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學歷歧視

誰在學歷歧視 0

誰在學歷歧視

任何一份工作,無論是CEO還是清潔工,有一個相應的學歷要求都不為過。別說廣播處長,就算普普通通的清潔工要求有大學學歷,也很正常,不算學歷歧視。 但是為甚麼清潔工通常不會要求具有大學學歷?不是因為清潔工低賤,而是因為一個人完全不需要有大學學歷也能做好清潔工。沒了學歷上的要求,那麼,是不是每個立志做清潔工的人都能成為清潔工?也不是,做清潔工也同樣有一些職業要求,不過它所要求具備的條件是從學歷上無法看到的。一個工商管理博士,也有可能是最差勁的清潔工。 一個人能拿到高學歷,是通過種種考驗得來的,當然有它的意義。但一份學歷卻不能簡單地視為開啟所有求職大門的鑰匙,而應該視為一個人在某方面的能力到了哪個級別的證明。我們在討論廣播處長需不需要大學學歷時,忽略了一個問題,就是廣播處長需要甚麼方面的學歷?如果要求廣播處長需要有大學學歷,僅僅是因為怕學歷低的處長被學歷高的下屬欺負,那學歷就完全沒有必要了。一個研究詩詞歌賦的博士或者一個研究量子學的博士,走去應聘廣播處長,你們覺得他們能當選的可能性有多大?另外我們必須承認,學歷只是證明一個人具有某項才能的其中一個方法,它可能是最簡便的,卻不能取代所有其他的方法。比如魯迅原是學醫的,那他能教文學嗎?我不知道魯迅有沒有文學學士之類的學歷,但他所發表的文章足以證明他在文學上可以成為別人的老師。 大學有個學分轉換的制度,就是如果對於某個課程,你已在別處讀過類似的課程,你可以把它轉換為學分,而那個課程則不必再修讀。經驗和學歷之間難道就完全無法轉化嗎? 而政府在招聘廣播處長事件中,犯的一個重大錯誤就是講不明白廣播處長必須具備何種條件,第一批應聘者中為何無人合用。假設我們的政府是可信的,而且它能夠充分解釋第一批應聘者無一可用的原因,而我們也接受了其解釋,那麼在這種維持原有要求會導致處長難產的情況下,我們能否容許政府在第二次招聘適當降低學歷要求?是不是慣例怎樣規矩怎樣就完全沒有調整的可能?有人說,香港高學歷精英眾多,難道就真的覓不到一個符合要求的人選?但是,香港高學歷的精英多卻不代表他們有擔任廣播處長的能力或興趣。世界上有很多有能力做大學校長的人才,但城大校長就曾難產。後來當選為城大校長的郭位是完全符合要求的人嗎?並不是,因為郭位對香港了解不足,就這樣一項不足也可以放得很大很大,無限大。 條件放寬了,會不會導致很無能的人當選?這問題我看得比較樂觀。一個有桃色新聞的廣播處長都做不下去,難道一個無能的就能做得了長久?雖然香港有不少令人失望之處,但香港的社會監察還是挺強大的。 回到誰在學歷歧視的問題。我從沒有說過,設定職位的學歷要求是一種歧視。學歷歧視的只有張文光。 張文光可以批評政府的做法,甚至可以將炮口直接瞄準周融的菊花,但張文光的言論卻延伸到沒有大學學歷的廣播處長會不會侮辱和矮化港台的問題。親愛的各位,這種言論難道不是歧視嗎?如果張文光是不懂表達而說錯了話,那為甚麼他始終意識不到他的錯?是因為他腦袋不好還是因為他說錯話也仍有很多人支持?如果他是腦袋不好,那讓這樣一個笨蛋當我們的議員,算不算是對香港的侮辱? 這件事表面上是學歷之爭,實質上並非如此。政府這次的做法受到廣泛的批評,背後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這個政府的認受性低。廣播處長這個職位太敏感,政府無論怎麼做,只要是它選出來的人選,都會被人質疑,只是政府這次愚蠢到給人抓住實實在在的把柄。如果這個政府的首領是由普選產生的,那他領導的政府在任命一位廣播處長時會否像現在這樣進退失據?西方民選政府全都是任人唯「親」的,誰會用自己不信任的人或對方陣營的人?只有在香港這種畸形的政治環境下,任人才要唯公的。在畸形的政治環境下,還有一個畸形的廣播處長和港台,那就更要命了。 [tags]學歷歧視,學歷,廣播處長,張文光[/tags] Technorati : 學歷, 學歷歧視, 廣播處長, 張文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