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四川地震

4

我們沒有看到,只告訴你這麼多

TVB記者去四川棉竹市富新鎮採訪,遭到阻攔。其中一位似乎是該地官員的女同志特別多話說。 她對記者說:你那種關心只是口頭上的。 不知道她有沒有發現,其實,胡錦濤同志和溫家寶同志的關心也只是口頭上。 她繼續說: 「實際行動表現一下,再來關心他們。」 然後繼續重複: 「用實際行動表現一下,讓我們看一下。」 記者去採訪,去了解情況,不正是在用實際行動關心災民嗎?當地政府阻止記者採訪,阻止家長接觸記者,令他們有苦無處訴,難道這是關心? 接著這位女同志就問記者:有甚麼實際行動? 記者告訴她:我們捐了很多錢過來援建。 可是她的回應是…… 民間的捐款不說,光是香港政府就代表港人出了100億援助四川震區重建。這位女同志說沒有看到,也不奇怪。我估計有以下幾種原因: 一,國內新聞封鎖司空見慣,說不定就把港府捐款100億的新聞也給封鎖了。 二,新聞沒被封鎖,但女同志忙著「用實際行動」關心災民,沒空看報。 三,錢都被上面的人貪了,導致女同志一點油水都沒撈到。 從這位女同志的言論,我們了解到了捐款秀的原因是捐款要讓他們看見了才算數。當然對於該女同志而言,可能更加要她也沾到了油水才算數。 後來他們又安排了一位富新第二小學的老師接受訪問,這位老師目前負責監督該校重建。 他向記者解釋了該校教學樓倒塌沒有任何人為因素之後,說…… 說完此話,這位老師突然露出詭異的笑容 偷笑完,再補充一句沒頭沒腦的話: 然後再一次很詭異地展現燦爛的笑容 記者最後問他說的是不是良心話。 他回答…… 全部內容,請收看TVB《星期日檔案:不能說的真話》:http://mytv.tvb.com/news/sundayreport/24665 [tags]四川地震,豆腐渣[/tags] Technorati : 四川地震, 豆腐渣

四川地震一周年與香港人 2

四川地震一周年與香港人

如果說「世界和平」是香港人的陳詞濫調之一,那麼,「幸福不是必然的」也是。不用我說大家都知道,前者用於每年新年,後者用於每一次外地發生災難。在這方面,香港人已經達成了共識,達成了默契。 可以說,香港是一塊福地,地震海嘯火山爆發異形入侵火星人襲擊之類的大天災不僅少見,而且幾乎沒有,掛八號風球可能已經是「最可怕」的災難了--其實算不算災難還未可知,因為很多香港人覺得掛八號風球是很幸福的事。本地無災無難,外地的災難便總是讓幸福的香港人「感慨良多」,就是那句著名的「幸福不是必然的」。四川地震的紀念意義,對於許多香港人來說,恐怕也不過如此,它只是提供了另一次讓香港人感慨「幸福不是必然」的機會。 從電視上知道,今天有一所學校全校通過吃麵包來紀念四川地震。關於活動的意義,校長說是為了讓學生認識到「幸福不是必然的」。那一刻,我終於開始覺得有點悲哀了。香港人的幸福感原來必須通過別人的痛苦來得到;別人的痛苦,數萬人的死亡最終只值得換來一句看似充滿智慧的廢話。其實要認識到幸福不是必然的,香港本地就有足夠多的例子,那些睡在天橋底無家可歸的人,那些靠撿垃圾維生的人,那一百萬貧窮線以下的人。與其繼續彰顯這種沒有意義的意義,還不如告訴學生,這場地震有多少學生死在了豆腐渣之下。 其實,體驗別人經受過的災難這本身就已經是一種意義,反而附加上的意義卻是沒有意義的。沒有大天災的威脅,既是香港的幸運,也是香港的不幸。任何風雨所帶來的痛苦本身就是一種意義,就算風雨過後看不到彩虹。如果對災難的紀念和教育永遠停留在「幸福不是必然」這種膚淺的層面上,香港的學生恐怕永遠都比不上日本的學生。日本人的那種危機感,到了香港就成了恐懼。 想必有人看了本文之後又會說我一桿子打翻整條船,給香港人加了莫須有之罪。對於這種批評,我深表無奈,而我不想解釋。對於一個blogger來說,不被人罵也不是必然的。 [tags]四川地震,香港[/tags] Technorati : 四川地震, 香港

1

天雖無情人有情

以前用國內的email,經常收到大量的垃圾郵件。看過最搞笑的垃圾郵件是說「天亡共產黨」的,還附有圖片,說是天有異象、地質奇觀。在皇權無法制衡的時代,知識份子提出天意這種東西,屬於無奈之舉,當然另一方面也與他們對世界的認知有限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