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城大

遺忘 12

遺忘

上午上完語文通論導修課,把傘忘在了課室里。從課室出來一段時間後才想起,回去拿。還好,傘還在。 傘不是什麼珍貴物品,遺失了也沒所謂,但那可能是一個預兆。一個昂貴的預兆。 放學後到又一城的屈臣氏買東西,付款時發現錢包不見了。我才突然想起下午兩點半前我坐在城大校園的沙發上,把錢包放在了上面,忘記放回口袋。雖然我知道這時候回去已經來不及,但還是加快了腳步回去。在遺失錢包的附近遇到一個保安,馬上問他有沒有人撿到一個錢包。他說有,要到保安處去領回。 錢包找回來了,除了損失幾百元之外,其他好像都還在。大家都說,卡沒有被拿走已是幸運。但我覺得最幸運的是有一張照片沒有被拿走。那張照片很珍貴,因為上面有豆腐在2006年離開圓玄時留給我的話。豆腐不曾也不會愛上我,所以上面也不會是什麼情意綿綿的話,只是那些話讓我感到親切。我想,就算很多年以後,我和豆腐可能斷了聯系,甚至遺忘了彼此,但當我從錢包里看到那張照片,我又會想起很多年前的她,然後想到她已是昔日豆腐花,我可能像韓國男人那樣,淚流滿面。 和我一同回城大找錢包的是大衛同學。在路上我還在開玩笑,我說會不會因為這次錢包遺失而認識一位美女呢?後來我知道這是沒可能的,因為美女不會把錢包里的錢拿走。我承認,在找到錢包之前我曾愚蠢地對大學生的素質抱有期望。 關於拾金不昧的故事,已經成為童話。那個我永遠不會知道的人,他看到我那破爛的錢包,居然沒有想到它的主人是一個窮人。他沒有經過任何的良心掙扎,拿走了里面的一張500元和若干張100元。那差不多等於我母親的四分之一月薪。我確實很心痛,很自責,是我的粗心造成了這次的損失。學生資助還不知道能否批下來呢,自己卻先丟了近千元。 根據我對自己的了解,我會出現如此嚴重的健忘,通常都是因為我處於很大的壓力之下。但是這兩年來我學會了很自然地把壓力隱藏,以致連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在保安的本子上簽了名,還留了電話,表示已領回失物。大衛同學有留意到歸還者是一位姓劉的同學,還有學生證號碼。如果他不是拿走錢的那位,那我真想請他喝酒,因為至少他減少了我的損失,我要向他的高尚品格敬一杯;如果錢是他拿走的,那很好,那幾百塊錢就代表了他的良心,盡管他一輩子也不會因此覺得良心有損。 可是在另一邊, 那個人會不會和他的朋友譏笑著一個叫陳奉京的人送錢給他用。 我想好了一個計劃,如果以後我有錢了,我一定要做一個實驗,在香港每一所大學進行。我會在各所大學顯眼的地方故意遺下錢包,錢包里有學生證和金錢,看看有多少未來的精英能做到完璧歸趙。如果現在有誰已經很有錢,並且不覺得這個計劃無聊的,儘管拿去用。 [tags]城大[/tags] Technorati : 城大

比迅雷還要強大 3

比迅雷還要強大

我真是受不了城大的網上系統。 首先是e-portal首頁的view student schedule,在IE 7上點開會先彈出一個空白頁面再彈出Student Schedule,然而在firefox上又不會。這種彈出窗口被我的maxthon誤以為是黃色網站的垃圾彈出窗口而封殺掉了。莫非架設這個e-portal的程序員也是一位瘋狂的firefox愛好者?給大家看看這個與眾不同的鏈接: https://eportal.cityu.edu.hk/webapps/ESU-bansso1-bb_bb60/toBanSSO1.jsp?url_code=STUDENT_SCHEDULE&toolbar=yes 懂編碼的朋友好好研究一下。反正我是不懂。 另外城大的course registration也相當不好用。需要在很多個頁面之間跳轉,然後跳轉到某個頁面時,你可能又找不著回去的路了,因為根本沒有回去的路。所以難怪要有學長來教新生怎麼使用。 那麼教授們該怎麼辦呢?我一直以為教授最不會使用這種跳來跳去的東西,他們一定會被城大這個強大的網上系統折磨得很頭疼,最終連發email可能發出去的都是亂碼。我不排除這是我對教授的偏見。不過我對城大則毫無偏見。 其實關於course registration還不止是網上系統的問題。據說year 1的上學期是不能網上add/drop科的,必須填表遞交給老師簽名,而且通過的可能性很低。前半部分證明是事實,我的確不能在網上進行add/drop,後半部分我還不清楚。這對於我來說相當麻煩。我不想讀Computer Skills in Chinese,因為據它的簡述基本上就是學中文office,學打字。老實說,這些我都不想學,我覺得這些東西如果真對自己有用,自學就可以了,反正我是不太想把時間浪費在這些東西上面。最重要的是,這一科的上課時間很不好。星期一一整個上午就是上這一課,從9點30分開始到12點20分。然後我就要等到下午三點半才要上另一課。傳說中的天地堂這麼快就讓我遭遇上了。如果真的不能改科或者改時間,那麼看樣子我只能以圖書館為家,孤獨地度過這最壞的時光。 要命的是,我所遭遇的天地堂還不止星期一。星期二也差不多,上午只需上不到一個小時的Lang Communication & Society,又要從13:20等到15:30才有課。中間吃飯算一個小時,還剩下一個多小時不知如何消磨。我承認那段時間最適合午睡,但是總得有個能睡的地方。到了星期三,我又需要從10:20消磨時間到12:30。星期四還行,只需下午上課,課還是連在一起的。但是星期四和星期五放在一起看就很不妥了。星期五只是上午的English for Academic Studies,為什麼不把這課安排在星期四呢?我好每個星期省下12元幾的交通費。 我不怪安排時間的人,學校這麼大安排什麼都不容易,也不可能適合每一個人。但是最起碼你給我一點自由,好嗎?別安排那麼多需要等一小時以上的課給我好不好?我不想每天都鉆圖書館,我要是喜歡鉆圖書館,我還會上大學嗎。我就自立門戶了。 我只能祈禱早日有個伴。另外我還想知道神童遇到這類問題會怎樣解決,作為參考。 [tag]城大[/tag] Technorati : 城大

城大不誠 15

城大不誠

嘿嘿,你看到這個題目,有沒有不爽? 今天,我終於進了城大,不過是城大專上學院,高度差了一截。今日乃是注冊截止日,我這時才去注冊并不是要等JUPAS的結果。一個月前我已經知道,我的結果就是沒有結果。所以7月30號至31號,很多人都在緊張等待結果時,我卻輕松無比,簡直有點「仙風道骨」、「八風不動」的意思–當然,我不否定,假如有奇跡發生,中大放一個「屁」過來,我就可能「一屁過江」。其他尚有機會進大學的朋友,我并不為他們擔心,因為我相信他們。不過後來知道他們的結果也不太理想。 我們學校的文科班在今年的高考,雖然一些科目有所突破,但最終的結果卻只有一位同學進了八大,是浸大的傳理系。傳理系曾是我的理想,不過我知道我的英文根本達不到它的要求,所以連jupas也沒有報。我知道那位同學進了傳理系後,就跟她說,以後我能否在傳媒界混就靠你了。 之所以有這樣的結果,據說是龍年效應,競爭比較激烈。按照這個說法,我的死是否可以解釋為因為我是一條假龍?是真龍還是假龍,放到「超級疲勞轟炸式巫術測驗」溜兩溜就知道。 那天我故意說查一下我的第一志愿中大收了我沒有。然後我又故作不開心,就這樣騙了兩位女同學給我按摩。其中一位還是未來浸大傳理系的高材生。太好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不過我還需要繼續努力,爭取「騙」個老婆回家。有人自愿嗎?請舉個手。 今天到城大注冊的人很多,應該都是副學士吧。如果我搞錯了,你別怪我,我對JUPAS的程序一直不太清楚,反正我就是糊里糊涂混到了今天,今天這個低分又低能的地步。我不知道那些人中有多少個是像我那樣因為懶才等到今天來注冊的,或者是像我那樣因為窮。 注冊完,出口處圍著一群人,是「招兵買馬」準備「非法集會」的。我被一位前輩領到另一位叫做dollar的女前輩面前,了解關於迎新營的事情。這迎新營原來還有好幾種套餐選擇,除了一個o’night套餐,其他都是伍佰元以上的。我老老實實告訴她,我沒錢,只能選o’night。這o’night只要140元,也就是說如果那天我忘了去,損失也不是很大。 有一件事我很奇怪。我剛來城大報名面試那天,有一個應用中文的前輩也給了一張宣傳紙,說他們將在8月29日搞一個迎新營,有興趣就給他們打電話。後來那張紙在我家里不見了。我奇怪的是,這迎新營究竟誰搞?難道是有官方和非官方之分? 今天叫我參加迎新營的是另一個部門,城大學生會語言學科幹事會(全稱是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第二十二屆中文、翻譯及語言學學科聯會幹事處)。我想知道,城大和城大專上學院是不是同一個學生會?這個問題很重要,關系到我是否進錯了迎新營。如果真進錯了,那就太搞笑了。到了那天大家都介紹自己是城大中文系的,突然有一個叫陳奉京的傻小子卻介紹自己是應用中文副學士,多麼破壞和諧氣氛啊。還有就是排隊進去注冊時接到一份「學生會新生注冊日」的宣傳紙,那我是不是要去注冊?上面寫的是「城大同學」,嚴格來說我不屬於「城大同學」。我屬於城大邊緣人。 我還問了領路的前輩,應用中文在哪上課。他告訴我是在本部。希望他并非因為當我是「城大同學」而告訴我城大中文系是在本部上課。據說德福的校舍很不怎麼樣。校舍當然不是關鍵所在,我從大陸來,甚麼爛校舍沒見過啊。關鍵是氣氛。 我又問了dollar,學生資助怎麼搞。她說,大約在秋季。哦,她的原話不是這樣的,她只是說開學之後,確切消息要留意城大的電郵。這是關於學生資助的第N個答案。我再從頭牢騷幾句吧。我去學生資助辦事處,職員告訴我自資課程是沒有資助的,只能申請高息貸款。我問催我注冊的城大職員,他說要上學生資助辦事處的網上下載表格。我上去看了,發現只有樣本而沒有表格提供,并且發現網頁上他們也有另一套說法,就是要去院校拿表。 那我唯有等待。 說回迎新營的事。我的確沒有500多元的閑錢去認識新同學。認識新同學是必要的,未來兩年同窗「苦讀」。如果沒有朋友,那就的確是苦讀。但是四天三夜,為甚麼要如此長的時間搞一次迎新營呢?未來我們還有兩年時間互相認識。 dollar前輩的名字太棒了。我跟她開玩笑,你是不是因為太受歡迎所以才叫dollar。誰不愛美金,對不?向dollar示愛也應該很方便。”dear dollar,I love you”。如果她拒絕了,馬上就可以圓場:我愛的是美金,不是你呀。甚麼面子都回來了。 [tags]城大,副學士[/tags] Technorati : 副學士, 城大

城大 0

城大

果然是一樓大學。這個看似是商場的大學,給人一種未來城市的感覺。我以爲未來的人就生活在這樣不見天日的環境當中。只要把城大的燈光都換成太陽能,再在每個走廊鋪上電動傳動帶–當然也是用太陽能的,四周挂滿電視機。或者未來的人根本不生活在地面上,而是在地底下,所以把城大埋到地底下去就是未來地下城了。 創意媒體的教學理念聽起來很不錯,培養具有藝術、科學多重才能的人,像達文西一樣,既是一個藝術家,也是一個科學家。但在一個人身上,藝術才能和科學才能是不可能平衡的,達文西雖然也是一個科學家,但他最爲人熟知的身份是藝術家。至於SCM實踐其理念的效果如何,則不太清楚。我相信的是,理念再好,還要配合人的素質,像達文西這樣的天才是不可多得的。我始終不相信,這樣的天才可以通過一個模式培養出來。 SCM一些學生創作的超現實主義作品,我非常喜歡。但超現實主義在香港是否有立足之地呢?香港太現實了。但無論如何,創意媒體是吸引人的。 [tags]城大,創意媒體,大學[/tags] Technorati : 創意媒體, 城大, 大學 Ice Rocket : 創意媒體, 城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