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娘娘腔

娘娘槍 1

娘娘槍

以前看英文書,得知beautiful是不能用來形容man的。beautiful一旦用來形容man,整個詞的意思其實是說這個男人娘娘腔。根據地域來分,南腔北調通常北調比較剽悍,而南腔則比較娘娘腔。如果說南腔是槍,這槍應該是玩具槍,那麼北調就應該是炮。人家北方人喝酒吃肉都是大口大口的。 上面的說法多少有些偏差,而且可以說是毫無科學根據的。中國的最南方住的是南蠻,應該和北方人差不多都是化外之人,怎麼會是娘娘腔呢?所以南也有南的程度,無止境南下去,南和北就沒有了分別。中國的「南」通常指的是江南。說到娘娘腔就一定要提到上海男人。普遍的看法是,上海男人是很beautiful的。 以前寫過一位上海知青老徐,我說我對上海男人的看法就是從他構建起來的。但這應該是錯的,正如我不能從老董構建起對香港男人的看法,也不能從葉劉淑儀構建起對香港女性的看法。應該是我先有了對上海男人的看法,然後才構建了老徐的娘娘腔形象。所以,上海男人娘娘腔的形象如封建思想一般,已在中國人腦子里根深蒂固。 北方人大口大口地喝酒吃肉,上海男人呢?據說以前上海男人是經常被老婆罰跪洗衣板的,如果他們是大口大口地吃洗衣板就會顯得比北方人還要剽悍,但事實并非如此。現在都用洗衣機了,應該也不用跪了吧。不然,姚明、劉翔好不容易幫上海男人建立起男子漢形象,又要被人們解釋成跪洗衣板鍛煉出來的結果。港女北上找男人的主要對象應該鎖定在上海男人才對,說不定只有上海男人才能遷就港女的性格。所以這個「北」也并非一路向北,到了江南就可以下車了。 這種看法可能委屈了上海男人。我一直懷疑上海男人的娘娘腔其實只是一小撮上海男性文人的特點。然後這個特點從上海文壇被放大至整個上海。人家稱呼市委書記直接叫「良玉」的,能不娘嗎?香港人會「建華」、「蔭權」那樣叫嗎?姚明和劉翔加起來跑跑跳跳還不如一場秋雨的影響大呢。文武之別。 中國的南方住著南蠻,應該不娘娘腔了吧。這種說法也不對。說到娘娘腔,除了上海話,還有港臺腔也是不容忽視的。港臺應是大中華最盛產奶油小生的兩個地方。各位現在能想到的奶油小生,八九成都是來自香港或者臺灣這兩塊南蠻之地的。若只說語言,臺灣又比香港嚴重。事實上所謂港臺腔主要是指臺灣腔。 臺灣人說話喜歡在句尾加語氣詞,女孩子這樣說話尚且可以說成是可愛,但男人呢?聽臺灣女孩子說話,用憲哥的話來形容就是「全身都軟了,只有一個地方是硬的」。但是聽臺灣男人說話,則剛好相反。這里說的臺灣男人正如前面說的上海男人一樣,只是一個概稱,但主要包括臺灣的政客。不知大家有沒有看過馬英九喝醉酒的樣子。很標準的娘娘腔。當然不止馬英九一個,他只是略為不幸因不勝酒力而露出了尾巴,但是其他人也不過是仍能夾著尾巴而已。別看阿扁說話好像總是熱血沸騰的樣子,其實他也是一個娘娘腔。一個自稱阿扁的人和叫別人良玉的人在娘娘腔的表現上,應該不分上下,都可以打個滿分。馬英九的硬不起來多少也成就了阿扁。馬英九是真不硬,阿扁是假硬。在有些人看來,假硬是好過真不硬的。幸好馬英九不會自稱阿九,仍可挽救。 大家應該注意到「娘娘腔」一詞所包含的并不只是言語。從行為方式上看,臺灣的政客依然是娘娘腔。你看看他們怎麼打架就知道了。扯衣服之類的打法都是屬於娘娘腔的作為。李敖之射尚好,但那些娘娘腔的政客就立即不滿了。在他們看來,李敖也應該像個潑婦一樣扯衣服才對。 由於港臺腔的影響,很多上海之外的大陸人其實也已經很娘娘腔了。我最深有體會的就是,網上很多人是喜歡把「我」寫成「偶」的。這是典型的港臺腔,也是典型的娘娘腔。人家一來偶,我馬上就想嘔。太beautiful了啦!(請注意,「了啦」也是港臺腔,需要專人指導,不要隨便模仿) 為了平衡南方人的心理,我要說的是,北方人也娘娘腔啊。你不妨看看王朔的蓮花指。 溫馨提示:也許你是上海人,也許你是臺灣人,但本文寫的未必是你。如果你自認了,說服力一定比本文高。 [tag]娘娘腔[/tag] Technorati : 娘娘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