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徵文

有誰和我去倫敦 0

有誰和我去倫敦

倫敦不是敦倫,也不是真的倫敦,而是倫敦大酒樓。 星期一收到通知,我寫的關於孫中山的那篇文章獲得了學生組優異獎(應該是一個安慰獎),星期日下午要去倫敦大酒樓領獎。我本無意寫那篇文章,因爲我覺得要寫孫中山,基本上已經沒有什麽新的東西值得再寫。所謂國父,其實非常尷尬,臺灣人稱其為敵國之國父,或者戲稱台幣為國父;大陸雖仍以國父作爲宣揚,但事實是大陸官方更多的是視毛澤東為國父,因爲他們說孫中山的是舊民主革命,毛澤東的是新民主革命,足見其褒貶。 可以說那篇文章是被逼的,但這樣說也未免太過分了點,更準確的説法應該是:老師把任務吩咐下來,我又不好意思拒絕,結果只好寫出來交差,沒想過要獲獎。許多無能貪婪之輩雖口中言”重在參與”,卻無獎不歡;我這才叫做真正的重在參與。但由於稿件的格式、字體問題,負責老師多次叫我改,不勝其煩,最後一次我已不願再改。 星期日的頒獎典禮可擕同兩位家長(爲什麽不是家人呢)出席,願意冒充本人之家長的朋友,歡迎在星期日之前致電聯絡。多謝國父孫文,我們可以混一餐晚飯。 [tags]國父,徵文[/tags] Technorati : 國父, 孫文, 徵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