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幽默感

1

毛主席如何看惡搞

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說過: 我們是否廢除諷刺?不是的,諷刺是永遠需要的。但是有幾種諷刺:有對付敵人的,有對付同盟者的,有對付自己隊伍的,態度各有不同。我們並不一般地反對諷刺,但是必須廢除諷刺的亂用。 「惡搞」就是諷刺的一種形式,所以以上看法也即是毛澤東對惡搞的看法。不過按照毛澤東提出的文藝觀,惡搞的對象只能是反動派,不能是自己的同志。像雪鐵龍的廣告就十分反革命。但毛澤東人已歸西,無法反對,反倒是觸動了一群憤青的敏感神經。無論憤青視毛為神還是民族的象徵,毛都是老虎屁股摸不得。 那拿破崙大帝又如何?法國人自己搞自己人總沒問題了吧。法國人馬上就向中國憤青示範何謂幽默感。 事實上,若說尊重,中國人實在沒少惡搞別國的領導人。這就好像自己抓著別人的小雞雞在爽,卻不讓別人也抓你的小雞雞一塊爽,這太自私了。真正的幽默感,不僅是自己能夠惡搞別人,而且還能接受別人惡搞自己。 [tags]毛主席,惡搞,幽默感,憤青[/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