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城大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0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看城大月報,發現我果然無知。原來在不少候選內閣看來,嗌莊已經成為了城大的一種必須繼承的傳統。與其說是傳統,不如說你們這幫孫子除了吼,再也想不出什麼辦法去推銷自己了。 我更不知道,嗌莊原來是「同學一直對內閣的一種期望」,是「對其會員得一份承諾及堅持」。原來這種「傳統」形成的原因皆在於我們的「期望」,原來我們期望聽到一些類似「毛澤東萬歲」這種空洞無物的口號吼叫,原來我們期望的內閣是一堆噪音製造機。 當我走去飯堂吃飯,當我拖著疲倦的身子離開城大,我毫無期望。我只期望那群圍成一圈的孫子早點喊破喉嚨,再也喊不出來。看他們好像喝過雞血的樣子,恐怕連他們也不知道自己在吼什麼。 城大的選舉投票率低,就是拜這幫孫子所賜! 有個學科聯會的黎姓傻逼評議員,接觸過其他院校的幹事,居然收到這樣的看法:他們都很欣賞城大的嗌莊文化,而且認為對選舉有正面影響。你他媽作為一個評議員,有點自己的看法好不好,要不,你邀請那幾個很欣賞嗌莊文化的傻逼親自到城大來體會幾天。 城大,你真是無愧「街市」這個響亮的名稱,為提高大學生的噪音忍受能力做出了巨大貢獻,你終於做到了全港第一!歡迎全港街市的老闆組團到城大視察研究,提高吼的水平。 [tags]城大,嗌莊[/tags] Technorati : 嗌莊, 城大

城大學生會的態度和能力(續) 0

城大學生會的態度和能力(續)

有人看了上一篇,好像也沒能看出城大學生會態度和能力的問題所在,那我就說說我的看法。 態度的問題在: 1,對民主牆上的質疑和批評不作出回應。 2,有同學批評就叫對方退出學生會。都大學生了還搞得像中學的學生會一樣。(如果那個口口聲聲說「我們如何如何」的人不是學生會的,請學生會站出來嚴厲批評冒充者) 能力的問題在: 1,理工大學學生會做得到的事,為何城大學生會做不到? 2,往屆的學生會沒有發生的事,為何在這一屆就會發生? 相關閱讀:<特首批學生提問搞針對 諮詢中學生 多項政策遭批評>(特首小氣不奇怪,因為他是小圈子選出來的。但你學生會是學生一人一票選出來的) [tags]城大學生會,城大[/tags] Technorati : 城大, 城大學生會

城大學生會的態度和能力 1

城大學生會的態度和能力

今年的城大學生機售賣活動遲了推出,但同型號機的價錢卻比理工大學貴了450元,只是莫名其妙地多了一個火牛和滑鼠(說是免費贈送)。 有人在民主牆質疑學生會之後,一直不見學生會的回應,反而有人在uwants上看到疑是學生會幹事的回應,打印出來貼在了民主牆上。 回應一: 我們只是為會員們爭取優惠, 優惠只是和市面上比較 再者, 我們沒有強迫學生買, 也沒有限制不可退出學生會 有需要的同學自然會經我們去買 各同學不需在此討論, 即使貼上民主牆, 我們的回應也是一樣的. 回應二: 學生會只是為你們爭取福利, 正如出外做生意, 做買賣不一定是每個人都Fight到最低的價錢 同學不必在此表示不滿 事前已說明學生可以退會的, 也沒有強迫學生買電腦 有需要的同學也可到CSC借用電腦 之前有同學說”學校冇迫大學生讀書, 也沒有說不可退學”, 對! 你自己是有自由的!! 回應二的內容在forum上已被作者清除了。這傢伙後來又辯稱自己不代表學生會。 危機處理的水平之低和三鹿有得一比,我沒什麼好說的。唯一值得慶幸的是,用了貴買的電腦不會生腎結石。我覺得學生會的幹事們應該上一上我們李蘊娜老師的商業中文課。 Fujitsu這個品牌的學生機對不同學校的不同待遇,大家也看到了。 [tags]城大學生會,城大[/tags] Technorati : 城大, 城大學生會

高人之二 3

高人之二

聽說有位同學很幸運,在進來應用中文之前給她面試的就是膠人。 面試的最後,膠人出其不意地問了她一個問題:你知道我是誰嗎?此話聽來雖然像黑社會用語,但可以想像得到,當時膠人語調多麼和善可親,面帶猥瑣而可愛的笑容,和黑社會的恐嚇性語氣是迥然不同的。 她很誠實地告訴膠人,她並不認識他。 膠人對這個答案深感失望,他說:你怎麼可能不認識我,我是誰誰……他開始自我介紹起來。各位要相信,膠人是個謙虛的人,他的自我介紹絕無顯擺的意思,反而他將自己的面試官身分和對方的應試者身分調換過來,顯示出他願意與對方平等相待的氣度和風範。 最後,那位同學做出了正確的回應:這是老師您低調而已。 我對同學冷靜的反應非常佩服,換了是我,知道眼前的面試老師是享譽國內外震驚全球的膠人,一定壓抑不住內心的興奮,衝上去給他一個擁抱,並索取他親自簽名的膠神一個。然而不幸的是,去年我去城大面試見到的卻不是他。但上天還是給了我接近他的機會,之後的一年,他成為了我的老師,而他在放屁學上的造詣讓我大開眼界,讓我的屁眼也蠢蠢欲動。 老天保佑,這次的題目總算沒再寫錯了。 [tags]城大[/tags] Technorati : 城大

2

為田家炳朗誦

接到普通話科全老師的任務,要在城大田家炳教育基金啟動儀式上做朗誦表演。 田家炳先生是梅州大埔人,我是梅州興寧人,都是客家人。在興寧,也有田家炳捐錢興辦的學校,但辦得不是很好。比如興寧田家炳中學,人稱「情場」,就是說該校的學生談戀愛的情況比較普遍,讀書成績卻不太理想–當然,這與田家炳是沒有關係的。說句公道話,我當年就讀的所謂「書場」,書呆子雖然很多,但談戀愛的不見得比所謂「情場」少。「書場」的校園環境比「情場」要好,也理應更能滋生愛情。 在香港,只要有人捐錢助學,學校便可以向政府也申請一筆配對資金。為成立這個教育基金,田家炳捐了三百萬,而城大則向政府申請到相應的三百萬資金。這是田家炳本人在儀式上說的,但是明報的報導卻說田家炳捐了六百萬,下面還加了一句「城大提供」,但事實上城大的說法是這個基金總額達到六百萬,而不是說田先生一人捐了六百萬。明報的編輯其理解能力可能有點問題。 內地很不同的是,有人捐錢興學,政府不僅不會有配對基金,甚至可能會把捐款也吃掉一部分。興寧田家炳中學的情況我不了解,但是我曾就讀的石馬中學就曾發生這種事情。很多年前,一個香港老鄉捐了一百萬興建教學大樓,結果一百萬居然不夠用來興建那座大樓,傳聞興寧的官員還特地跑到香港跟那老闆要錢。誰都知道當年用一百萬建造那座大樓絕對綽綽有餘,可是大樓到了第二年已出現了多處裂縫,只是奇蹟般的至今未倒,難道是「敗絮其外,金玉其中」?那幾個狗官該謝天謝地了。我又聽說那個老闆後來也不太敢親自回鄉,怕了。事實上,田家炳中學的事我也聽過一點。某年,該校說財政困難,把每間教室一半的光管給拆了。 朗誦是用普通話的。我不知道為甚麼要用普通話,不要告訴我普通話比較優美。在場的嘉賓聽了我們的朗誦,以為我們都是內地生。他們一問才知道只有兩個是內地生,於是對我們大讚特贊。朗誦的那首詩是城大一博士生作的,寫得還行,適合朗誦,但也不是很好,尤其是最後幾句,太直抒胸臆了,基本上類似於「連爺爺你終於回來了」那種,直白得可能連田先生聽了都覺得不好意思。最要命的是,全老師設計了一些動作,也屬於「連爺爺你終於回來了」那種級別的。我這次真是豁出去了,希望以後不會有人記得這場幼稚表演。我對誰都沒意見,就是對那些動作有意見。 我覺得朗誦不像大合唱,人多並不好,反倒可能顯得傻氣。一兩個人是最好的。這純粹是我個人看法,沒有任何科學依據。去年全老師把我和J皮招入朗誦社,我就是因為覺得人太多,於是去練了兩次就跑了。 [tags]田家炳,朗誦,城大[/tags] Technorati : 城大, 朗誦, 田家炳, 田家炳教育基金

太陽向我滾來 0

太陽向我滾來

城大最美麗的那位姑娘,她笑著,笑著向我走來。 她帶著一個太陽,或者她就是太陽。 如果是那樣,請允許我自私一點,讓我獨佔太陽。 太陽,給於一切生命。生命在於運動,活塞運動。生命的真諦在於性慾。我很粗俗,但粗俗便是我的真。如果說童心等於真心,那麼,其實我滿懷童心。 多謝。 [tags]城大,美女,太陽[/tags] Technorati : 城大, 太陽, 美女

膠人 5

膠人

他是一位高人。記得城大決定將CCCU的老師調回本部那天,他說:「以我的級數,是不應該在這裡教你們的。」當時我想起了一首歌:我應該在車裡,不應該在車底。 然而,在下學期的另一個課堂,我卻又見到了這位高人,他成了我們另一門學科的老師。我還是想起了那首歌,他應該在車裡,不應該在車底。 這位高人對放屁深有研究,據他所說,他寫的論文很多,多如我身上的毛。我聽出了這句話的意思,那是說他在學術方面很有成就。他最難能可貴的是,他能將其放屁理論付諸實踐。眾所周知,世上很多打著學者名號的人都是些站著說話不腰疼的人,在那些人的努力下,學者這個稱呼甚至就快成為一個貶義詞。但我所說的這位高人卻不是那種學者。 屁,原來是無色有味的氣體,從菊花深處噴薄而出;他卻將屁改造成一種有色無味從口中出來的氣體。地球叔叔已經病了,溫室效應將毀滅我們的家園,在這種情況下,有色無味的屁無疑是更健康更環保的,並富有藝術的色彩,而且更重要的是,口比菊花具有更強的可操作性。他的偉大不言而喻。 他給我們講名人的故事,其中一個叫做梁文道。他說,梁文道當年年少氣盛,讀了點書就飄飄然,後來被他教訓了一頓,梁文道才乖乖回到書海裡去,終於成就了今天的梁文道。我對高人的話是深信不疑的,他的樣子只是猥瑣了點,並無半點撒謊的意思。猥瑣絕不是缺點,正所謂「丑到極點便是美到極點」。猥瑣與撒謊或者吹牛也沒有半點的邏輯關係。 他拿出陶傑的<不報中文系>作為教材。陶傑的文章能榮幸地成為高人的教材並不是因為陶傑寫得好,而是他要在我們面前示範如何打敗一個名作家。但他是那麼地謙虛,他並不急於出手。全班二十幾人,認同<不報中文系>一文觀點的學生寥寥無幾,其中一個是我。高人先叫我們上去講出認同該文的理由。在這個過程中,我終於知道了,我原來已經得到他的真傳,放屁。一輪到我開口說,他便說,沒新意,下一個。我承認,在這位高人面前,我連開口的資格也沒有。 那寥寥數人終於無話可說。高人開始了他的表演。他首先指出<不報中文系>一文毫無新意,是老掉牙的話題,陶傑也是抄人家的。高人實在厲害,一語中的,只需一句已將大名鼎鼎的所謂才子陶傑踩在了腳下,還沒擺架勢就扒了他的一層皮。只是我不明白,既然如此,高人又何必跟陶傑一般見識呢。 高人又說,現在不是訴苦大會,不應該將我們的個人感受拿出來講。他這一句真是把我們上去「訴苦」的幾個說得無地自容。幸好陶傑不是中文系出身,否則也會成為高人口中的苦主。但是接著,高人口風一轉,說陶傑沒有讀過中文系,對中文系不瞭解,所以他的說法錯謬頗多。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這一放屁的高級技巧,高人已運用得爐火純青。 對於中文不需要讀的觀點,高人很是忿忿不平。他說,他的top degree講義,我們根本就沒可能看得明白,談甚麼自學。對此,我深信不疑,以他的級數,我們又怎麼會看得明白。五千年的中華文化,當然不是一個人能自學得了的,否則高人和他的同事早就失業了,以高人之高,他也早該喝西北風去了。但問題是,每個人的需求不同,有些人根本不需要讀高人的那些難懂的學問。 老師在求學路上的角色當然不可抹殺,傳道授業解惑。但高人他既不傳道也不授業,更不解惑,只是不停放屁,給同學打打分,早已突破了傳統教師的角色範疇,由他告訴大家中文其實要在老師的指導下才能學習,實在缺乏說服力。 這麼一個高人,屈就於城大,對他是殘忍的,對世界也是一種損失。他應該在車裡,不應該在車底。阿杜又在唱了。哦,對不起,題目打錯了,他是高人,不是膠人。 [tags]城大,中文[/tags] Technorati : 中文, 城大

為誰而戰 0

為誰而戰

說來很奇怪,在圓玄一中讀書很有壓力,即使這種壓力並未轉化成多強大的動力。壓力是來自於老師對自己的期望。其實由期望而生的壓力大可不必,因為就算失敗了也只是證明老師看錯了人。但是我一直覺得很內疚。我不僅沒能考上大學,現在連副學士也讀得不怎麼樣。 我還記得在大陸讀初中時,由於成績退步,至中考前幾乎已無甚麼希望可進入重點高中。結果我運氣好,剛好考上了。但是卻有一位從未上過我課的女老師對於我考上重點高中很不屑。她說,怎麼陳奉京這種人都考得上重點高中。這句話我一直記著。 通常而言,一個人到了一個新地方,會更積極地去證明自己的能力,除非他是去隱居的。但我到了城大卻全無這種想法,好像我已經自認是一灘爛泥,又或者是我太過自負,已經不屑於去證明。我去年一開始給城大新同學的形象就是滿嘴冷笑話的kie子。後來他們看到我中文還不錯,幾次功課拿了A,也許有所改觀,但就算是也就不過如此而已。2.9的GPA似乎更具說服力。 在城大,不再有類似圓玄一中時的壓力,因為別說期望,老師大概都不太認識我。我算老幾啊,對不對。但是據說普通話老師對我頗為偏心,因為她給了一個她從未給過的A+成績。這就是說有人對我很不服。對於這種不服,我可以理解,因為高考放榜後我也曾對某同學很不服,而且我的很不服還是直接流露那種。現在好歹人家沒有當面對我說甚麼。 但是我又有另一種看法,對一個GPA只有2.9的同學不服,是否太自降身份了? 那位同學的不服或者不屑,我也記住了。 在圓玄一中讀書時,我平時成績尚算不差,能見人,但我父親不知何故很喜歡在外面說我沒有用。後來他就決定和別的女人再生一個。我媽跟我說:你要考上大學,在你爸面前爭一口氣。結果呢,我沒考上大學。 因為別人瞧不起而去讀書,這是為別人讀書的一種。我不能持這種態度去讀書,那樣太無聊。別人是否瞧得起自己,不應該是讀書的原因,只能是結果。當然,那結果也非自己控制得了,就算你GPA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