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城邦自治

11

他們早就沒在討論愛國了

我當然也不喜歡「愛國愛民」這樣肉麻的口號,於我而言,愛並不適宜宣之於口,更適合放在心裡,或表現在行動上,畢竟這也不是甚麼國破家亡的危急時刻,沒有大聲呼籲的需要。對於那些宣稱要為一句口號而杯葛六四悼念的人,如果你還在跟他們辯論愛國,那你可能未判斷到他們的態度。

4

那面旗,原來中共看得到

陳佐洱,作為一個曾經擔任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的中共高官,在一個月內兩次公開談到港英旗,實屬罕見。

14

是政治預言家,還是政治神棍

古時有三名書生赴京趕考,途中遇一「神算子」,便向其請教此次赴考之前景。「神算子」一言不發,只豎起一指。

6

穿著性感的女士請注意

鄭重提醒穿著性感的女士,無論閣下是本港居民還是來港旅遊人士,閣下的性感穿著極有可能違反了「香港入境條例」第68條:凡穿著性感的女性,皆不得入境;在香港境內穿著性感的女性,一經發現,入境處亦有權將之立即遞解出境。

7

城邦派的生理需求

城邦派罵人「賣港賊」,就好像大陸人拉屎一樣,是無法自控的生理需求,隔一段時間需求來了就要當眾解決。

10

「護法」是不是頂帽子?

我們罵梁振英,有時並不直呼其名,而稱其為「狼」,這算不算扣帽子?如果梁振英對所有的批評只回應說「我不是狼」(他甚至可以基於「我不是狼」的理由,完全不當是在說自己,連「我不是狼」也不用說),其他皆迴避之,這又合不合理?

有人說我用「護法」來稱呼無代堂堂主,是扣他老人家帽子,那我就來說說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