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左小祖咒

1

蛤蟆唱功不錯

眾所周知,偉大的無產階級演唱家江澤民同志,經常和國母級演唱家宋祖英同志切磋歌藝,兩人唱功都非常了得,據說唱著唱著就唱到床上去了。老江不僅能唱,還能即興創作,即場演唱。

搖滾包裝出來的山歌 3

搖滾包裝出來的山歌

要說左小祖咒是獨一無二的,至少先得把崔健給人間蒸發了,我剛聽左小祖咒就感覺這兩人的歌有點像,當然,嗓音除外。左小祖咒的歌,旋律還是很不錯的,但是他一開口唱,你就非崩潰不可。如果一個中年男人喝了酒後吼歌能嚇死一頭牛,那左小至少能嚇死兩頭(其實我想寫一頭牛加一隻狗的,嘻嘻知道此話奧妙所在)。 既然如此,我們便來看看他的歌詞。擁有如此得天獨厚的嗓音的他仍能深受文藝青年的愛戴,原因應該主要歸於他的歌詞寫得很好玩。比如在<你知道東方在哪一邊>這張專輯裡。 大話噴子: 紅軍渡赤水 是我搭的橋 主席在陝西 吃的麥當勞 金牌鼻祖: 特大暴雨接踵而至 國務院急令加強汛期安全 我在積水中撈起十塊金牌 我在積水中撈起十塊金牌 偶像: 無盡的天空 無盡的天空 沒有人聽見天使 在說了什麼 禿頂同志: 我怎麼找都找不著你的頭髮 無聊的歲月能做啥事兒? 整日找你的頭髮 整日找你的頭髮 方法論(這個就不摘了,整一個是江澤民作詞) 野合百事興(非常感人的情歌): 高坡砍柴要留樁 平地起房要留窗 請個木匠好好裝 留個花窗來望郎 清早起來把門開 一陣狂風撩起來 頭上青絲風裏亂 八幅羅裙兩揭開 姐脫衣衫白如雪 郎脫衣衫白似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