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愛情

3

世上最沒種的男人(一)

有一個男人,我其實已經認識他很多年了,我知道很多關於他的故事。如果你不相信愛情,聽我講完他的故事,你會相信愛情。

2

《感官失樂園》影評:還能聞到屎味的時候,你該慶幸

當悲傷過後,他們失去了嗅覺;當幻覺和飢餓感過後,他們失去了味覺;當暴怒過後,他們失去了聽覺;當一場莫名其妙的喜悅襲來,他們又將失去視覺……我不知道那樣的世界將如何進行下去,電影的最後,那一對情侶憑藉著最後的光明找到了彼此,他們緊緊擁抱在一起,當時他們還能依靠觸覺感受大彼此,但未來如何,誰知道呢?

所以你還能聞到屎味的時候,你該慶幸。

6

讀兩篇《春嬌》影評有感

在幾個月前,《春嬌與志明》出第一個預告片的時候,我就說過對這部電影沒什麼興趣。一來,看彭浩翔電影無非就是看他的小聰明,但預告片完全沒有表現出它有什麼看頭;二來,又是涉及中港兩地,我的第一反應是會不會太氾濫了點?

4

是我們怎麼了,還是世界怎麼了--給陳分奇的回信

分奇兄: 那天收到你的情信時,我正在香港大會堂做一連串的訪問。別的報社都派了文字記者和攝影記者到場,我所代表的報社卻只有我一個人。同事說我傷心是因為太有空,也許正是如此,他們就讓我一個人幹兩個人的活吧。但其實是我的心都被掏空了,工作並不能填補。 上午的訪問完了,我就一個人坐在大會堂外面的紀念花園看你的情書。 在此期間,有一件事情發生了--這你是已經知道的。看著你的情書,我的心跳有點加速,我的眼睛有點發熱,隨之我看到的是手機屏幕上有了水滴。我一度懷疑是不是真的哭了出來了,但後來水滴越來越多,連我頭上都感覺到了,我才知道,是下雨了--不然,總不可能眼淚流到頭上去吧。我倒是聽說過一個說法,想哭的時候就倒立,眼淚就不會流下來了…… 我到底是怎麼了。 《麥田捕手》這書我確實仍然停留在很多年前看的那麼一點點,這個責任在你,因為你說借給我却還沒借。那天和我們在酒吧裡討論《麥田捕手》的女孩,不久前也和我絕交了,原因是我對大陸的看法太無腦。老實說,我從沒想過和那位女孩發展什麼關係的,我只是覺得有這麼一個文藝女青年做朋友挺不錯。有人說,搞設計的一定要和搞設計的人在一起,搞文藝的也一定要和搞文藝的人在一起,事實已經證明這些完全都是瞎扯談--他媽的,搞文藝的和搞文藝的絕交了。 很多年前,我之所以會去看《麥田捕手》,是一位大陸朋友的推薦,她說書的主角就像我一樣。我還沒看出來和主角有多大一樣的時候,就停了下來,再沒看過。經你一說,「書的主角就像我一樣」在我腦中開始有點清晰了。至少有一點,我和他的確是那麼地相似,「人們問他長大了以後的打算,他支吾以對總說不出所以然」。每次那個人問我同樣的問題,我都是支吾以對。一個只想做一顆青菜的人,在這個城市是沒有出息的。 當你說出,荷頓的願望就是你的願望時,我感動了--當然,我控制住了身體上所有排泄液體的通道。比較自私的我從沒有過這麼動人的願望,我的願望只是想自己在麥田裡跑,誰也不管,整個世界也不管。 那天我所處的大會堂紀念花園,離一個值得我們紀念的地方不遠。有一天晚上我們佔領了那個地方--事實上我們佔領那個地方已經有些時日了,當時已經是兩三點,她和我說想跟我看星星--其實我知道香港的夜空是很難找到星星的--也許正是最初的這種虛幻,已經注定了我和她的感情不可能在這個真實的世界常存的。我和你們匆匆告了別,跑出了你看守的麥田,我以為跑向了自己的麥田,可原來竟是深淵。很對不起,我已經深陷其中,我已經在走向滅亡,分奇兄,就算現在你變出一千個影分身,也阻止不了我了。我們的深情是這個世界不可理解的,我們的悲傷是這個世界不可理解的--至少是她們不可理解的,我不知道是我們出了問題,還是世界出了問題。 每次在惡夢中掙扎的時候,我的面前就剩下兩個選擇:要麼把我自己毀了,要麼把她給毀了……我不打算像你那樣,副本抄送給那些讓我們神魂顛倒的女孩,我們和她們不是同一世界的人--她們的世界,青菜是用來吃的,吃完就會變成屎,除此什麼也不是。 牛

8

這個殺手有點冷

朋友們,我們談談sex partner吧。如你所知,sex partner的建立首先當然是需要共識--就是雙方都認同彼此只能停留在這種階段,不能有進一步的發展。而這種關係的長久維持,除了需要共識之外,往往還需要具體的約法三章,比如可以在什麼時候什麼地點做愛、不可以牽手、除了做愛其他什麼都不可以做……超越了這些規則,關係馬上停止,不再見面。 性拍檔其實有兩種。一種是廣為人知的那種,既想獲得情侶般的肉體關係,但又不想成為真正的情侶;還有一種是既希望像情侶般神交,又不想成為真正的情侶。 前一種性拍檔之所以常見,是因為比較容易維持。性慾這東西是很容易滿足的,滿足了之後一切都比較好辦,抽支事後煙,天亮了就大家說拜拜,然後就等待下一次性慾或下一個夜晚的到來。張愛玲說的愛其實不太靠譜,她說「通往女人心的路是陰道」--如果此說成立,TVB不應該去偷聽女人心,應該去偷聽陰道。沒有愛就沒有愛,一般不會做多了就有了愛--做多了只會累。當然也不是沒有例外,假如兩個人做完愛不是各自拿菸出來抽,而是一起煮個方便麵來吃,邊吃邊聊人生,就太過浪漫,給本來純潔的性關係增添了雜質。性拍檔變情侶的故事,在虛構世界發生的可能性更大,比如Natalie Portman和Ashton Kutcher主演的《枕邊冇情人》(No Strings Attached),男女主角就是從性拍檔開始,小弟弟和小妹妹的感情最後卻把兩顆心拉到了一起--這美妙得簡直是童話。 然而,兩個人能神交但又不做情侶就相當困難。他媽都神交了,說明彼此心靈相當接近,可能根本就已經黏在一起了,就像兩顆磁石,在磁力範圍內怎麼可能擋得了它們吸在一起?第二種的性拍檔不能走到一起,往往不是主觀上不願意走到一起,而是客觀環境所迫,不得已。這種關係長久維持會讓人精神分裂。 性拍檔關係的破裂,通常是因為其中一個人想要得更多。就好像當屠夫愛上了豬,他就再也不能和豬保持一種殺和被殺的關係了。如果另一個人明知對方想要更多,卻還要試圖去維持這種關係,不想走得更近又不想放人走,就是非常自私了。這種自私的人在這世上多還是不多,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犯賤的人多,自私的人自然就會多,和蠢人多騙子就多是一個道理。 一段神交的關係,通常需要其中一方做「壞人」,為了維持這種關係而刻意在某些行為上疏遠另一方,當另一方走得太遠了又把他拉回來。這種關係下,其中一個人是放風箏的角色,而另一人則是風箏。然而風箏沒有自主權,人卻有,所以一個人被拉扯多了,總會斷掉,橡皮筋也會有疲勞的一天。 當你跟一個很好的朋友製造了很多甜蜜的回憶,你們幾乎走到一起了,你卻說:「我們只做朋友,好嗎?以後你繼續聽我的電話,繼續歡笑,好嗎?」你知道嗎,這是很自私也是很殘忍的行為。也許你看得到他臉上的笑,但你只要靠近一點點,你會看到他臉上的淚痕。

3

我告訴你那顆石頭是誰

從前有一個男人,沒人知道他長成怎樣,大家只是想像他全身赤裸,渾身都是結實的肌肉,左手紋著兩個字--「No War」,右手紋著另兩個字--「Make Love」。他每天一絲不掛地把一顆大石頭從山腳下推上山,然後那塊石頭又會滾回山腳;他又再把石頭推上山,石頭又再一次滾回山腳,如此日復一日。

追女不要沒頭髮 2

追女不要沒頭髮

這是一篇「追擊」陳牛的文章,陳牛叫失戀朋友剃頭以示誠意的晚上,我也在場,而我是極力反對這個脫髮行動! 剃髮以表誠意,抱得美人歸這個做法根本不可行,因為那位失戀朋友本來就很醜,剃髮就只會更醜!老實說,你會因為前度變醜而再愛上他嗎?在這個時候,光頭男在女人面對表露的只有醜字,可不是誠意!再者,誠意再多也掩蓋不了醜的事實。男人,我問你,一個醜女為你剃頭,你會立刻準備紙巾,帶醜女到時鐘酒店訂婚嗎?女人,我問你,你會喜歡一個有頭髮的感情缺失男,還是沒頭髮的感情缺失男? 為什麼有頭髮才有機會追到女?因為香港沒有多少個吳彥祖,也沒有多少個柯震東,人家猛男禿頭,在女人眼中叫「MAN」、充滿陽光氣息;我們這些醜男禿頭只叫「虧」、中年危機。有頭髮不是追到女,但是沒頭髮就多數追不到女! 所以我給失戀朋友的議建是-留長髮!我跟牛一樣,為表義氣,你留我又留,代表兩個誠意!留長髮不同剃頭,陳牛的做法是「一剃解千愁」、「脫髮脫苦海」,是一次性的!我這個留長髮建議是長期鬥爭,一種刻苦的方法去表達誠意!對女人來說,長的總比短的好,而且長髮沒光頭難看,可以搞搞意思,電髮什麼的,這叫「誠意+性格」的髮型!所以嘛,留長髮一定比剃光頭好! 說話回頭,雖然我知道剃髮不是復合的好方法,但我是想看他剃,因為我一直想找個比我醜的男人! 不過,我還是有點羡慕那位失戀朋友,請容我叫他做「小小感情缺失男」,因為我不大同意他處理感情的方法!不過我還是羡慕他,因為在失戀的時候,還有陳牛這種白痴朋友,和我這個亂罵一通的惡死朋友(對,我是說他「自找失戀」,沒資格要求復合)在旁跟他喝酒。 要是我失戀了,我肯定不會找陳牛跟我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