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情人節

4

情人節尋人……一起吃M&M’s

我是那種看到很多人觀賞煙花,就會忍不住拍下煙花並附上一句「花錢買汙染」以作批判的人,所以我向來對情人節這種大眾節日不感冒,如果我在那樣的一天和千千萬萬個別人幹著同一類事,我就會有種同流合汙的罪惡感。但是今年的情人節來得不是時候,這狗日的情人節竟然選擇在我正為情所傷的時候來了,這他媽簡直如凌遲處死般痛苦,以為割完這刀就死了吧,原來還要再割。當我收到這份 M&M’s 情人節特別版,更深深體會到情人節最悲哀的一件事,是你有朱古力但沒人跟你一起吃。這種感覺就和《兄弟》中的李光頭坐在火箭上升上太空時的感覺一樣--宇宙如此大,竟只有我一人。 去年聖誕節前,在網上公開徵炮友,沒想到竟成功爭取到「疑似女朋友」陪了一晚平安夜--我當時高興得想在大街上掛個橫幅:「成功爭取有女陪」,還打算就掛在民建聯的橫幅旁,一爭高下。把她送回家已是深夜,從她家到我家已沒有巴士在行走了,經過的的士也大多是有乘客的。青山公路除了車,向來冷清,晚上大概只有孤魂野鬼在遊蕩,我走著走著,竟覺得身子發熱,此時把心挖出來,一定是燙手的,路過的惡鬼可以趁熱吃--我建議加點辣椒醬。那晚,我憑一己之熱力就讓青山公路載滿了人氣,在加強的光合作用之下,路旁的樹也一夜之間長高了幾尺--具體幾尺我倒是沒有丈量過。 《天與地》最出色的場口之一,是30多歲的佘詩曼走在一條公路上,回想起10多歲時和家明初次相遇的情景,以蒙太奇的手法處理,尤為令人感傷。我走在深夜的青山公路,回憶卻是空蕩蕩的,因為那一刻我不需要回憶,現實已經如此美好,需要回憶來幹嘛。是的,現在我需要回憶了,如今已沒有多大的可能會一個人在深夜的青山公路行走了,但一盒情人節特別版的 M&M’s朱古力卻可以讓人想起很多的。一個男人吃朱古力吃到熱淚盈眶,這是她媽的怎麼回事! 那些年,你會把友情視為人生最寶貴的東西,珍而重之,而這些年,感情對於你大多只是遊戲。所以你可以今天和這個女的過聖誕節,明天又可以帶著另一個女的逛花市逛到深夜三點鐘;所以你的心可以今天為這個男人而跳動,而明天這個男人又不過是你的兵一個。 那天晚上,我還是攔到了的士。一路上和司機大哥聊天,他說尖沙咀放煙花,對他們開的士的影響很大--我自認,這話比在煙花下拍一張煙花照附上一句「花錢買汙染」要實在得多。下車時,因為高興,我說不用找錢了。 家明其實不是一個人,他象徵著一切天真美好的事物,這社會教導我們,如果要成長,就必須把「家明」吃掉,但我還沒打算把「他」吃掉,我決定吃完了這盒 M&M’s 再作決定。 盒子裡裝著的是甚麼?是回憶。或許也有寂寞--這正是「哥吃的不是朱古力,是寂寞」的道理所在吧。 注: 1,這個盒裝版 M&M’s 朱古力是press kit,數量極為有限,外面買不到,據說連大陸和台灣的 M&M’s 也從香港買了這個idea,準備推出。不過如果你真有興趣拿一份玩玩,並寫篇網誌的話,我或許可以幫你爭取一下。給我留言吧。 2,除了這個盒子,裡面還有好玩的東西(現在連朱古力都可以寫開箱文了),連 M&M’s 包裝也換成了粉紅色情人節特別包裝,上面還有「To」和「From」字樣,可以寫上名字。新包裝的 M&M’s 倒是可以在外面買到的。 相關閱讀: 暗黑熱血:那些年,從開始到現在…… ─ M&M’S情人節特別版 MY PACE TRAVEL:那些年的情人節,我們一起吃過的家明…..噢,不對,M&M’s才對!

實用主義 0

實用主義

通過環保觸覺的靈敏觸覺,我才知道,原來鮮花也會污染環境。 我很認同,鮮花確實沒有實際用途。事實上,不止鮮花,世上還有很多東西並不實用,比如文學歷史,比如繪畫雕塑,比如音樂電影……說起來,這些東西比鮮花更污染環境,至少鮮花凋謝了還能化作春泥更護花。敢情秦始皇是人類史上第一個環保君主,我們卻罵他焚書坑儒,真是不知好歹。 現在的環保組織喜歡過時過節出來開記招,給市民傳授環保冷知識。這很好,抓住了時間上的要害,在民眾的環保意識最薄弱時給提個醒。但環保觸覺這次卻沒有抓住要害。他們的調查只能顯示送鮮花也許會造成浪費。浪費和污染環境是兩回事。環保觸覺為何不花點時間論證一下鮮花如何污染環境?如果凡事都要與環保掛上鉤,那就不免令人懷疑他們重視自己的出鏡率多於環保,語不驚人死不休嘛。 浪不浪費,這是非常個人的問題。情人節送甚麼禮物更是非常個人的問題。突然一個環保團體走出來,教大家該送甚麼禮物,告訴大眾不要送花的原因是會破壞環境,這不僅無聊,而且反智。 照此趨勢,環保觸覺遲早會和天主教聯手搞一個活動,呼籲大家為了環保少用安全套。當然在此之前要搞個具有說服力的調查,證明一個安全套要砍掉多少棵樹,像愛迪生老師那樣愛做運動的人一晚上又會消耗掉多少棵樹,諸如此類。 [tags]環保,環保觸覺,情人節[/tags] Technorati : 情人節, 環保, 環保觸覺

色即是空 2

色即是空

年三十的早上我還在酣睡之中,忽然聽到了手機響聲。那是一條短訊,不理,繼續睡。 沒想到那天有太陽,但它沒能曬到我的屁股。我查看手機方知早上那短訊發自豆腐。她問我下個星期四是否有空。 我不清楚那天是否有空,但無論如何我都要擠出空來。我不假思索,回了短訊:「當然有空。」 後來我又查看了月曆,原來下星期四是情人節。我更加壓抑不住內心的興奮,開始胡思亂想。居然被電視上那些胡言亂語的風水先生說對了,我這個生肖今年果然桃花旺,年都還沒過就有預兆了。和豆腐認識兩年多,她總算發現我的魅力了。我想這次我要破戒了,不能再謹守去年的宣言。我要買花,我要和她一起吃情人大餐。我要用盡一切庸俗而浪漫的手法,我要讓她永遠記住今年的情人節……我要把她變成我的情人!其實那天我需要上學,但我決定逃課,為了我一生的幸福。 但是過了很久,豆腐都沒有給我回覆。我依然興奮,只是卻在想自己是不是做錯了甚麼?我想,我一定是做錯了甚麼,比如短訊回得太慢。在女人心裡,一定是覺得不受重視。我一邊反省自己,一邊在給即將到來的星期四安排節目。 我和電車男一樣,有一個智囊團。於是我就找智囊團的一個女團員,問她為甚麼豆腐會不理我。分析的結果是,她也不知道原因。於是我就問她,會不會豆腐發錯了短訊?然後女團員又幫我分析,結論是發錯短訊的可能幾乎為零。那為甚麼豆腐會不理我?還是沒有結論。 夜晚,我終於忍不住給她打了電話,給她拜個年順便問她原因。但是她連電話也不接。 直到近十二點,她才告訴我,下星期四去看電影,而且是約幾個朋友一起去。我不掩飾之前自己的興奮和烏龍,我說:我還以為只是我們兩個。那天是情人節,難道你不知道? 然後她恍然大悟,留下一句:那另約時間吧。 本文本可以到這裡就結束了。我的落寞不用描寫,各位應該已能感受到,尤其是那最後那一句,豆腐留下的那一句。我想再多說一點的就是,歡迎各位加入我的智囊團,挑戰你的極限。城大的同學很久以前跟我說,幫我約酷酷的阿皓學姊,酬金一千。在這裡我跟大家說,講錢傷感情。加入我的智囊團,是本世紀最具挑戰性的工作。你們將有一個響噹噹的名字:粉雄救兵! 而我,又回到那一句:親愛的,那不是愛情。那只是一個誤會。誰說愛情都源於誤會,老子他媽跟誰急。 [tag]情人節[/tag] Technorati : 情人節

路過情人節 1

路過情人節

我鄭重決定,以後不管有沒有情人,不管有多麼愛我的情人,每年的2月14號都將會和另外364天一樣平常。情人節過得如何本來就和多愛我的情人沒有關系。其實,情人這個詞多不好聽,容易誤解為”情婦”。 以後的任何一個2月14號,我不會買玫瑰花,不會買巧克力,不會以情人節為由給任何人買任何禮物;我不會和情人在外面吃情人節大餐;我不會參與任何與情人節有關的活動;我更加不會買鉆石給情人。如果我有了情人,在第一個情人節到來之前,我會叫她做好準備,別指望我在情人節那天有什麼特別不同的表現。接受不了,那就趁早散了吧,我偏不信情人節比情人還要重要。接受了,慣了就好,就好像別人已經慣了只在情人節愛他的情人一樣。 說到鉆石,不得不提到一件比任何惡搞都要惡搞的事。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居然因為看了《血鉆》而一腔熱血,發出”我要乾淨鉆石“的活動。我實在不明白的是,AI這是惡搞自己,還是惡搞電影《血鉆》。啊,國際特赦組織,你們不會是看了《血鉆》之后才知道鉆石原來是這麼骯臟的吧?你們又可知道Ipod其實也是”血汗工廠”出來的骯臟產品啊?但是你們何曾發出過”我要乾淨Ipod”的活動。幸好傻逼葉大鷹不是國際特赦組織的人,要不然葉大鷹來一個”我要乾淨電影”的活動,中國的”文明形象”又要大打折扣了。 [tags]情人節,血鉆[/tags] Technorati : 情人節, 血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