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好戲量

足球場只可踢球? 1

足球場只可踢球?

我沒有想過要把好戲量從旺角趕走,但我想,好戲量作為一個面向大眾的表演團體,面對大量的不滿聲音時,應該有一定的反思。但我看完蘋果日報的報導,沒看到反思,只看到反駁。 「 道 理 就 同 足 球 場 只 可 踢 波 一 樣 , 難 道 行 人 專 用 區 就 不 容 許 有 其 他 活 動 發 生...

香港沒有廣場 1

香港沒有廣場

香港很小,是個密不透風的城市(對不起,我不是天文台職員,打風我不負責)。有大陸的朋友來香港,讚的不是這個城市多乾淨,而是這裡的巴士司機多有本事,能在這麼狹窄的道路上開得這麼好。 像所有國際大都市一樣,香港也有廣場,但少之又少,叫「廣場」的倒是多不勝數,但它們通常都是商場。比如香港有個荷李活,打著廣場的旗號,其實也就是個商場;又比如,銅鑼灣的時代廣場也還是一個購物商場,外面有個裸露部分其實只是它的一小部分,是個非常小的地方,和外國那些可以放鴿子而且放屁不會讓全場人聞到的廣場沒法比,就算是我鄉下的那個文化廣場都要比它大好幾倍。一到平安夜除夕夜,時代廣場露天部分就擠得水洩不通,但是就這麼一個小地方,時代廣場還要把它霸佔了來作私人地方,只准行走,其他幹活的一律不行。事實上,整個香港露天的地方就不多,不知道是不是香港人特別怕日曬雨淋的緣故,阿拉伯女性用布料把自己包得嚴嚴實實,香港人則用石屎也把自己包得嚴嚴實實。但就這種環境而言,很不幸,香港並不適宜像好戲量這種街頭表演團體生存。 在香港,先是車和人搶道,難得開闢了個行人專區,卻變成了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一個地方;如今,劇團也來搶了。其實,我覺得好戲量更應該到彌敦道去表演,更搶眼更震撼?和行人搶地方,我覺得並不算是對公共空間最好的詮釋。別說外國怎麼樣,外國的道路寬敞多了。人家外國人還能搬張床到街上做愛呢。 方潤老師說旺角行人區很長,說得沒錯。道路不像小雞雞一樣有種族之分,它們大多數都是很長的,香港也不例外,可仍然很不幸的是,香港的道路特別窄。長卻不能補窄。所以,好戲量的擋路我也領教過,只是我還沒對它反感到要開個facebook group來打倒。我只能慶幸旺角雖然很擠,但至少很安全,不用像在深圳東門那樣時刻提醒小偷。老實說,好戲量的表演規模也實在不算太大,再縮減估計只能一個人在那裡獨拉二胡了,所以要怪還是怪香港太小。當然,另一方面好戲量為了讓更多人看到他們的表演,他們肯定是選最繁忙的時間出來的。但是現在網絡廣告都不以千人展示計費了,好戲量是不是也該改改策略?能看到的人更多並表示你們的表演將會更受歡迎,相反,可能會更多人反感。至少我在旺角遇過好幾次好戲量的表演,就不曾為它駐足。其實就算我想駐足也不易,別人擋著我看,我當著別人走路。 如果旺角能夠重新規劃重建,行人區能變得寬闊一點,甚至建一個真正的廣場,那會是最好的解決辦法。當然,這只是我一個人的癡心妄想。香港政府還沒有可愛到會在寸土千金的地方建一個大型露天廣場。 順便一說,我雖然沒看過好戲量的現場表演,但網上看過他們為某個電腦產品做的商業表演,實在不怎麼樣,創意更無從說起。說到類似的開記者會方法,好戲量該好好向憲哥和康康學習。 [tags]廣場,旺角,好戲量[/tags] Technorati : 好戲量, 廣場, 旺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