰時有兩個很重要的人物,一個愛抽菸喝酒,吃得肥腸大肚,還吸食過鴉片,另一個剛好相反,吃素不菸少酒。前者是邱吉爾,後者是希特拉。 本月22日在挪威發生的屠殺事件,已經有人於事後找到兇手Anders Behring Breivik的facebook,發現他的其中一個愛好是玩魔獸世界和使命召喚,並認為這項愛好或多或少導致了他的屠殺。 (點擊可看大圖) 誠然,一個人的興趣愛好,能在一定的程度上反映此人的性格。但我們會說性格決定一個人的愛好,而不會說愛好決定一個人的性格。 對於一件冷血殺人事件,媒體在分析原因時最喜歡把焦點放在殺人者的興趣上,然後簡單粗暴地將此歸為構成殺人行為的主要因素。對於媒體來說,這樣做當然是最簡單的,也最符合大眾的思維方式--因為最不需要動腦子,但對於那個人,對於那一種興趣,甚或對於同樣有此興趣的人,是相當不公平的。 比如去年差不多時間的時候,香港也發生了一宗慘案,一個15歲少年用刀殺死了他的母親和妹妹。蘋果日報的報導就有這樣的描述: 據悉,簡愛看小說漫畫,尤其喜愛曾寫暴力驚慄小說的台灣網絡作家九把刀,以及日本漫畫家藤子不二雄,「呢個世界少啲人咪好啲囉」這話據悉源自藤子不二雄的漫畫。 蘋果日報簡單地把兇手的行為和他喜歡的作家及漫畫家聯繫起來,這種邏輯加上行文用字,看起來非常可笑。該記者不知從哪了解到兇手喜歡九把刀,卻又沒進一步了解他究竟讀過九把刀的哪些書,但是為了把兇手的行兇原因訴諸於其愛好,就用「曾寫暴力驚慄小說」來形容兇手喜歡的作家;然後又把「呢個世界少啲人咪好啲囉」這麼常見的話,非安在兇手喜歡的漫畫家藤子不二雄頭上不可。甚麼叫小學雞?這種邏輯就是小學雞。 當然,文字是傳達思想的工具,對人的蠱惑性尚可說大一點。但說到遊戲,大多數都是簡單純粹的感官享受,對人的影響也小很多。但是社會主流對電腦遊戲有一種固有的敵意,但凡兇手年齡在30歲以下的年輕人,媒體都會輕易地聯想到電腦遊戲。這次挪威的殺手芳齡32,也算是這個範圍內。 要知道,這次挪威屠殺的兇手,他的行為不是出於一時一刻的情緒,他的行為背後是有他的思想理念支撐的。他怎麼可能因為玩魔獸世界和使命召喚而去殺人?這讓兇手看到,他一定會說:這也太他媽侮辱我了吧! 魔獸世界是目前全球最受歡迎的網絡遊戲,沒有之一;使命召喚也是目前最受歡迎的電腦遊戲之一。兩者的玩家加起來有幾千萬之眾,這裡面有多少人成了殺人兇手或暴力分子?就算出了一兩個殺人兇手、暴力分子,那也只是說明他人格有缺陷,而更多的沒有成為殺手和兇徒的玩家,則可以說明玩這些遊戲是沒有問題的。 Breivik在拘捕後坦承作案,認為這次行動「殘忍但必要」;事發前的日記寫著「一旦決定攻擊,寧可殺過頭,也不要殺不足,以免無法達到最大震撼效果。」這不是一個在電腦遊戲影響下殺人的兇手會說出的話。 其實,從兇手Breivik的facebook還可以知道這個人同時還喜歡古典樂,喜歡閱讀、寫作、旅遊、健身等等。古典樂導致了屠殺,還是旅遊、健身導致了屠殺? 經科學家證明,和玩遊戲導致殺人的可能性比起來,聽劉子千《唸你》後殺人的可能性要高一千萬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