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圓玄一中

沒有感覺的運動會 0

沒有感覺的運動會

學校把陸運會從下學期的3月份提前到上學期的12月份,大概是爲了能讓中五中七也能參加。中五的情況我不清楚,但中七則不太領情,反映冷淡。 這是一場沒有感覺的運動會。學校是徹底把啦啦隊取消了,沒有打氣聲、歡呼聲,觀衆也度日如年。我的看法是,要是能播些音樂,大家的情緒也許會高漲一點,氣氛也許會有所改善。當然,我並不知道學校想要達到的效果,也許他們熱愛這樣的平淡無奇。 唯一有點感覺的是昨天的午餐。我們在上一次運動會領教了小食部的”美食”,所以這一次決定自己準備食物。同學們做的食物都很好,我吃得很飽。 第二天,到班際接力的時候,有很多同學從看臺上下來為自己班的接力隊加油。輸贏不要緊,最重要能凝聚人心。 我代表海豚小組出戰學會接力。跑完了回來,同學們都說我跑得不錯。我很感謝他們這樣說,但我所知道的是,我後面的人都快追上來了。LC同學也對我說,沒想到我可以跑得和他差不多快。我不知道他這是誇我還是貶我。 後來我們到青衣城Pizza Hut吃午飯。我們談到某位老師。LC又對我說了一句,如果我接受了那位老師的思想,他會更討厭我,幸好我沒有。於是我問,那你的意思是說你現在也已經討厭我。他答得倒爽快,他說是的。那我要恭喜LC同學,他終于可以和大家站在同一陣綫,成爲共同反對陳奉京的親密戰友。 很多同學說,我留鬍子看上去很不乾淨,令人討厭。可我的問題真的在於留鬍子嗎?所以直到她說不和留鬍子的人説話時,我才決定刮鬍子。可是我刮了鬍子之後,她還是不理我。看來,我上當了。我又要開始蓄鬍子了。 [tags]圓玄一中,運動會[/tags] Technorati : 圓玄一中, 運動會

怎麽囘事 0

怎麽囘事

學校搞了個寫作擂臺,我積極響應,寫了篇文章投給了負責老師。可是參賽名單中居然沒有我的名字。 不帶我玩?莫名其妙。 那我以後不玩了。這對於期望做擂主的參賽同學來説真是好消息,少了個勁敵;但對於那些真正想和高手過招的同學來説就可惜了,我難得在學校出手。嘿嘿嘿嘿(高手的笑聲都是這樣的)。 [tag]圓玄一中[/tag] Technorati : 圓玄一中

英文老師真好做 0

英文老師真好做

讀過預科,具體來説是在我們學校讀過預科之後,才知道教預科的英文原來是這麽簡單的。 沒有教科書,不用備課。每一堂課都是做題目,對答案。老師要做什麽?幾乎什麽也不用做,把任務分配下去,就可以先睡了。但是有些同學底子較好,加上有補習,高考考出來的成績可能也不差,結果這個功勞都到了老師身上。 你們說,這樣的老師是不是很容易做? 如果有誰問我這一年來從英文課上學到了什麽,我會說:nothing。 [tags]英文老師,圓玄一中[/tags] Technorati : 圓玄一中, 英文老師 Ice Rocket : 英文

家家樂有雪條送 0

家家樂有雪條送

我發現把這件事從昨天拖到今天來寫是對的。因爲今天我的兩位女兒真的跑到家家樂去吃午飯。 家家樂不是大家樂,而是我們學校附近的一家餐廳;而雪條就真的是雪條。但是不是真的有送,你也許猜到了,但我暫時還是要故作神秘。 正確來説,昨天我們吃飯的那個地方不是叫家家樂,但聽説它和不遠處的正宗家家樂其實是兩兄弟,甚至應該是連體嬰。加上家家樂這個名字比較好記,而且聼起來總覺得像是我們的朋友家洛投資開的餐廳,所以還是叫它家家樂吧。我們在那裏吃完了飯,然後由我去埋單,找回22元。 我回到他們身邊,問,22元,誰要找錢。一位朋友拿走其中的兩元,然後剩下20元沒人要。我又問了一次,還有20元是誰的。 最後我們終于得出一個無比重要的結論,就是餐廳多找了20元給我們。我們並不是好孩子,不但沒有馬上歸還這20元,而且立即討論如何瓜分它們。20元當然微不足道,不太夠我們五個人分,但是各位看官看到這裡大概就會猜想這五個壞孩子長大了會不會變成陳水扁或者陳良宇。如果我們真變成了陳水扁,我們就會在電視機向大家報告,20元我們根本就看不起,怎麽會貪呢。 我們用這20元不義之財在惠康換來了五支雪條。我們特地把它們帶囘教室才開始吃,並告訴那些可愛的女同學,家家樂學生餐有雪條送。有必要説明一下的是,我們班除了我們五個,還有另外兩個男生,剩下的都是女生。我們一致覺得,在如此衆多的女生面前吃雪條,並講一些謊話是人生的一大享受。也許這正如我們的英語老師會很享受在我們面前朗誦英語那樣。在結婚之前,我們男人應該盡量鬼混,盡量欺騙女人,等結了婚就做個誠實的男人–我的意思是在和外遇亂搞之前要誠實向她交待我們乃有婦之夫。當然,如果我們真是這樣的男人,那娶老婆絕對是個問題。 今天,我的兩位女兒,也是班上的其中兩個女同學,也跑到家家樂去吃飯。我們問她們,有沒有雪條送?她們一邊吃麵條,一邊傻笑。我們也是去家家樂吃午飯,但今天不送雪條。下次要去別的地方看看有沒有送。 (”雪條”的書面語應該是”冰棍”,五個光棍吃冰棍,都成順口溜了) [tag]圓玄一中[/tag] Technorati : 圓玄一中, 家家樂

LC和L仔 0

LC和L仔

LC和L仔是兩個人,而且都與《死亡筆記》的L無關。LC是一位學生,L仔是一位老師。 外貌出衆的LC,迷倒少女無數。話説有一天,其中一個被LC迷得昏昏呼呼的少女,在校園如中邪一般高喊LC的名字。就在不遠處的L仔聞聲喝斥:你再説一次,究竟是誰的名字。直到一位路過的老師告之,LC確有其名,確有其人。L仔方知有所誤會。 這件事告訴我們,長得帥,也是罪。 以上故事,純屬瞎掰,請勿相信。 [tag]圓玄一中[/tag] Technorati : 圓玄一中 Ice Rocket : 圓玄一中

生命在於嘔吐 0

生命在於嘔吐

當我想到這個題目的時候,我就已經有種想吐的感覺。原因是自從我入圍華人blog大獎生命記錄類以來,我已經多次寫到”生命”兩個字。我感覺自己特別裝逼,好像我真的很認真地在記錄生命一樣,事實上我只是偶爾記錄一下。或者說,真正對生命的紀錄都與”生命”一詞無關。 但我寫出這個題目還是有理由的。上個星期三,下午是體育課,我午餐吃得太飽,結果跑完籃球場的14圈半之後,就吐了。如果說生命在於運動,那麽由於運動導致了我的嘔吐,所以可以得出”生命在於嘔吐”。這句話一經這麽解釋,你就會發現它邏輯性強,充滿智慧,根本無法反駁。 關於嘔吐,本是小事一樁,但班上的女同學非要得出這樣的結論:陳奉京身子弱。如果這樣的結論有助各位美女身體健康、生活愉快的話,那就讓它保持下去。 其實這些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天是獻血日。也就是說獻血和體育課產生了衝突。我們學校唯一的一位體育老師,貫徹他一向的權威,禁止男同學去禮堂捐血。許多男同學因此只好放棄獻血救人的行動。雖然我由於”身子弱”沒有打算參加捐血,但我真為有這樣一個體育課大於一切的老師感到可悲。但事實上,對於他自己而言,卻並非體育課大於一切,他由於受了點小傷,居然已超過一個多月沒有來上課。那天是開學以來的第三次體育課。 如果自知力有不逮,就讓年輕的體育老師進來吧。 [tag]圓玄一中[/tag] Technorati : 圓玄一中 Ice Rocket : 圓玄一中

運動會之變 0

運動會之變

圓玄一中下一屆運動會將會有一些很大的變化:1,在時間安排上,將由以往的下學期3月份提前到上學期的12月份舉行,並且將一天的時間延長為兩天。2,在競賽内容上,取消了啦啦隊比賽,增加跨欄項目,並將以往的社際4X100接力改成班際。 我認爲,這是可喜的變化。關於時間安排,上一屆運動會未舉行前已有所耳聞,故並不驚訝。而其他幾項變化則讓人感覺不像學校的作風,根據學校以前的作風,動這麽大的手術是不可能的。我在去年已經批評過啦啦隊的華而不實,及比賽形式有違其本質,沒想到學校這麽快就把它廢掉了,這讓我對陸運會頓時增加了很多好感。不過我不清楚學校是否完全取消了啦啦隊,如果是,那我會覺得這樣是矯枉過正。啦啦隊還是應該存在,還是要有人組織(當然就算沒有人組織也不是問題,因爲啦啦隊也可以自然形成),只是不應該作爲比賽項目而已。關於啦啦隊的問題,去年已經寫過,所以不再多提,到此爲止。 去年我也提到了班和社的問題。我說,班比社更好的地方在於,班比較小,同學比較容易產生歸屬感。我猜測,把社際接力改成班際,大概就是衝著這個目的去的吧。4X100是國際競賽的模式,但我覺得套在陸運會上不太適當。既然把社的範圍縮小到了班,爲何不做得徹底一點讓更多的人參與進來呢?我還是認爲同學之間分個高下不是學校運動會的主要精神,其主要精神應該是協作、參與,但4X100顯然有違這種精神。當然讓全班參加也不現實,一半總該可以吧。不妨仍然拿我的母校興寧一中作個借鑑,我們當時每個班有六七十人,每個班會組成一個20人的隊伍跑20X200米的接力賽,分年級競賽,每個年級有十多個班,所以場面十分壯觀,競爭十分激烈,也是整個運動會最後的高潮。每當那時,幾乎全校的學生圍在賽道邊為各自班級的運動員加油,熱血沸騰,場面感人。香港的學校班級太少,也就不可能分級競賽,但可以分成低年級組別和高年級組別。同學跑得慢不是問題,最重要是讓大家感受到自己是班級的一分子,也能間接促進對學校的歸屬感。學校方面也實在不用擔心不夠時間,因爲2000多名學生的興寧一中用兩天也足夠完成所有項目。 前幾天,在尤姐的帶領下,選出了我們班的接力賽隊員。我覺得用民主投票的方式決定誰出賽,實在是一個搞笑和愚昧的方式。因爲誰跑得比較快,不是依支持者多寡來決定的–如果可以這樣,那不要說劉翔,任何一個中國人都可以是世界賽場上最快的人,因爲他有十幾億的支持者。當聽到有同學用”too slow”來形容我的時候,我是不太高興的,儘管這可能只是個玩笑。我可以接受slower than others,但不能接受too slow。也許她們對於我的速度,印象只是去年的陸運會,而且可能永遠停留在那裏了。我已經解釋過我去年爲什麽跑了個”包尾”,在這裡也不想再多做一次解釋。我今年可能更慢了,因爲我又肥了幾公斤。她們去年看社際足球,我也覺得他們看法太膚淺。現實中我不去和她們計較,但在這裡我必須表達一下我的看法。 當然,如果大家對班際接力是抱著”重在參與”的想法,那用投票選出代表隊員是個好方法。但顯然大家並不是那樣看,因爲在投票過程中,大家關注的是誰比較快。 [tags]圓玄一中,陸運會[/tags] Technorati : 圓玄一中, 陸運會 Ice Rocket : 圓玄一中, 陸運會

新一屆學生會選舉 0

新一屆學生會選舉

圓玄一中新一屆的學生會選舉在今天結束了,參加這次選舉的學生會内閣只有一個,所以投票的方式改成投信任票。這個内閣似以爲穩操勝券,到了這個星期的星期一才開始宣傳,而且宣傳力度極低,除了第一天内閣全體在校門口派東西之外,此後便幾乎失去了蹤影。他們的表現讓人相信,他們是發誓要同學們都忘記他們的存在。 由於宣傳不足,這個本來「穩操勝券」的内閣保持了低迷的聲勢,我的耳朵裏沒有聼到任何一句支持他們的話。負責學生會的老師並不是傻瓜,面對這樣的情形也有所擔心,因此吩咐上一屆學生會向新一屆候選内閣提的問題要簡單一點。這是内幕消息,一般同學不會知道,否則同學們對這位老師恐怕也會失望,爲了要有個結果,竟然用上這樣的方法,陷上一屆學生會于不義──因爲學生會的責任在於對學生負責,而不是幫助新一屆學生會内閣的當選。那位老師的心態説明,她需要的學生會只要能為她做事即可,至於在學生之中是否有威望並不重要。這也就説明,這只是一場遊戲,誰當選都會是一樣的。有些學生會内閣可能很有想法,但最終可能都一樣不得不按照老師的意願行事。如果說學生會是一個「寡頭政治」,那唯一的寡頭就是負責學生會的老師。當然,老師頭上還有上級(比如校長),但一個老師既然能被安排負責學生會,那也必定是深受上級信任的。 出來的結果雖然是預料中的敗選,但票數則有些令人意外。根據選前情況,他們應該會輸得很慘,但結果是只輸了一百多票而已。有些幫忙收選票的同學透露,她看到有一個同學在十多張的選票上划了信任一欄……這麽忠誠的Fans,令人吃驚。 人的素質是無法保證的,那只有在制度上做得更好。顯然,圓玄一中的選舉,情況比較糟糕。 在選舉之前,我聽説,如果這屆候選内閣落選了,校方會再給他們一個星期的時間進行宣傳,然後進行第二次選舉。這種做法有點搞笑,他們失敗根本不在于沒有時間,事實上是有很多時閒他們不願去宣傳,這麽沒有誠意又何必搞學生會呢?選完之後,我又聽到另一種説法,校方會組織一個什麽學生委員會,代替學生會。 此外,我只是想起了去年我和朋友們參選學生會的故事。去年因爲我們的當選而高興,今年則因爲別人不能當選而高興。 [tags]學生會,選舉,圓玄一中[/tags] Technorati : 圓玄一中, 學生會, 選舉 Ice Rocket : 圓玄一中, 學生會, 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