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嗌莊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0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看城大月報,發現我果然無知。原來在不少候選內閣看來,嗌莊已經成為了城大的一種必須繼承的傳統。與其說是傳統,不如說你們這幫孫子除了吼,再也想不出什麼辦法去推銷自己了。 我更不知道,嗌莊原來是「同學一直對內閣的一種期望」,是「對其會員得一份承諾及堅持」。原來這種「傳統」形成的原因皆在於我們的「期望」,原來我們期望聽到一些類似「毛澤東萬歲」這種空洞無物的口號吼叫,原來我們期望的內閣是一堆噪音製造機。 當我走去飯堂吃飯,當我拖著疲倦的身子離開城大,我毫無期望。我只期望那群圍成一圈的孫子早點喊破喉嚨,再也喊不出來。看他們好像喝過雞血的樣子,恐怕連他們也不知道自己在吼什麼。 城大的選舉投票率低,就是拜這幫孫子所賜! 有個學科聯會的黎姓傻逼評議員,接觸過其他院校的幹事,居然收到這樣的看法:他們都很欣賞城大的嗌莊文化,而且認為對選舉有正面影響。你他媽作為一個評議員,有點自己的看法好不好,要不,你邀請那幾個很欣賞嗌莊文化的傻逼親自到城大來體會幾天。 城大,你真是無愧「街市」這個響亮的名稱,為提高大學生的噪音忍受能力做出了巨大貢獻,你終於做到了全港第一!歡迎全港街市的老闆組團到城大視察研究,提高吼的水平。 [tags]城大,嗌莊[/tags] Technorati : 嗌莊, 城大

商場如戰場,戰場如K房 2

商場如戰場,戰場如K房

城大學生會選舉進行得如火如荼。如果說平時的城大就像一座商場,那麼此時的城大則更像是一個街市。 從上個星期開始,幾個學生會內閣就在不同時段不同的出入口大喊大叫。早上在正門入口。早上還沒啥,對於仍在夢中的身軀而言,他們的喊口號反而有提神醒腦之效。但是中午在食堂門口喊,無疑十分影響食欲。下午則圍住四樓通往三樓的電梯要塞,幾個學生會在情緒高昂地進行「情歌對唱」,噪音指數嚴重超標。我每天放學回家都想向各個尊敬的內閣豎起我可愛的中指,只是他們人多勢眾,一人一根中指就足以戳死我。都放學了,你們還不放過我。噪音像潮水般向我雙耳灌進來,很讓人崩潰。但是到頭來,我完全聽不明白他們在喊什麼,所以宣傳效果為零。 中學參選學生會比的是誰派的糖多,沒想到大學的學生會比的居然是嗓門大。我懷疑Pavarotti是他們共同的偶像。有他們在,Pavarotti也可以瞑目了。所以說,大學特別有人文藝術氣息,人家剛死就以他的方式進行紀念。不知是我的問題,還是他們的問題,到現在我還沒看到任何一個內閣的政綱。不過我猜得到他們政綱中至少有這麼一條:增建K房。 我的天,還是快點結束吧。你們貨色都差不多,隨便上一個算了。我連往民主墻貼大字報的心都有了。 [tags]城大,嗌莊[/tags] Technorati : 嗌莊, 城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