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圓玄一中

便服日 0

便服日

公益金便服日本來應是鼓勵全民參與的吧,但今年卻多了一條規定,把捐款額的下限設為20元,這擺明是不想太多人參加。可以穿便服本來就是沒什麽大不了的事情,多了20元的下限之後,便服日就更不知所謂。 20元看似不多,但行善哪有高低之分,這樣一來實在打擊了士氣,就算有人有能力收集更多的捐款,但見到下限的規定可能也不太舒服。我班現在的情況是,沒有人參加。如果沒有20元的下限,按照去年的情況,一個班也能收集幾百元的捐款,如今卻是連屁都不放一個。以前的便服日未到來之前,早就請了明星拍了廣告在電視上放,今年是連個影兒都沒見着,不知道會不會是我運氣不好給錯過了。我估計是公益金終于發現,這麽個搞法很費錢費力,便服日的號召力並不在于明星。關於設捐款下限的問題可能是他們發現有的人捐的錢還不能抵消一個便服日label的成本。結果他們不僅把廣告項目砍掉了,還設了捐款下限。 圓玄一中還別出心裁,來個捐款比賽,捐錢最多的班級有獎。這個比賽年年舉行,一直覺得它有悖行善本身的意義。捐錢最多並不能代表什麽,那些大富豪,隨便捐一次都上百萬,那是不是他們比較有善心?那是不是該頒個獎給他們?捐款竟然變成了一種攀比競爭的遊戲,這是鼓勵行善,還是在摧毀行善?這幾年來觀察石籬一帶的學校,好像就只有我們圓玄一中是這麽熱衷便服日的。 説到比賽,就想起了另外一些事情。陸運會的啦啦隊比賽,以及其他各種比賽另附的啦啦隊比賽,都和這捐款比賽在某些方面差不了多少。陸運會的本質是體育競技,啦啦隊的本質是為健兒鼓勁,但結果是啦啦隊的隊員都是被逼參加的,而且還變成了一種比賽,比誰花俏比誰嗓門大,幾乎有對體育競技喧賓奪主的意思。如果奧運會也這樣搞,必定變得很傻。 今年的便服日還有其他的變化,一是把名字改成了「服飾日」,真不知道是什麽用意,便服日一名沒什麽不好,而且推銷了這麽多年也已深入人心,換個名字結果大家還是叫它便服日。二是主題可以每個學校自定。我校定的主題是:勤學愛校。我的感覺是,1,這個主題與便服日或者公益金本身相去甚遠;2,其實最不能讓學生想起勤學愛校的日子也就是便服日。這豈不是很無釐頭。 一個人若想與衆不同,那就應該在便服日穿制服。 update:1,看過了今年便服日的海報,原來比賽不是圓玄一中的特色,而是公益金本身就開展這樣的比賽。 2,今晚六點半,我終于看到了公益金便服日的廣告。原來這廣告還在。 [tags]便服日,圓玄一中,公益金[/tags] Technorati : 便服日, 公益金, 圓玄一中 Ice Rocket : 便服日, 圓玄一中

開學第一天 0

開學第一天

今年的暑假過得特別快。人的歲數和時間的長度似乎是成反比的,人越長越大,時間的長度就似乎越來越短,一個多月的時間等同于一個星期的時間,飛速而逝。然後就發現,在這段看似短暫但其實不短的時間裏,自己什麽也沒做過。這説明時間長度的縮短並未帶來其密度的增大,因爲我的日子比往常還要空虛。 我們的課室已從三樓轉移到一樓,這是升班帶來的唯一的好處,從此上學少爬兩層樓。不排除這對某些肥胖的同學來説是個壞處,因爲鍛煉的機會又少了。不過在肥胖同學的行列中,已不包括豆腐同學,因爲她已經離開了我們,正常情況下她不會再出現在圓玄一中更不會出現在A班課室。在過去的6A班,不僅豆腐,還有Double V(V煞)、笑魔Sonia和某一位好像已經做了老大的同學都離開了。豆腐是蝦仁一族七人中的一員,而Double V是吳彥組四人中的一個,這兩個人的離開,我都有點不習慣。對豆腐自然是「感情深厚」,雖然本人深知她不會成爲「我的人」(關於這一點不用她本人或者任何人提醒我),感情也已「由濃變淡」(意思不是友誼變淡,而是說就算現在她告訴我她已經是誰的人,我也不會太失落;她的名字在我的文字中再次出現也説明我基本上已把這個包袱放下);和Double V也同組了半個學期,感情(同學之情)亦有。去年剛開學那段時間,感覺Double V是個孤傲冷漠的人,後來才發現這是對她的誤解。可以說,當你還沒真正認識一個人,那個人對你都可能是孤傲冷漠的。所以小龍女這種無論對誰都常年保持孤傲冷漠的人,屬於人間罕見品種。 在過去,某人因爲他個人的不快樂,導致全班地震,七人組從此天各一方。有失也有得,從此就有了吳彥組。吳彥組一開始並不叫吳彥組,而叫八兩金組。這個組名是隨便想出來的,沒有任何含義,當時中化課要我們解釋含義,我就說四個人每人二兩金加起來就是八兩。當然這樣的解釋也未有賦予它任何含義,更與高深無關。現在吳彥組又天各一方,L仔在最後,肥晴在中間,我在最前面,而DV則又不知身在何處,讓人不禁一番感慨。 雖然早知道豆腐的那一身舊校服會出現在某一位新同學的身上。但是僅僅根據她在日記裏的描述,連那位同學的性別亦不足以判斷。直到本人確定了新同學全是女同學之後,才知道那會是一個女性。在開學典禮上,這位來自保祿女校的女性就很榮幸地可以坐在本尊的右邊,但問題是直到中午和豆腐同學吃飯才知道那位女性就是她所說的那個。以本人的鼻子對狗的氣味之靈敏程度,沒道理沒有聞出豆腐的校服,但事實就是沒有聞出來。這説明一個暑假下來,我的鼻子都退化了,可想而知這個假期再放長一點,本人就會持續退化,直到只剩下雞巴還雄赳赳氣昂昂,仍然會仰天長嘯。 今年的學生手冊延續了去年的幼稚風格,不過要在幼稚上比個高下的話,還是去年那個會以絕對的壓倒性優勢獲得勝利。可以說,去年那本手冊的幼稚程度已經達到了太陽系水準,不是一般人可以突破的,就算同時集合雞和豬的智慧。對不起,我又潑了你們冷水。 看了同學的日記才想起,再沒有那塊大鏡子了。多一人或少一人的鬼故事還會發生嗎? [tags]蝦仁一族,圓玄一中[/tags] Technorati : 圓玄一中, 蝦仁一族

0

學生會,及其他

  9月29號下午四點多鐘,圓玄一中新一屆的學生會正式誕生了。   事實上,這個叫focus的學生會是隨隨便便開始的。那時,數位原校生在一起吃飯,然後就說到,搞個學生會吧。因為搞學生會似乎很好玩。對於我來說,一切好玩的,只要機會來了,就不應錯過。這種性格讓我看起來像個花花公子,實際上,如果你有機會見到我的外表,你會覺得我這個人很有安全感–憨厚老實像阿旺,很適合各位女性朋友託付終生。   然後一連幾天都在考慮內閣人選。基本人員定下來了,就開始討論政綱。我一開始就覺得搞學生會競選關鍵在於玩,輸了贏了都無所謂,但是其他朋友都很認真,他們說,既然搞了,那就要贏。我相信,那時候大家心裡都沒底,因為沒有經驗,而且每個人看起來都傻呼呼的,不像做官的,尤其是”老婆”,”無腦”一詞最適合形容她了。一堆臭皮匠在一起,就連內閣起什麼名字都花了不少時間。最初,自稱”軍師”的我想了兩個名字,一雅一俗。雅的叫”O2″,就是氧氣的意思,涵義在於我們的內閣將會像氧氣一樣,在同學們的校園生活中無處不在,並且將帶給大家清新的感覺;俗的叫”頭文字C”,這個俗的我都不太好意思說出來,C是指clear(後經內閣的朋友指出正確的應該是clever)、close、cool,意思就是說我們內閣成員都很clever,我們願意與同學們保持close,而我們舉辦的活動將會非常cool。其實c開頭的字還有很多,比如creactive等等。   一開始提出的幾個名字還包括"牛頭閣"、"勵之閣"、"三尖八閣",但是這些名字包括軍事的那兩個,都被否定掉了。眾所周知,最後定下來的名字是”focus”,是”老婆”想出來的,這件事證明"老婆"並非完全無腦的,真讓我欣慰。   Focus這個名字就像”老婆”她本人一樣,簡單而不失精采,越看越有味道。   隨後,我們的”名譽成員”偉豪同學設計了非常棒的logo。Focus的成功,有偉號同學的一份功勞。   一開始說搞學生會,我們就不懷好意地把”老婆”推上主席的位置,等著她出丑,然後抓住機會笑死她,讓她沒有面目在圓玄混下去。這是我們的”陰謀”,但是後來”老婆”把主席之位讓給了康仔。我們只好宣告,陷害雞仔的陰謀失敗。這讓我覺得很沒勁。   實際上,在整個籌備、拉票的過程中,有很多很無勁的事。比如我們並不團結,分工不佳,辦事效率不高,對手parnerz開始派傳單宣傳的時候,我們的傳單都還沒印好,然後看到人家開始宣傳了,才決定下午去印傳單。還有很多同志幹事不夠積極(包括我自己),有個別同志會開沒一半就說有事走了,原來是出去拍拖。我覺得這樣一盤散沙的focus沒有多大希望了。”老婆”雖然無腦,卻是個堅強的人,能在主席偷懶的時候做好該要做的事,focus最終能夠撐下來,不得不說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老婆”在堅持不懈地做著主席該要做的事情。”老婆”是這次學生會選舉最辛苦的人(做到生病),但也是成長最多的人。應有不少老師感到驚訝,這樣一個傻呼呼的女孩子帶著一隊人馬幹了這麼多事情,最終居然戰勝了對手成功當選學生會。我也很驚訝。其實,應該有很多人低估了”老婆”的能力,比如會考,沒有人想到這個連一加一都掰腳趾算的數學白痴會考到15分。   在學生會籌備的過程中,我有一段時間很不爽。很多次留下來,卻沒什麼事情讓我干,然後又說我偷懶,這是不爽之一。不爽之二是,我的意見越來越不被重視,似乎在這個團隊裡,我是可有可無的人物,所以有兩天我也不主動問”老婆”今天要不要留下來干活,背上書包就回家去了。如果”老婆”要做領袖,那她有兩個很大的缺點:腦袋轉得太慢,常常丟三落四。腦袋轉得慢應該跟她數學差有不小關係。   有老師劝我不要參加學生會,因為太花時間。我一直不太相信我的成績會因為搞學生會而退步甚至不及格,如果我真的退步,那必定是因為我個人的懶,而與其他事情沒有多大關係。從三月份到六月份,有人花超過一半的時間在溫習功課準備會考,而我只花了不到三分之一的時間–另外花了大部分的時間在打遊戲上面。所以我不覺得我會因為參加學生會而沒有時間學習,事實上我的時間太多了,我不知道怎麼打發時間,有時候我乾脆就是打飛機來消磨時間–有谁會無聊到這地步?最起碼,學生會比打飛機健康多了。   但是最後我決定退出內閣,轉為助選團成員,因為我對focus不是很滿意,對自己也不滿意,有點不爽。投票那天,我也和內閣正式成員一起站在台上,因為”老婆”說人多勢眾。 我覺得”老婆”這個思維有點接近黑社會–事實是,她的確是班上最黑的女孩,比我還黑,我是說皮膚。   後來我們以700多票戰勝對方的200多票,看到這個結果,我很欣慰,很有成就感。在此,我得感謝對方的副主席Jason,因為他的高高在上正好讓我們以草根的姿態獲得支持。parnerz的能力並不輸於我們,輸在姿態上了。也可以說,focus能贏,一定程度上得益於”老婆”的無腦。無腦的人,態度會更真誠一點,更讓人容易接受一點。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很多人無法接受我,因為我太聰明了。   第二天,我們去唱k慶功,可隊員嚴重不齊,一點也不像慶功。不過,我發現”老婆”唱歌很好聽。在更早之前我還發現她會彈鋼琴,值得表揚。我對所有會玩樂器的人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尤其是自己的”老婆”。太不可思議了,一個要掰著手指算一加一的笨孩子正用她的難看的手指彈奏著鋼琴,而且聲音並不難聽。不瞞各位,我驚呆了。當時,我很難得地表揚了她一次。   最後要說的是,看到一些原本助選團的成員最後也正式加入了學生會,我不知道”老婆”是如何說服他們的。這時候我有點心酸了。我現在是思健學會的主席,在思健學會里,除了我,其他全部都是女生,全部都是中四及中四以下年級的,你們說我有多孤獨啊,當然我不能否定我可以從思健學會學到很多東西,但最重要的是我自己的思想就很不健康–可以說是極度骯髒。然後,我還是文化藝術興趣小組的主席,但是其實這裡面的成員沒幾個對這個小組真正感興趣。然後,我還是歷史學會的娛樂大臣,簡單說就是有空就扮小丑博人一笑的職位,但是很多同學都說我說的笑話太冷……   有谁能明白我為什麼心酸嗎? [tags]學生會,圓玄一中[/tags] Technorati : 圓玄一中, 學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