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圓玄一中

為誰而戰 0

為誰而戰

說來很奇怪,在圓玄一中讀書很有壓力,即使這種壓力並未轉化成多強大的動力。壓力是來自於老師對自己的期望。其實由期望而生的壓力大可不必,因為就算失敗了也只是證明老師看錯了人。但是我一直覺得很內疚。我不僅沒能考上大學,現在連副學士也讀得不怎麼樣。 我還記得在大陸讀初中時,由於成績退步,至中考前幾乎已無甚麼希望可進入重點高中。結果我運氣好,剛好考上了。但是卻有一位從未上過我課的女老師對於我考上重點高中很不屑。她說,怎麼陳奉京這種人都考得上重點高中。這句話我一直記著。 通常而言,一個人到了一個新地方,會更積極地去證明自己的能力,除非他是去隱居的。但我到了城大卻全無這種想法,好像我已經自認是一灘爛泥,又或者是我太過自負,已經不屑於去證明。我去年一開始給城大新同學的形象就是滿嘴冷笑話的kie子。後來他們看到我中文還不錯,幾次功課拿了A,也許有所改觀,但就算是也就不過如此而已。2.9的GPA似乎更具說服力。 在城大,不再有類似圓玄一中時的壓力,因為別說期望,老師大概都不太認識我。我算老幾啊,對不對。但是據說普通話老師對我頗為偏心,因為她給了一個她從未給過的A+成績。這就是說有人對我很不服。對於這種不服,我可以理解,因為高考放榜後我也曾對某同學很不服,而且我的很不服還是直接流露那種。現在好歹人家沒有當面對我說甚麼。 但是我又有另一種看法,對一個GPA只有2.9的同學不服,是否太自降身份了? 那位同學的不服或者不屑,我也記住了。 在圓玄一中讀書時,我平時成績尚算不差,能見人,但我父親不知何故很喜歡在外面說我沒有用。後來他就決定和別的女人再生一個。我媽跟我說:你要考上大學,在你爸面前爭一口氣。結果呢,我沒考上大學。 因為別人瞧不起而去讀書,這是為別人讀書的一種。我不能持這種態度去讀書,那樣太無聊。別人是否瞧得起自己,不應該是讀書的原因,只能是結果。當然,那結果也非自己控制得了,就算你GPA 3.9。

回圓玄 0

回圓玄

歷史老師叫我回中學去做分享,我還真不想去。我一個歷史只考了B的人有什麼值得分享的?而且我自認是不善於考試的人,去了可能還會教壞學弟學妹。 但矛盾的是,我還是去了,犧牲了我的睡覺時間。很好,很偉大。 和我一同做分享的還有另外兩位同學,都在今年的高考歷史拿了A。一位是現在的浸大學生,一位回去圓玄重讀因為英語U了。對後者的不喜歡,我一直很坦白,也不怕在這里多說一次。各位大概以為我是嫉妒他考了A。我是嫉妒,更確切地說是不服,但我不喜歡他原因并不在此。他一向成績不如我好,我有必要這樣嫉妒人家嗎。況且比我成績好的人多的是,我又何必嫉妒他一人。 在這次分享中,他的言語透露出,A是他應得的。他很有自信,只有像他這麼自信的人才會在考了一A一B只考砸了UE的情況下選擇重讀。老實說,跟這位同學一起做分享,我覺得自己比較傻。這是我不想回去的原因之一。好了,不想多說此人。學校大部分老師還是很喜歡他的,應該比喜歡我的人多。 關於歷史,我也不想多說。我讀書沒有竅門,沒有心得,就這樣。 這次回校順帶還了債。當初是馬老師替我把覆核試卷的錢拿出去。我第一次去還錢時,她說:不用急,你上大學需要錢買書,開學後再還吧。於是,我就到開學才還。馬老師沒有教過我,但她對新移民一直很照顧。所以對馬老師的債,是還不清的。 我還把一直忘了交回去的通識報告交回給梁老師。梁老師問,我怎麼老在blog上面提起他。我笑了笑說,最近沒有提了。哈哈,沒想到現在又提起了他。梁老師還問到,我是怎麼找到他的一篇文章的。我說,找著找著就找到了。雖然在通識課堂上,梁老師的許多觀點我是不認同的,甚至連他給我的功課寫的評語我也想反駁,但不得不否認,他的文章寫得很好。 許多傳聞得到了證實:駱偉杰老師確實退休了,李志宏老師確實回歸了,梁慶樂老師確實同時在教通識和中史兩科。我還得到一個消息是,林結萍老師也辭職了。林老師絕對是一位好老師,可惜體弱多病。希望放下沉重的教學重擔之後,她的身體能早日康復。 不管如何,圓玄一中還是顯得很親切。這不是一所Band 1的學校,我也不是一個Band 1的學生。 下午回城大上課時,在校門口見到傳說中的陳易希。他和一女生在一起。老子有時間也要到科大去串串門。 [tag]圓玄一中[/tag] Technorati : 圓玄一中

畢業意味著失業? 0

畢業意味著失業?

這是中學時代的最後一次畢業禮。 之前聽聞我班出席的同學會很少,但因為我有伴,所以還是決定去。當我到達學校,發現果然和傳說中的一樣–只有兩位貌合神離的男同學。唯一不同的是多了一個cindy,她和我一塊到達的。cindy說carol也會來,但顯然她們是同伴,而我不是。所以我說,要是出發去尖沙咀之前,都還沒人出現,我就溜。在我記憶中,畢業禮是一個很沉悶的活動。那只是一種儀式,而我又很討厭儀式,幾乎一切儀式。我很討厭儀式又要參加,就是犯賤,我承認。 幸好過了一段時間,我班就突然來了一群人。突然就熱鬧起來了。 成績單和推薦信都派發下來了,我是相當震驚。 先說成績。mock我是考得相當地差,但把平時分加在一塊再平均下來,卻不算很差,比去年還略有提高。退步的居然只有中史。通識的平時分居然有89分,梁老師真是很給我面子。相比起中六上學期49分的平時分,真可謂是質的飛躍了。如果把整張成績單撕爛,只剩下這89,那我會很得意地笑,一如大鮑。 去年缺席2.5天,遲到4次,操行是B。今年缺席1天,遲到5次,操行是C。看來我是應該多操才行,才夠逼。去年拿了個優點,今年不但沒有,還有一個缺點。這個缺點是因為我遲到了5次。如果我很聰明,我就有辦法避免這個缺點。因為在圓玄一中的奇怪制度裡,遲到比缺席的懲罰嚴重。而且為缺席編造藉口比為遲到編造藉口容易得多。如你所見,我很蠢。如你所想,這其實是在贊我自己。 去年我有三科是班上第一,今年我不知道,大概不會一無所有。但無論我有多少個科第一,都不會是總分全班第一。在班上,當年的會考我是最高分。很多同學原來都是Band 1的學生,因會考失手而轉移陣地到這所Band 3中學。同學們平時好像總是把我當個人物看,我謙虛一下反而會被指裝蒜,但我并不知道他們內心是否真是如此。也許在他們看來我就一直是虛張聲勢的紙老虎而已。文科班的同學都很驕傲。但事實上,我這兩年的成績都很不像樣。我自小就很好勝,但到現在我卻并不是特別想和他們爭個高低。這兩年來,我更多地只是嘗試在證明一個Band 3直升上來的學生并不比曾經的Band 1學生要差。我這樣大概是很沒志氣。 再說推薦信。推薦信這事,不能僅用「震驚」來形容,而應該是荒謬。 我對比過中五的推薦信,退步很大。我赤裸給大家看:1,reasoning(推論)從A下降到B,2,confidence(自信)從A下降至B,3,reliability(可靠性)從B下降至C,4,enthusiasm(熱心)從B下降至C,5,courtesy(禮貌)從A下降至C,6,cooperativeness(合作性)從B下降至C,7,sociability(社交)從B下降至C,8,punctuality(守時)從A下降至C。 我想說的是: 推薦信裡很多生詞我其實都不懂。比較安慰的是,班上英文最好的幾個同學也基本上看不懂。我問他們,他們也要查字典。我心裡爽死了。 出現如此大面積的退步,可能有諸多的因素:a,以前的老師比現在的老師要求低,b,不同年級的標準不同,不進則退,c,標準相同,但我確實退步了,d,根本沒有標準。但我還是很奇怪,因為我發現我的推論水平也不進則退了(通識真是白讀了),我更加不自信了(我以前比較自信是因為以前比較沒有自知之明?),我更加不可靠了(另一層意思是不是我更加流氓了?),我更加冷漠了,我更加無禮了,我更加自閉了(這兩年的朋友白交了,還是說明我不懂世故圓滑?)。至於合作性和守時方面的倒退,我沒有意見。 沒想到的是,我的diligence(勤奮)卻從兩年前的B進步到現在的A。難道眾多項目中,只有勤奮一項的標準是比兩年前低的?我不僅不覺得比兩年前勤奮,而且反而認為是懶了很多。更加奇怪的,我是diligence高過creativity。在成績單裡,老師對我的評語是:「思想靈活,獨具創見,腦筋轉得快,創新意念強」(這評語現在好像只要在電腦上按一下就會出來的,好牛逼的科技)。而學習態度只是B。一個學習態度B的人,卻具有A級的勤奮,一個「獨具創見、創新意念強」的人,creativity卻只達到B級水平,不能不說是一個相當難理解的事實。我不是想說明我多具創意,老實說,看到老師的那四句評語我都臉紅。但是我卻很懷疑,在我身上所表現出來的居然是勤奮多於創意。我一直覺得我是一個吹水多過實際行動的人。就算給我diligence E而creativity D,我覺得都要比現在的評分可信得多。 還有更荒謬的,某位比我自閉的同學社交是A。這是某位親眼看過他的推薦信的同學說的。這并非我八卦,故意找人來說事。既然我知道了,那我就無法不做個對比。這讓我想起中五時一個沒考體育其中一個項目的同學,其成績居然和每個項目都有考的我一模一樣。那時我和那位同學都笑了。我只記得我曾對那位體育老師「很沒禮貌」。他因某事要懲罰我,我居然敢不接受,最後還搞得他一個謙謙君子「偷偷」在不遠處罵我「大陸仔」。想起來,當年我確實很沒禮貌,比現在沒禮貌得多。 我越長越大,反而越來越不懂禮貌。在某些場合,對某些我不喜歡的人,就算他可能是訓導主任,我也不會打招呼,并且可能會以一種極其不羈的姿態從那人身邊走過。如果這樣是沒有禮貌,那麼我承認我是很無禮。 我還聽說那位比我自閉的同學總共有8個A。我不是要嫉妒或特地質疑任何人。我只是閑得蛋疼,想質疑一下進行此種評分的標準為何。可見,我的確是很不合作的。與其說我要在這些結果上和人較勁,不如說我是要在為何得出這樣的結果上和人較勁。 除了成績單和推薦信,還有一個莫名其妙的儀容之星嘉許信。盡管學校很好心,發了張嘉許信給我,但坦白而言,我去面試是不好意思拿這種東西出來的。相信敢拿出來或者需要拿出來的人并不多。中六那年也有,我收到的是儀容之星躦獎,就是最高級別的獎勵。我還是要坦白地講,按照學校的標準而言,我在儀容方面是經常犯規的(以我自己的標準而言當然是沒有問題的),問題是管儀容的老師沒看到。中七這一年,我當然不會有甚麼改進,但也只有一次被風紀隊長抓到了而已,結果居然連降兩級,只有銀獎。我隨便了解了一下,好像都是銀獎,只有一位前風紀隊長是躦獎。這就是問題所在,他憑甚麼?據說他那樣的儀容就會給學校帶來良好的校譽。幸好我的智商不低,要不然照著某些老師的邏輯,我就會以為穿黑襪子也會影響校譽。敢情腳的形象比腦重要得多。但是誰會看你穿甚麼襪子? 我固然不配拿躦獎,甚至銀獎也不配。但是我并沒有發現前風紀隊長的儀容和別的拿銀獎的同學相比,有甚麼特別閃光之處。 這整篇文字看上去,也許能看出我有一股很強烈的怨氣,像一個千年老怨婦。但我必須強調,今天正式離開圓玄一中,我并不是帶著怨氣離開的。某一兩個人、某一兩件事并不能取代我在這間校園里的其他美好回憶。那是將近四年的記憶。與其祈禱我的怨氣早日散去,不如祈禱那些喜歡整天板著臉孔的老師變得可愛一些。至於題目的疑問,我暫時無法解答。 補充:我原來以為香港的教育不會像大陸那樣,有後門可走。但今天我了解到,香港也有後門。這正如我曾經以為香港的生意人沒有騙子一樣。慢慢就會發現只是更隱蔽而已。 [tags]畢業禮,圓玄一中[/tags] Technorati : 圓玄一中, 畢業禮

最後一天 0

最後一天

小學畢業,我們聽的歌是《同桌的你》。 初中畢業,我們聽的歌是《Yesterday once more》。 那時,在大陸,我們都很貧窮,但是我們感覺不到自己的貧窮。如今,我身在香港,讀了兩年的預科,現在的「我們」雖已不是以前的「我們」,但在這繁華的都市里,我們依然貧窮。中七的最後一天,我們沉默著離開。 我總以為,奮斗的歲月裡最容易產生偉大的友誼,但可惜的是我們支離破碎。 在中七的最後一天,如果不是要回校拿準考證,我們的課室不知會有多冷清。下午是體育課,女生走了大半。當我和家洛踢完足球,雞雄告訴我們,留下的人也都走光了。在更衣室裡,我摟著家洛和雞雄,拍下了平生最曖昧的相。透過大鏡子,我發現我的眼神依然如此淫蕩。我們的課室空空如也,只好去隔壁班找人照相。隔壁班很熱鬧,應該是一個也沒有少。這些日子我都在想,為什麼理科生相處得這麼好,而文科生卻不行?他們的班長問我們,為何不與他們一起搞謝師宴。我們無言以對。我們只好說,這事我們決定不了。 在過去的18個月里,小混喜歡上了N個女生。”有儀”固然重要,但他從未因為風月之事與人翻臉。友情,愛情,小混覺得沒有了這些,這18月只是空白的一張紙。 同學們,希望N年以后,你們在大街上看到窮困潦倒的我,就算裝作不認識我,也不要投來鄙夷的目光。也許那時我就喜歡這樣的生活。我哪敢奢望我們能記住彼此,只是N年以後,我們是否還記得N年前我們聽的、唱的是什麼歌。 “那天你和我 那個山丘 那樣的唱著 那一年的歌那樣的回憶 那麼足夠 足夠我天天 都品嚐著寂寞” –五月天《知足》 [tags]圓玄一中,畢業[/tags] Technorati : 圓玄一中, 畢業

0

揮春書法比賽

臨近新春,學校搞了次揮春書法比賽。我是沒有資格參加啦。大家評評看,哪一幅最好,哪一幅不好。後天,我將公布學校的評選結果。我相信一定會令你們大吃一驚。我就是因為以前吃驚太多,已經練得很大膽了,想嚇我,沒那麼容易。 update:公布結果的時間到了。請看這里。 我說說我認為不錯的作品,是第一幅(恭賀新禧)和最后一幅(迎春接福)。兩幅相比較,我又認為第一幅比較好。不客氣地說一句,另外三幅都屬于初學者水平。令人意外的是,第一幅是來自一個中一學生。其實,我不應該感到意外,有這種水平還是很正常的。 真正令人意外的是,在學校的評選結果裡,第一幅居然在五幅中排名最後。至于最後一幅,還好,排第二。冠軍是第四幅,是不是因為有龍?如果是,那這是書法比賽,還是繪畫比賽呢?其實,揮春有像第四幅這樣寫的嗎?我以前在大陸,一到將近過年就喜歡在街上看那些擺攤寫揮春的,還真沒看過這麼寫的。我相當懷疑作者一開始也不想這樣寫,但是苦於前面兩字寫得太大,只好分開兩部分,空白處再加上龍鳳。 我希望那位小同學不要為了這樣的一個比賽灰心。在以後的中學歲月里,還會有許多稀奇古怪的事情會發生,但要相信自己的實力。 [tags]書法,揮春,圓玄一中[/tags] Technorati : 圓玄一中, 揮春, 書法

最後的名字 0

最後的名字

我在那張白色的紙上寫上最後的名字:我的名字。 那張紙是今天社際足球賽道社的球員名單。 本來社長並沒有邀請我參加。所以上一場我只是一個觀衆。原本我想,道社一定是兵強馬壯,所以不需要我吧。我不好意思向社長乞求一個出場名額。可是我看了第一場后,覺得道社也就那麽囘事。主要是我對極品這個人沒有任何的信心可言,其他人倒沒什麽。今天我知道,極品人稱鼻屎哥。 鼻屎哥今天又有進球。但是無論他進多少球,我都是這個看法:這個人的球技真的很一般。原來球技不好也能打前鋒的,因爲對方難免會放鬆對他的防守。但是你也要知道,這種人常常浪費了一百個機會之後才能抓住一個機會。鼻屎哥今天有所醒悟,沒敢再模仿魯爾,不過充滿其個人特色的表演還是有的。 我很失敗,因爲社長不僅沒有讓我首發出場,而且也沒有在下半場一開始就讓我出場。不過唯一欣慰的是,我還是出場了。我出場後不久,我方的一位衝動少年和對方發生了爭執,先是領到了一張黃牌,不久後就因爲不滿而自行離場了。聽説他離場前還向別的隊員提議集體棄權,可惜遭人拒絕。我心裏想,靠,你他媽這不是玩我嗎,我才剛上場,你就叫人不要踢了。 踢球的人,心高氣傲是正常的。我在大陸的朋友大多數都是踢球的,哪個不覺得自己球踢得好?事實上,那些朋友踢得好的決不在少數。今天在圓玄一中踢球的人,九成都要站到一邊去,但是這些人比我那些朋友還要心高氣傲,所以有了今天的衝突。自己踢得不好,就把氣撒在別人身上,踢得稍微好一點的就真以爲自己有多行。你以爲,你生氣了就變成施丹二世了。可二世沒做成,二逼就做得有模有樣。 我今天來的真是時候。道社已經沒有替補球員。那個傢伙很有性格地自行離場后,我們只能以4敵5,硬撐下去。我踢到一半,喉嚨開始不舒服,一堆堆的痰湧出來,帶點血腥味。偷偷告訴各位,後來我忍不住就在球場邊吐痰了……聼者可能覺得這有點誇張:連血都出來了,這内傷不輕呀。我倒沒覺得怎樣,死掉正好圓了我的心願。只是我踢球的時候,這麽折磨我就真他媽的……操蛋。 5對5,道社已處於劣勢,少了一個,更是被他們玩殘。正因爲這樣,剩下的四位就成了勇士,獲得了尊重—-也許鼻屎哥除外,因爲鼻屎哥應獲得的不是普通的尊重。 我今天踢得不好,然而這就是我最後的一次社際足球賽。這句話聼起來好像我踢了很多年的社際足球似的,事實上這只是第二年。最後的名字也可以理解為,這是我最後一次在社際足球賽的名單上寫上我的名字。 [tags]圓玄一中,足球[/tags] Technorati : 圓玄一中, 足球

圓玄是我家 0

圓玄是我家

那天,我和聰聰被人”陷害”,要當著全校師生讀出我班的清潔標語。我們充滿感情地讀出了這一句:圓玄是我家,衛生齊參加。全場因此轟動,我們成了”名人”。 事實上,家對於我的意義,已不是什麽溫馨的港灣之類。它經常讓我覺得是一個地獄。如果圓玄一中也成了我的家,那豈不是也成了我的地獄?事實的確如此。我現在害怕上學,對同學感到恐懼。誰也沒有做對不起我的事情,我也沒有做對不起誰的事情。但那裏的氛圍給我壓力,把我推向痛苦的懸崖。 壓力不是來自學業。 我想逃避,但現在是關鍵時刻,我又不能缺席。兩年前,我想離開家,闖天下,但我太懦弱,又回來了。生命對懦夫而言,沒什麽意義可言。我就是這樣想的。我和等死無異。 [tags]圓玄一中,家[/tags] Technorati : 圓玄一中, 家

像足球一樣圓 0

像足球一樣圓

在我們圓玄一中踢球的人當中,有一個極品。這個極品身材像足球一樣圓,但問題不在于此,問題在於他那充滿激情的”魯爾之吻”。你有沒有見過像足球一樣的物體會對自己的尾指這麽感興趣? 在陸運會閉幕後踢的那場球,我們第一次見識了極品的”魯爾之吻”。那時,他踢進了一個不可能不進的球。而這個進球,就算叫不會踢球的瘸子來踢,都不可能踢不進去,連射的動作都不需要。但極品卻顯得特別興奮,立馬表演了”魯爾之吻”。我相信,他肯定是日日夜夜對著鏡子練習這個動作,所以顯得比魯爾本人還要嫺熟。如果你沒有看到那個進球,只看到那個動作,你就會以爲他真的進了一個很了不起的球。 今天的社際足球賽,極品代表道社出戰,身披10號馬甲。我一開始不知道他挑了10馬甲是出於自信還是隨隨便便挑的,但是後來我看到他那個充滿後現代主義特色的慶祝動作,我不得不深信他穿上10號的馬甲完全是出於自信。一個愛足球的人,對10號都應該有一種尊敬之情,不會隨便亂穿。因爲10號是球隊的靈魂,是Pele,是Maradona,是無數擁有精湛球技的球員。極品固然無法與任何其他10號相比,我也不敢有此過分要求,但至少也要體現出在球隊中的靈魂作用吧,不是馬拉多納也得是牛拉多納吧。但他顯然遠遠不是。他唯一吸引人的,是他精湛的表演技術。 極品除了會表演”魯爾之吻”,還會表演受傷。就在這同一場球賽,他突然倒下了,其痛苦的樣子讓人以爲:這人慘了,下輩子九成九都要殘廢,足球害人呐……我並不是要詛咒他,而是他的表演太精彩了。但他表演到一定程度之後就突然沒事了,起身繼續踢,大家都為他的勇敢所折服。他的動作固然笨拙,但與他的受傷毫無關係,因爲他從來都是這樣。 最先推薦極品的人是去年中七的胡學長。胡同學球踢得很不錯,但眼光卻很差,至少在對這位極品的推崇上讓人大跌眼鏡。 道社的足球沒什麽希望。去年我們也沒多大希望,但去年有運氣。今年有什麽?什麽也沒有,除非碰上明社也算是一種運氣。 之前曾經想過寫一篇《明朝沒落》的文字,以紀念去年明社的輝煌。但後來仔細一想,去年並不是明社的天下。但不可否定的是,足球確是明社的天下。今年不同的是,明社的足球從人才濟濟變成”人才”不濟。新的守門員顯然無法和家洛相比。 明道二社間的球賽踢得比較沉悶,誰會相信去年的決賽就是在此倆社之間進行的。如果你熱愛藝術勝過熱愛足球,那麽極品也無疑是一個不錯的觀賞對象。有了他,你就不會那麽失望。 從今天的球賽,我再次認識到,比分落後是需要有人背黑鍋的,而通常背黑鍋換下場的那個人並不是踢得最差的那個,要不然就不叫背黑鍋了。所以就算身材沒有足球圓,做人也要做得和足球一樣圓(滑)。否則,你就只能被當作足球,被人踢來踢去。 [tags]圓玄一中,足球[/tags] Technorati : 圓玄一中, 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