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抽水

5

盜墓與抽水

有新聞說,大陸有人把晚清革命烈士秋瑾的墓都給盜了。盜墓、毀墓是對死者的大不敬,無論墓中躺的是烈士還是普通人,如此缺德之事,都該予以譴責,在法律上還涉嫌刑事毀壞。陳雲老師特別指出「這只有大陸人做得出來」,我就不太明白他究竟要表達甚麼意思,以前他至少會用上一些形容詞來描述大陸人的某種行為,現在他不用了,令好些像我這樣老盯著他的人也不知道作何辯論。

17

城邦自治唱反調系列二:中共搞你還要問你意見?

「香港干預中國內政。交換的是,中國干預香港內政。」這是國師對香港人要求追查李旺陽一事的其中一個看法。上一篇文說過城邦自治的其中一個立足點是:中國沒得救。此文要說的是他們的另一個立足點:中國救不得。至於原因,國師的觀點已經很明白了,香港去救中國,會換來中國的干預。

8

「抽水」是個好用的詞

友情提醒:智商100以下之人士,請在家長陪同下觀看本文 測試智商方法如下: 一,先閱讀此文:《湯姆,我們一起去死》 二,然後回答問題: 上文作者是否真心認為哈利波特是基? 1,是。 2,否。 3,以上答案皆正確。 選擇「1」或「3」的同學,以閣下之智商,請立即離開本頁,或在家長陪同下繼續觀看下文。 我甚少批評人抽水,也甚少在別人批評人抽水時作出附和,比如,我常看到人批評陶傑抽水,在大多數情況下我都會對此保持沉默,如果我要批評陶傑文章寫得不好或者寫錯了,我會作出具體的分析來證明我的看法。 作為一個寫作的人,我深知「抽水」是寫作必要的技巧,是根本無法避免的。 所謂「抽水」,即是借題發揮,將兩件看似無關的事聯繫起來--這當然不是隨便聯繫的,要不然為甚麼陶傑能成為作家,而你不能。要掌握「抽水」的技巧,必須有敏銳的觀察力,能看透事物的內在;要有立體的發散思維,不局限於某一個角度,且能把不同的事情聯繫起來;要有嚴謹的邏輯能力,確保借題發揮的事情間是確實存在某種關聯的,也要避免把話題扯得太遠。好文章雖然不是人人都寫得出,但我總以為閱讀文章所需的理解能力卻是大多數人都有的。其實,不只是文字創作,而是任何創作,包括為添加生活情趣搞個爛gag,都需要抽水的技巧。早在《詩經》誕生的時代,抽水就是主要的藝術表達手法了,「賦比興」中的「興」,就是以他物引起所咏之詞,簡直是抽水之祖。 事實上,我也甚少介意別人說我「抽水」--在我看來,這實在是一種讚美。本人寫作的水平尚未達到陶傑的水平,但要是有人讚美我「抽水」,也是一個好的開始。我寫文章「抽水」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所寫文章十篇中幾乎有十一篇都是抽水的,你看,我去登山還不忘抽了劉子千的水(在我的寫作計劃中還有好幾篇是要再抽他幾下的),溫州高鐵事故又抽了新浪和騰訊的水,連寫take out comedy都抽了周立波的水,如果不喜歡我這種風格,就真的沒必要再看本人的blog,何必虐待自己?記得前不久我說「唐英年早就警告過鐵道部剛愎自用遲早車毀人亡」,有人也覺得水位大降。大哥,你不是連甚麼是冷笑話也不知道吧。 現在很多人不同意別人的看法,不是正正經經指出別人看法有何不妥,而是罵一句「抽水」就了事。這是一種思維的惰性--當然,我並不排除有人的智商真的有問題,我唯有表示同情,實在幫不上甚麼忙。對於蠢蛋來說,「抽水」是個好用的詞,它涵蓋了所有自己無法理解無法接受的看法。 我實在不想寫了一篇文章,又要用另一篇文章來解釋一遍,所以看得懂的就看,看不懂的早點洗洗睡去,不要強求。對於上一篇文章,唯有一點需要補充的是,原來最「有種」的不是對仇家說「我要殺了你,你有種來我家」的人,而是認同這種看法並為之辯護的人。 舊聞回顧:李克勤打球證言論惹迴響 (之前克強來港才剛抽過克勤的水,現在再抽一次,辛苦克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