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憤青

6

22歲已經蒼老

那些人宣稱要佔領中環,高喊著打倒資本主義的口號,他們有些留著長頭髮,有些鬍子拉查,而那些沒有長頭髮或鬍子的,嘴裡也叼著香菸--你偶然從電視上、報紙上看到了這些,心裡閃過了兩個字--憤青。哦不,不是閃過,你早就準備好了這兩個字,隨時用在那些人身上。 你已經多久沒看過報紙了?沒關係,看不看報紙並不影響你的判斷,因為報紙其實對佔領中環也不甚感興趣--那群只聚集在一起開會和煮飯吃的青年對他們沒有吸引力,他們都等著那些人去衝鐵馬去佔據車來車往的街道,然而這些都沒有出現。當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你其實從不用眼睛去判斷是非--你用的更加不是腦袋--我從不懷疑你是有眼睛和腦袋的,但你選擇了用你那顆天生偏向左邊的多愁善感的心去評定世間的是與非,眾所周知,平時你主要用它來豐富你的風花雪月,它的跳動依靠的是你的腎上腺素。你逢人便說你是熱血的人。最近你剛看了《那些年》,你的熱血又被點燃了,你決定要…… 是的,你是個熱血人,你家牆壁上那幅抽象而且壯觀的「地圖」足以反映你是熱血的人。你把你的熱血都塗在了牆上。你早已不知憤怒是何物。除了那些憤青讓你看不順眼之外,世上還有甚麼值得你去憤怒嗎? 你的「地圖」早在你22歲的時候就已經完成。那群在佔領中環的人,和你比起來,顯得多麼天真和幼稚。是的,你早已經蒼老了,你比那道傷痕累累的古城牆,你比博物館裡的文物,你比金字塔裡的乾屍,都要老。那些還懂得憤怒的人,那些手持香蕉對抗強權的人,那些在匯豐總部樓下竟然相信「絕對共識」行得通的青年,和你並不屬於同一個時代。看到腳下那塊蕉皮了嗎?它的出現不是沒有原因的,你就是唯一的原因。請踩上去吧,它會帶你一路滑行,回到你的遠古。 附贈黃洋達《熱血政治》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GlF5kcr7k

14

香港人,你為甚麼不憤怒

我對龍應台的書從不感冒,很多人買龍應台的《大江大海1949》給人感覺只是為了裝逼用。反倒在「佔領中環」的現場,我看了她寫於上世紀八十年代的舊作《中國人,你為甚麼不生氣》,幾年前我還看過王小波的《沉默的大多數》,他們有共同的觀察:沉默、逆來順受,是中國人自古以來的「優良品德」。這是為甚麼中國社會難以進化成公民社會的原因之一。

分享外國憤青的話 0

分享外國憤青的話

「還在自稱第三世界國家的中國,只是做了一個世界工廠,就已經驕傲自大到這樣的地步,如果真的成為美國那樣的超強,那麼我們是要想呼吸也都要求他們施捨?」 「中國人今次的所作所為,比起八九年六四政府那班惡棍要還差;當年只不過是政府殺人,今日卻是連人民都變成了暴徒,和義和拳 (Boxer) 那批暴徒一樣,由今次之後,西方應團結起來,拒絕中國留學生與移民,把這些中國人趕回中國去」 「和平掘起?誰相信?比當年的蘇聯還要囂張,至今次之後,西方應圍堵中國,直至中國解體為止」 來源:每日一膠 想起阿sa的一句話:遊行呢種行為一D都唔文明。 [tag]憤青[/tag] Technorati : 憤青

1

毛主席如何看惡搞

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說過: 我們是否廢除諷刺?不是的,諷刺是永遠需要的。但是有幾種諷刺:有對付敵人的,有對付同盟者的,有對付自己隊伍的,態度各有不同。我們並不一般地反對諷刺,但是必須廢除諷刺的亂用。 「惡搞」就是諷刺的一種形式,所以以上看法也即是毛澤東對惡搞的看法。不過按照毛澤東提出的文藝觀,惡搞的對象只能是反動派,不能是自己的同志。像雪鐵龍的廣告就十分反革命。但毛澤東人已歸西,無法反對,反倒是觸動了一群憤青的敏感神經。無論憤青視毛為神還是民族的象徵,毛都是老虎屁股摸不得。 那拿破崙大帝又如何?法國人自己搞自己人總沒問題了吧。法國人馬上就向中國憤青示範何謂幽默感。 事實上,若說尊重,中國人實在沒少惡搞別國的領導人。這就好像自己抓著別人的小雞雞在爽,卻不讓別人也抓你的小雞雞一塊爽,這太自私了。真正的幽默感,不僅是自己能夠惡搞別人,而且還能接受別人惡搞自己。 [tags]毛主席,惡搞,幽默感,憤青[/tags]

憤青 0

憤青

憤青是什麼?這個名詞在國內十分流行。它一開始似乎是帶有褒義的詞,後來卻慢慢演變成一個貶意詞,其中原因我並不知曉。一般來說,如今有人說你是憤青,那多半是在罵你,如果罵得不含蓄就直接噴出”糞青”兩字,此時它已類似於廣東話的”扑街”。不過,會罵你”糞青”的人,99%的可能也是一個”糞青”。剩下1%的可能是打了錯別字。 然而,我心目中的憤青並不是這樣的意思。 表面上,憤青情緒難控,容易憤怒,也經常憤怒,簡直有點神經質。但事實上,憤青心目中有他所堅持的信念,這種信念甚至是矢志不諭的,不過這一般都會被人理解為”固執”。如果各位不反對我把憤青提高到一個更高的高度來說,那麼憤青其實就好比孔子說的”志士仁人”,是可以殺身成仁的。至少,憤青不會輕易放棄,不騎牆,不受人擺佈。 世上不平之事太多,所以憤青很多。他們敢怒敢言,常通過一些激烈的、與眾不同的行為來表達自己的思想。憤青,與時代太有關係了。在戰國時代,孟子事實上就是一個憤青,如果他活在一個和平的世界裡,就不會有他的”反戰思想”。我們知道,在政治上孟子是個失敗者。由於憤青與世界的衝突,憤青的下場通常就是失敗,除非憤青自願磨平自己的棱角。而長毛能進入立法會正是憤青中難得一見的成功,但是只要長毛一天沒有實現他心目中的政治理想,都算不得多成功。如果長毛覺得他作為一個憤青,價值僅在於搞一些鬧劇調戲一下別人的話,那他應該遭到鄙視。 憤青最大的優點就是其棱角,但在現實中最致命的也是其棱角。一個憤青若功力不夠,就會被慢慢磨成鵝卵石。磨成鵝卵石未必是壞事,因為不這樣的話也許會活不下去。我們所熟知的黃毓民,他就正在被磨成鵝卵石,原因並不在於他被商台炒了魷魚,而在於他已經被耶穌收服。耶穌的子民嚮往快樂,而拒絕憤怒。在耶穌的博愛世界裡,你已經被宗教解救,沒什麼好再憤怒。但宗教只是給了你一個安慰而已。 憤青往往難以結成一個長久穩固的朋黨,因為畢竟每個憤青的信念不可能總是相同。有時候他們會站在一起,有時候他們各自為戰,有時候他們甚至是敵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