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城大

4

城大評議會對校友的6000元很感興趣

自從香港政府屈從民意,決定向市民派發6000元以來,很多商家、機構都瞄上了市民這筆飛來的「橫財」。今天就收到一封香港城市大學評議會發給校友的電郵,電郵呼籲校友把6000元捐給評議會。

6

封閉的大學

以前,我以為大學都是廣場,蘇格拉底老師就站在廣場中,沒有人需要通行證,所有熱愛智慧的人都可以自由地走進廣場去聽,去交流,去追求他所熱愛的東西。到了黃昏,蔡依林老師依時出現,唱著「我就站在布拉格黃昏的廣場‥‥‥」蘇格拉底老師就走出來說:小妹妹,布拉格廣場不在希臘哦。

城大編委會道歉了 3

城大編委會道歉了

城大這一屆的學生編委會原來也會道歉的,老朽能在有生之年見到,真是感動死了。 -----道歉原文開始分隔線----- 敬啟者: 編輯委員會道歉啟示   編輯委員會(下稱「本會」)於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五日收到了評議會財務委員會(下稱「財委」)主席鄧翔峰退回六四特刊採購報價書及採購訂單。由於當時學生會辦公室的辦公時間已過,本會未能在辦公時間內交待採購專員進行報價,而本會成員將於翌日前往台灣進行交流,為趕及在六四前辦妥採購過程,因此總編輯謝廷軒交待副總編輯黃銘浩代為簽署。其後副總編輯在文件上填上總編輯名字並交回文件。   及後,評議會認為該簽署有問題,並於二零零九年六月二日召開第二次非常會議,討論六四特刊採購報價書及採購訂單中的有關問題。在會議初期,總編輯及副總編輯為了掩飾過錯,故意隱瞞事實真相 ,並多次在會議上作出不誠實回答。總編輯最後承認錯誤,並交待事情始末,承認該簽署並非出自總編輯手筆。   本會已非首次在處理採購報價書及採購訂單上出現問題,是次出現冒簽問題非為從中獲取個人利益,亦並非為繞過監察組織,唯今次實在難辭其咎。看見評議員鍥而不捨追查真相的態度,確實令我們感到內疚。反觀本會為學生會第四權監察組織,公信力理應為我們的基本操守,但這次卻因總編輯及副總編輯誠信出現問題,破壞了本會的公信力及辜負了基本會員對編輯委員會的信任。 本會謹此向所有基本會員及學生會所有組織,尤其是評議會,作出道歉。評議會貴為學生會一切立法及監察事宜之權力機構,本會絕對尊重評議會之決定。是次事件,總編輯及副總編輯絕對願意為此事情負上全責。除了作出此道歉外,本會會將此信直接呈交予評議會主席及財委主席。另外亦會張貼於民主牆、編輯委員會佈告欄、幹事會佈告欄及透過EBS作出公開道歉。   為了加強編輯委員會及所製作刊物之公信力,我們希望未來朝著以下五點方向進行改進: 1. 現行之編輯委員會佈告版將加設意見區,讓基本會員自行在意見區對編輯委員會出版之刊物發表個人意見。該意見區之監察將由編輯委員會之各普選成員負責。任何張貼的意見必須附上全名及學生証號碼以作紀錄,否則將視作惡意塗鴉,會將之除下。另外,編輯委員會之網上版刊物亦會附設意見欄以收集基本會員之意見。 2. 編輯委員會將加強與各組織溝通,廣集學生會各組織成員之意見。 3. 為了直接讓基本會員能夠與編輯委員會有一個直接溝通的平台,對過往半年以內的事情反映其意見,編輯委員會將於九月舉行諮詢大會。大會的形式將會與學生會幹事會的諮詢大會形式相似。 4. 成立獨立小組處理有關採購報價事宜,確保採購工作能順利進行,並且不會影響刊物的出版進度。 5. 本會一直面對人手不足問題,為應付任內共十期刊物之出版,本會將加強招募人手之工作,並重整內部行政架構,確保莊員能各盡其職,避免不必要的錯失。 此致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 全體基本會員 ______________ 第二十四屆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 編輯委員會總編輯 謝廷軒 ______________ 第二十四屆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 編輯委員會副總編輯 黃銘浩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七日 -----道歉原文結束分隔線----- (注:顏色醒目顯示乃本人所加)...

城大學生編委會的誠信問題 1

城大學生編委會的誠信問題

城大學生評議會發出的通告: 敬啟者︰ 有關就第二十四屆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 涉嫌冒簽行為而召開的非常會議事宜   第二十四屆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下稱本會)評議會於二零零九年六月二日召開第二次非常會議,當日議程為討論及處理編輯委員會採購報價書及採購訂單中之事宜。   經過會議討論後,本會編輯委員會總編輯及副總編輯親口承認於其遞交的文件中確實有冒簽行為, 同時亦承認於會議當中超過四小時以虛構的故事, 意圖否認有關指控。   由於事件涉及嚴重的不誠實行為,當中有關的本會編輯委員會成員的個人誠信亦備受質疑。故本會評議會認為第二十四屆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以下成 員須為此負責 :    第二十四屆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 總編輯 謝廷軒 (5122 xxxx)    第二十四屆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 副總編輯 黃銘浩 (5124 xxxx)    是次事件仍在處理當中,如有任何進展,本會評議會將進一步向基本會員交代。   此致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 全體基本會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十四屆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 評議會主席 梁寧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一日 這屆的編委會作風太與眾不同了,出事也不是一次兩次,我無話可說。 [tags]城大[/tags] Technorati...

3

以錯補錯

當城大編委會出版六四專刊的計劃因遭到評議會的阻撓而變得高調的時候,我對這一屆編委會的能力其實有所懷疑,因為就在不久前他們剛弄出了一份錯誤百出的城大月報(三月)。沒想到他們果真「不負眾望」,專刊未出就在上一期的月報(四月)上鬧出了胡耀邦在六月四日突然病逝的笑話。

教育是一盤生意 4

教育是一盤生意

我說過香港是「商人主導教育」,現在修正一下,玩教育的那幫人本身其實就是商人。 我曾經以為政府經常削減教育經費,辦大學是很困難的。當我看到城大的盈餘時,我呆(五星詞語應該是「愣怔」)住了。在曾蔭權未提出教育產業這個概念時,城大已經是這方面的佼佼者。 城大06-07年度盈餘超過8億元,注意是盈餘,這恐怕是一般公司都做不到的業績。就算到了07-08年度受金融海嘯影響,城大依然有1億多的盈餘。其實很奇怪的,一所大學,一所公立大學,收益為甚麼會受金融海嘯影響?哦,原來城大在外面也有不少投資,這是一所做生意的大學,而且做的是大生意。 一所大學為甚麼有那麼多的盈餘?主要有兩點:一就是收貴了學費;二就是該用錢的地方沒用。 第一點我不多說了,覺得大學學費很便宜的請舉手,順便幫我繳學費吧。 關於第二點,別的大學我不敢說,城大的資源是嚴重不足的。城大學生最常遇到的麻煩是找不到地方溫書或者做project,要是到了功課繁忙的季節,電腦要搶,打印機要搶,這所大學真正是要訓練學子「搶地盤,搶娘們」。如果要用到photoshop,那就更沒希望了,城大的電腦一般都沒有裝photoshop–當然如果只是做功課,能用免費的開源軟件最好,但他們連這個也不做。城大的境界真的是很高,精武門的「以有限為無限」,到了城大這裡就變成用極其有限的資源「培訓」無限的學子。 反而城大花了不少錢在不必要的地方。城大的電腦早就裝了vista,但是很少人用,大部份人開機都還是選xp來用,外面很多企業可能都還在用xp,微軟就一直為vista的銷量很頭疼,真是多虧了城大;去年城大又購買了一個叫black甚麼的軟件給學生免費使用,我親自用過,是一個沒甚麼用的軟件,我上那軟件的網站看過,零售價30多美元,我可真想罵娘。 我不知道究竟誰在監督一所大學的財政。城大用錢真的用得很有問題。 其實城大還有一項資源是缺乏的,就是師資。就我們acs來說,只有五名老師,去年有一個老師居然一個人教三科,連她不懂的也要教,非常離譜。最近城大又幹了一件「好事」,據說還驚動了黃毓民,今天在城大非常轟動。城大居然在有充足盈餘的情況下裁員,說甚麼也說不過去。TVB在有盈餘的情況下裁員的理由是向股東交代,城大要向誰交代?你媽逼的嗎? 關於這件事,引申出的一個問題是大學應重教學還是研究,因為據說炒掉的多是在學術上無甚建樹的教員。有不少人認為教學是最重要的,但是我覺得只重教學就是教育商業化的特色,大學變成技能培訓中心,培訓得好了學生容易在外面找工作,數據好看,從而吸引更多人來報讀--當然相應而來的就是「業績」不好的教員將會被炒掉。一到五六月份,高考快放榜時,城大的廣告就滿天飛,城大就是商業化到這種地步。城大要加重學術研究本身沒什麼錯,但可恨的是城大這一做法並不出於學術方面的目的,而主要是為了所謂的「國際排名」,擦亮了招牌才有更多的學生募名而來,創造更多的盈利。 當然有機會我也希望自己能升上去讀,包括城大在內,我並不覺得城大一無是處。如果這篇文章被城大負責收生的老師看到,覺得我不夠愛城大,所以不收我,這個我是無可奈何的–當然他們有更好的理由不收我。這是題外話了。 參考新聞: 買雷曼損手 城大投資收入跌八成 城大師生抗議校方裁員 [tags]城大,教育[/tags] Technorati : 城大, 教育

2

注意:「獅子」出沒

動物世界,「獅子」是最兇猛的。

上個星期在城大貼出的王丹那篇文章,繼遭人質疑是冒充王丹之後,終於難逃被撕毀的命運。這種行為充分證明了「當年政府出動軍隊清場是合情合理的」。

3

「請不要冒充王丹」

城大的民主牆上,有同學把王丹在明報發表的《就六四問題做出的幾個澄清–致部分不了解真相的香港大學生》貼了出來。

有同學卻在標題下寫了幾個大字:請不要冒充王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