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國父

搞完國父搞老蒋 0

搞完國父搞老蒋

這幾天,臺灣真夠忙活的,先是讓”國父”下課,現在又開始拆蔣介石的石頭像了。 其實,民進黨早就對”國父”看不順眼了:我們的人才不過是”臺灣之子”而已,憑什麼你孫文就成”國父”了。在很杜正勝的那一幫人口中,孫文早就是”外國人”、”敵國國父”了,所以他們最近的這些舉動實在不算太意外。”臺灣之子”其它事情都幹得不怎麼樣,只能幹這些。不過,既然”國父”一詞帶有濃厚的封建色彩,那麼”臺灣之子”呢?父為子綱,一樣封建罷了。 其實,不杜正勝的人都知道,”國父”的含義不在於表面,而在於肯定孫文的歷史功績。很杜正勝的人大概會反對,或說辛亥革命孫文沒有參加,或說孫文沒有在臺灣搞過革命。這些觀點一點也不新鮮。我當然無法瞎掰,說孫文其實參加了辛亥革命,也在臺灣搞過革命。但是評價一個歷史人物的功績不是這樣看的。孔子都兩千年前的人了,沒參加過辛亥革命,也沒到過臺灣,怎麼就會是聖人?我們再放眼世界。華盛頓這家伙把美國的江山打下來了,但他總不會每場戰役都在場吧,而且他也沒有把奴隸制這種萬惡的舊制度廢除,搞到後來就頭大了,南北戰爭了,林肯也犧牲了。可許多美國人也把他”吹”成國父了,這美國人是不是受封建思想毒害太嚴重,所以都杜正勝了?看看美國人的”造神”運動,也可用”浩浩蕩蕩”來形容了,除了首都華盛頓,美國還有幾十個地方都是以華盛頓命名的。 沒錯,國民黨以前的做法也很杜正勝,曾把國父樹立成絕對的權威。國父所代表的不應該是權威,而應是一種信仰,就像美國人會把華盛頓的信念當成信仰一樣。當然,臺獨者的信仰只會是臺獨,不會是三民主義。臺灣之所以族群對抗,就是因為信仰的對抗。中國人其實早沒有信仰了。所以中國人很容易發生內訌,窩裡鬥。說兩句不對頭的話,就亮刀子,刀子不夠就大炮。 豎在軍營的蔣介石雕像也被拆了,據說,中華民國國防部是出於愛護老蔣。”蔣公歷史地位是不能磨滅的,事實上,也放了這麼久在外面,經過保養維護以後,典藏在室內是最好的方式。”像阿扁這樣的極品在歷史上也是難得一見的,就不要等到他變成石頭後再保養了,現在就應該立即”典藏在室內”。 另有一位民進黨的立委說:”叫什麼『國軍之父』嚇死人,哪一次有打贏敵人?”不知道這立委是文科生還是理科生出身,不過我估計他是沒讀多少書的,讀過書的話能這麼瞎嗎?史實擺在眼前,不管蔣介石做過多少壞事,但他確實打贏過很多敵人。打贏陳炯明的是誰?帶領黃埔軍北伐的是誰?帶領抗日的是誰?蔣介石輸了一次,很不幸,一次就輸掉了整個江山,落魄到如斯境地,現在竟連一個立委都瞧不起他。這位口氣很大的立委,如果有一天日軍或者解放軍攻到臺灣,他會不會第一個逃跑或者投降?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娘希匹,老蔣上戰場的時候,你還只是條精蟲。 有些歷史很清楚,手淫也好,意淫也罢,想強姦就没那麼容易。李敖這個老憤青建議得好,最好把臺北的中正紀念館炸了。臺灣人民可以一起看煙花。民進黨幫共產黨幹掉一個”老冤家”,該稱兄道弟了。 注釋:何謂”杜正勝”?請參照《杜正勝這三個字就是一成語》 [tags]國父,蔣介石,台灣[/tags] Technorati : 台灣, 國父, 蔣介石

以父之名 1

以父之名

昨天是國父孫文的誕辰,也是我去倫敦領獎的日子。 網上雖有朋友願意冒充本人之家長,本人不勝感激,但本人向來懼怕與陌生人來往,因此他們未能同行,實在抱歉。與我同去的是現實中的朋友,家洛。說起來家洛和孫文有點淵源,因兩者都是從事反清工作的,各自是兩個不同的黑社會組織之老大。 在學校負責此次徵文的老師聽説我沒有打算攜帶家長的意願,表示願意與我同去。她要與我同去,我自然無以拒絕,但矛盾的是,我並不希望身邊有個老師,因爲老師讓人害怕。然而後來她說,她抽不出時間出席。我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已經到達倫敦,如果我早點知道她不會出席,我就會多帶個朋友去。 事實上,家洛有意叫豆腐一起來,但豆腐沒有興趣。後來和豆腐聯絡,她表示,如果是我親自約她的話,她就可能來。但是說實話這次頒獎我真沒有想到要約她,因爲在我看來,她對歷史、文學之類的東西應該興趣有限。當然,這不是說家洛就對歷史、文學有興趣,反而十分有可能的是他比她更沒有興趣,但是約一個男人顯然要比約一個女人更爲容易,何況還是一個我愛過但不愛我的女人。 這次筵席真正熱鬧,出席人數大約有700人,我估計大部分都是與孫中山無甚大關係而是純粹來混吃的。出席者中包括一些政治人物,如臺灣立法院副院長鍾榮吉,香港立法會議員劉慧卿、涂謹申、馮檢基等等,這些人算不算混吃則有待考證。鍾榮吉講話洪亮如雷,證明在臺灣立法院講話小聲點都不行,但奇怪的是我發現王金平講話聲音倒不怎麽大;比較意外的是劉慧卿會出席這樣的活動,因爲我以爲她曾經發表過的類似支持台獨的言論與孫中山的理想應該不太一致;另外需要特別説明的是,我曾經撰文諷刺過涂謹申,但是這次給我頒獎的嘉賓正是他。真是冤家路窄,不過他肯定不知道有這麽一篇文章,而且其外表敦厚,比劉慧卿之流要平易近人得多。 我和家洛剛在席上坐下不久,學生組的冠軍便開腔和我們説法。他居然問我,爲什麽不參加公開組?他說公開組只有10份參賽稿,競爭不大,且獎金比較豐厚。我明白他的意思,他其實沒有興趣關心我爲什麽不參加公開組,因爲我連學生組都不進前三的人,何德何能進公開組;他是想表明他後悔參加的不是公開組,因爲以其學生組冠軍之實力,必定在公開組也能有所斬獲。他還問我爲什麽會參加這次徵文。這個問題的答案不外乎是自己想參加或者被逼參加,我大可以不答。但是為表現我為人親和,所以我如實告訴他我是被逼參加的。這可以認爲是我向他示威,意思就是,我被逼隨便露了幾手就可以打敗150多人進入前六,要是我認真寫你這個冠軍難免不保。當然,他能不能聼出來要看其智慧高低。 後來我才發現他並不是與我們同席的,因爲他是冠軍,而我只是具有安慰性質的優異獎而已。優異獎和前三甲除了獎金上有分別,還有另一個不同的待遇就是,優異獎的作品不獲刊登在當晚的典禮特刊上。冠軍回到他的座位後,家洛亦表示此人口水相當多。鍾榮吉要是認識了此人,一定認爲此人極適合在臺灣的口水政壇立足。 粗略瀏覽特刊上的文章,發現我和他們的文章最大的分別是,他們當論文來寫,我當文學來寫。尤其學生組冠軍,大量參考孫中山選集,真可謂是鍾榮吉口中忠實的信徒。必須説明的是,我是把論文和文學分開的,論文用於學術,而文學屬於藝術。意思不是說本人的獲獎文章在藝術層次上比他們要高,而我真正要說的是,當我看到一篇文章結構和論文一樣,有引言總結,分條論述,正經八百,已經沒什麽興趣再作詳細閲讀。我以爲這樣反而不利于宣揚國父的思想。再説,這些論文對孫中山的思想亦非有一套新的見解闡釋,所以從學術上看也不是特別了不起。 如果從更深層次來分別我和他們,那就是他們是理性主義,而我是浪漫主義。 這次晚餐尚算豐富,可惜唱歌的那些所謂”實力派”歌手則有損我們年輕人的胃口。而且看那些歌手的樣子,不做實力派基本上沒什麽出路。但我最不開心的其實是抽獎沒有抽中我,人家不用寫文章來混飯吃的都有幾百甚至上千元入袋,而我辛苦寫文歌頌三民主義卻只有三百元。豈不是逼我又從浪漫主義回到現實主義。 以國父之名,我們舉行了一次快樂的聯歡晚會。 (補記:最後一道菜狀似女性的容器,爲此身邊一位女同學還特地拍照留念。) [tags]國父,孫文,倫敦大酒樓[/tags] Technorati : 倫敦大酒樓, 國父, 孫文 Ice Rocket : 倫敦大酒樓, 國父, 孫文

有誰和我去倫敦 0

有誰和我去倫敦

倫敦不是敦倫,也不是真的倫敦,而是倫敦大酒樓。 星期一收到通知,我寫的關於孫中山的那篇文章獲得了學生組優異獎(應該是一個安慰獎),星期日下午要去倫敦大酒樓領獎。我本無意寫那篇文章,因爲我覺得要寫孫中山,基本上已經沒有什麽新的東西值得再寫。所謂國父,其實非常尷尬,臺灣人稱其為敵國之國父,或者戲稱台幣為國父;大陸雖仍以國父作爲宣揚,但事實是大陸官方更多的是視毛澤東為國父,因爲他們說孫中山的是舊民主革命,毛澤東的是新民主革命,足見其褒貶。 可以說那篇文章是被逼的,但這樣說也未免太過分了點,更準確的説法應該是:老師把任務吩咐下來,我又不好意思拒絕,結果只好寫出來交差,沒想過要獲獎。許多無能貪婪之輩雖口中言”重在參與”,卻無獎不歡;我這才叫做真正的重在參與。但由於稿件的格式、字體問題,負責老師多次叫我改,不勝其煩,最後一次我已不願再改。 星期日的頒獎典禮可擕同兩位家長(爲什麽不是家人呢)出席,願意冒充本人之家長的朋友,歡迎在星期日之前致電聯絡。多謝國父孫文,我們可以混一餐晚飯。 [tags]國父,徵文[/tags] Technorati : 國父, 孫文, 徵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