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愛國

11

他們早就沒在討論愛國了

我當然也不喜歡「愛國愛民」這樣肉麻的口號,於我而言,愛並不適宜宣之於口,更適合放在心裡,或表現在行動上,畢竟這也不是甚麼國破家亡的危急時刻,沒有大聲呼籲的需要。對於那些宣稱要為一句口號而杯葛六四悼念的人,如果你還在跟他們辯論愛國,那你可能未判斷到他們的態度。

3

國民教育應以《中國模式》為本,人民日報、CCTV為輔

「中國共產黨是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美國政黨惡鬥、人民當災」,「中國特色的民主制度,就是實現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當家作主、依法治國合一的三維一體」……

當國民教育科老師在課堂上讀出這些內容時,不用臉紅,而是應以周星馳式的陰陽怪調進行朗誦,並鼓勵學生盡情釋放,想怎麼笑就怎麼笑。

一二三四五 3

一二三四五

一, 我看到的是,一個人是否獨立思考,似乎只需看他的立場了。如果大部分人站在左邊,那麼站在右邊的,不管其原因為何,都是獨立思考。這便成了「雖千萬人吾往矣」唯一的註解。 獨立思考不是完全排除別人的影響,否則能做到的只有北京周口店人。如果你期望自己做一個完全獨立不受任何人影響的人,那麼我只有奉勸一句:回山洞去吧,山下是很危險的。一個再怎麼獨立思考的人都無可避免受過他人思想的影響,關鍵在於,在接收別人的思想時自己是否做過充分的思考–認同是基於甚麼原因,這種原因是否合理,即所謂批判的接收。 二, 一個地區應否獨立是一個複雜的問題,不是「民族自決」四個字可以解決的。民族自決是一種過於理想的方法,事實上當今世界通過民族自決原則建立獨立國家的民族並不多。 尤其是很多土地上是多民族混居的,很難劃分哪一片土地屬於哪一個民族。於是,任由民族自決可能導致的結果便是民族對抗,使問題逾趨複雜。眾所周知,今年才宣布獨立的科索沃就並非只有阿爾巴尼亞族人。 不要忘了,要求獨立和尋求擴張同樣是民族主義。 三, 陳巧文是一位勇敢的女生。很多不理智的所謂愛國者則成全了她的勇敢。 雖然罵陳巧文是漢奸的聲音不少,但我聽到更多的是:這位女生想出名想瘋了。這是陳巧文和王千源兩件事的不同之處。這裡是香港,一切離經叛道的行為,其動機都可能被歸為「想出名想瘋了」。 每個人都有表達的自由,但如何表達卻不是一門簡單的學問。陳巧文所選擇的方法在我看來未必是最好的。 陳巧文最受人指責的是展示雪山獅子旗。她解釋她並不支持西藏獨立。但是很可惜,雪山獅子旗是藏獨的象徵,它給人的聯想不是人權自由。如果陳巧文真的毫無支持藏獨的意思,那麼她用雪山獅子旗反而模糊了焦點。所以她的動機是甚麼,也難怪人們會懷疑。 我甚至認同一個人有發表支持藏獨言論的自由,但陳巧文選擇了一個錯誤的時間地點。陳巧文在所謂的愛國者人群中展示雪山獅子旗,就好比一個曼聯的球迷跑到車路士球迷堆裡高呼曼聯必勝。就算陳巧文在英國生活了太久,以致忘卻了香港人對踩場這種行為尤為敏感,也應該知道一個曼聯的球迷不會跑到車路士球迷堆去踩場。 說起來,陳巧文需要走到街上去,也可能是無奈之舉。在香港,誰會給她平台去詮釋她的理念! 四, 5月2號,卡弗蒂也許偷偷地笑了:看,中國人果然是一群暴徒。 之前還有李怡之流為卡弗蒂辯解說他罵的不是中國人,現在終於可以理直氣壯地附和卡弗蒂:看,他說得沒錯。中國人就是暴徒。 這實在不足為奇,因為有人看到國奧隊打架也會感慨是中國人的劣根性。我覺得,通過那天某部分人的惡劣表現便下結論卡弗蒂說得沒錯,這未免太草率。正如我們不會因為部分藏人使用了暴力就說藏民都是暴徒。遊行示威升級為暴力衝突,在我看來是很平常之事,西方不是也一樣嗎?那天比較令人反感的情況是,以多欺少,以強凌弱,這麼多大男人圍著一個弱質女子動手動腳,而這卻僅僅因為對方的立場不同。如果打起來的是兩個實力相當的男人,我是一點意見都沒有。 我不知道諸君對國人劣根性的批判是出於痛心還是鄙視。如果是鄙視,那只會讓你高高在上;如果是痛心,你便要知道只罵是沒用的。更重要的是啟蒙。如果當年孫文只懂罵國人,那中國人可能還要留辮子留很長時間。如果大家都認同中國人(包括香港人)都是暴徒和蠢貨,那麼言下之意是否中國和香港都不適合推行民主呢?我是非常不願意得出這種結論的。 五, 愛國並不特別崇高,而是一種很普通的情感,和愛自己家人一樣普通。 愛國本來不是壞事,愛國應有很多方法。但愛國若成了主義,就變成只能這樣,不能那樣。然後就會有人揮舞著愛國主義的棒子到處張牙舞爪。 愛,是無論她有甚麼缺點都能夠接納,接納不是無視其缺點的存在,而是要去改變。 [tags]奧運,陳巧文,西藏,愛國[/tags] Technorati : 奧運, 愛國, 西藏, 陳巧文

愛國的詭異 0

愛國的詭異

在中國,愛國是很詭異的,因為愛國不僅只是少數人的權利,甚至就連愛國的定義也只在少數人的掌握之中。 2008年,傳說中的太平盛世,所有政治犯都應該釋放,就算是假文明,中國政府也應該像模像樣地去扮演。三年多的牢獄生活,一個愛國愛了大半輩子卻突然變成了「間諜」的程翔,他是否意識到了過去的愚蠢? 我知道我們的呼喚是沒有用的。想想吧,過半的港人支持2012年雙普選,他們都可以視而不見。我們都很卑微,如程翔一般卑微,我們都在苟延殘喘。相比之下,奧運、和諧、經濟騰飛,這些顯然要偉大得多。卑微的人,命運與這個社會已經無關,不會有人關心。 但是,我們不能變成沉默的人。「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來尋找光明」,你們呢? http://www.facebook.com/group.php?gid=8451354187 [tags]程翔,愛國[/tags] Technorati : 愛國, 程翔

4

被夸大的《色戒》

各路傻逼、文人、導演爭著給色戒擦鞋,這是難得一見的景象。約不到人,終於還是我和比利兩個光棍跑去看。

我想看色戒不是因為受了那些擦鞋仔的影響,也不是因為色戒是三級片,之前已說過只是因為有個湯唯。

該不該把程翔和六四放在一起 2

該不該把程翔和六四放在一起

據説程翔以前是個愛國的左派,自89年六四民運之後,因對當局的處理手法感到失望而辭去文匯報的編輯一職。如果要說程翔和六四有沒有關係,那當然很有關係。 程翔被抓,和六四血案,據説都是中共製造的冤案。所以程翔一案和六四事件也是有關係的。 但我還是認爲不應該把釋放程翔和平反六四的呼籲放在一起。平反六四的口號呼喊了十六年,沒有什麽實質的進展,以中共對此事的忌諱,恐怕一時半刻不會得到平反,還要再等十六年,十六年之後再十六年……但程翔有幾個十六年。把釋放程翔和平反六四捆綁一塊,那豈不是要把程翔玩死。來點陰謀論的説法就是,你們四五行動、支聯會居心何在啊! 有一些搞民主運動的人就是太蠢。比如把自己和大騙子李洪志捆綁在一起,為大騙子申冤簡直愚昧透頂。把李洪志當成自己人,那是害了自己;把程翔和六四捆綁一起,那是害了程翔。 民主派怎麽還沒有醒悟。2003年的七一上街之所以能凝聚力量,那是因爲萬衆一心,都為反二十三條立法而戰;此後幾年的七一上街越來越少,就是因爲沒有一個共同的焦點,導致力量分散。如今把釋放程翔和平反六四的要求擺在一起,又是同樣的蠢事。 如果真心爲了程翔好,那就應把平反六四放一放,全力營救程翔。平反六四少喊一兩次不會有什麽損失,那是場持久戰,關鍵在於耐力。而程翔一案,要速戰速決。 [tags]程翔,六四,愛國[/tags] Technorati : 六四, 程翔 Ice Rocket : 六四, 程翔

英東,說的就是這個名字 0

英東,說的就是這個名字

受秋雨影響,難免寫出一個和他風格相似的題目。但我保證下面不是批評霍英東的。 在”愛國”一詞名聲不好的環境下,主流媒體對霍英東的評價雖然都是好的,但恐怕不會有香港的blogger寫這個人吧。大家不喜歡寫,那就我寫。 霍英東死後還能獲得政治立場相對的李柱銘讚揚,説明其魅力非同一般。不知道一向敢言的李柱銘是出於真心,還是擔心霍英東現在變了鬼講他的壞話會被纏住。我對霍英東並不了解,不過從這幾年看來,他確實是一個言論謹慎的人,不像曾憲梓。 大家都說共產黨把愛國定義成愛黨,可很多反共的人又何嘗不是這樣。基本上是大家都看大家不順眼:你眼中是愛國,他眼中就是愛黨;他眼中是民主,你眼中就是賣國。也正是因爲如此,愛國才會在香港變得如此地尷尬,甚至臭名昭著。在香港,愛國的人,真是死一個少一個了。港英時代,愛國有可能被”遞解出境”;回歸後,愛國者名聲不增反降。做一個不適合這個太平盛世的假設,假如有一天中國和日本打上了,有多少香港人會挺身而出?大概超過一半的人都會逃之夭夭吧。 從此,霍英東成爲了歷史。 [tags]霍英東,愛國[/tags] Technorati : 愛國, 霍英東 Ice Rocket : 霍英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