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性文化

有機會,多做愛 1

有機會,多做愛

這些天考試,所以沒時間對中大學生報情色版事件說說看法,不過也前前後後看了些評論,感覺雙方的箭都射錯了方向。反方拿違反道德來說事,可對方就是沖著挑戰陳腐舊道德來的,你說人家能不違反道德嗎?正方眼見對方來勢洶洶,馬上就亮出了言論自由這張王牌,可言論自由並不是萬能的擋箭牌,至少在這件事情上以言論自由作為辯護理由,我認為是一種退縮。 眾所周知,道德在現代社會是一種怪東西。人類以前沒現在那麼壞,所以有道德作為約束就夠了,後來人越來越壞,難以自制,就有了法律。一有了法律,道德的位置就顯得尷尬了,成了二奶,所以就有了衛道士。可道德也會變,常常在人們以為社會道德已經敗壞到無以復加之時,社會道德卻又正在悄悄地轉好。這是從整個人類歷史來看的。中國歷史上都是道德森嚴禁錮欲望的嗎?肯定不是,中國史上實在不乏荒淫時代。但荒淫時代總會過去,因為道德本身已有平衡的功能,社會風氣一旦敗壞到了某種程度,人們自然會發現再如此下去可能後果不堪設想了。於是,衛道士就顯得有點多餘,但是有些衛道士會以為時代的扭轉是自己一言半語起了作用。當然,歷史上的衛道士所做的可不僅是一言半語,還會用浸豬籠之類的「行之有效」的辦法。衛道士們向來都很有一套,但是他們所做的并不是在維護道德,而是在歪曲道德。結果連孔子也會被他們氣死。 我相信成年人都有判斷力,足以分辨甚麼可做甚麼不可做,就算做錯了選擇,也不用別人擔心他們是否足以承擔後果。所以我不相信有一小撮人鼓吹亂倫、獸交,然後大家就真的會跟著這樣去做。人怎會傻逼到這地步呢?這不是道德問題,卻顯然是智慧問題。其實有關亂倫、獸交的內容現在并不難接觸到,只是會去討論的人不多而已。奇怪的是,有人會以為不去討論,那些事情就永不會在社會上發生。 以前同性戀的話題也被視為道德禁忌,也沒人敢碰。可現在同性戀話題早已不是禁忌--連天主教教宗也會對此公開發表意見,儘管是反對的意見。我的意思不是說亂倫和獸交一定要成為人類的一種發展方向,但這些問題至少不是不可討論的。問題只在於值不值得討論,以及參與討論的是誰,或者還有其他。比如「why we blog」是可以討論的,但事到如今卻已變成不值得討論,因為不再有新的火花迸發出來。至於「參與討論的是誰」,說的是參與討論的人是否足夠成熟去處理這些問題。所謂的「成熟」,是至少做得到不會因為別人說人獸交是好的就和自己的寵物搞起來。 西方的性學家有這樣的觀點,合法的性交就是成年人之間在不違反雙方意愿的情況下進行的性行為。在道德的范圍內,丈夫在妻子不同意的情況下與之強行發生關係,不會有甚麼問題,因為夫妻交合是道德允許的;但在法律上說卻是不合法的。所以和你性交的對象是甚麼身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對方的年齡和意愿。幾天前在香港過關時被抓的「變態」美國父親,他犯的罪不在於性愛對象是他女兒,而在於他女兒未成年且未經她同意。如果一個女兒自愿和她的父親敦倫,她只是對不起她的母親,而不會對不起這個社會。盡管對亂倫我並不主張,但我也不認為自己有權去干涉別人的性愛自由。 對待人獸交也可持同樣的態度。然而獸的想法我們是無法獲知的(大概會有某些愛動物人士不認同此點,他們認為他們可與動物心靈相通),因此到頭來獸交只能是非法的。聽說外國就真有「變態者」因為獸交而判了刑,但要注意那并不是因為他變態。道德上怎麼看?道德沒有提供意見,道德認為談及這種事已對道德本身構成了威脅。 去年,換偶曾一度成為大陸的熱門話題。大陸開始有人進行換偶,並成為一種小眾興趣,並不是因為有人討論。事實是,在這些事情披露出來後才有了討論。討論中有人擔驚受怕,怕中國的人倫道德高墻從此彤塌。可是從西方的經驗來看,他們的道德並沒有因此彤塌,難道中國的道德高強會比較脆弱不成?同樣,我其實并不支持換偶,但這事討論一下無妨。而且我所謂的「不支持換偶」只是說我自己不會參加換偶,因為我始終認為自己的老婆是最好的。但人家要換而且肯換,那是人家的事,我管不著也沒興趣管--我不知道為甚麼有人會有這種興趣。我也絕不會因為人家換偶看上去很好玩兒,也學著換。 很多人說過,許多香港人的政治態度比大陸的更保守。看來,在性上面也是。 我是在支持中大學生報嗎?也不是。在我看來,中大學生報有錯,他們不應該用會員的錢幹會員不喜歡的事。如果我是中大的學生,而我又不喜歡他們編的報紙,也會站出來反對,可能也會罵得很厲害。 曾在中大學生報的網頁上面看過一篇情色小說。我不知道那篇小說是否有我沒看到的內容,但僅就我所看到的而言,根本算不上甚麼情色小說,和《金瓶梅》之類相差太遠了。連寫作水平都是。如果那篇小說就代表了中大學生的文學水平,這確實令人失望。但顯而易見,這絕非道德問題。你可以從文學上否定其價值,卻必然在道德上顯得乏力。 那篇小說後面有一個留言,質疑作者是否看不起妓女。小說是寫一個男人去嫖妓,嫖完之後嫌自己骯臟。可何以見得作者是看不起妓女?王小波在《萬壽寺》里寫了兩個妓女,把老妓女寫得極壞,那王小波是不是在污蔑妓女呢?我只能說,小說不是這樣看的。據說,蔡瀾曾在嶺南大學的一次演講上說,年輕人有機會應該多做愛。一個腦子發育未全的人大概就會以為蔡瀾在鼓吹年輕人濫交。我覺得,香港人要是能接受「有機會,多做愛」,就已經夠開放了,不至於要開放到全社會都抱著狗嘿咻。 事實上,中大學生報情色版我是沒有看過。不知道眾多評論者中看過的有幾人? 更多觀點請看:這里 ps.色情狂通常是那些平時話很少隱藏極深的人。因為色情狂不會輕易暴露自己。真沒見過像中大學生報這樣張揚的「色情狂」。 [tags]性文化,道德,中大學生報[/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