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問題少年

豈止是問題少年 0

豈止是問題少年

在母親和叔父最近的幾次通話中,關於我和父親的話題已經變得比祖母的病情更加重要。叔父因爲不相信我,所以也就不相信母親所講。 在我小時候,也是叔父尚未成爲男人的時候,我和他的關係很好。在我長大之後,也是他成爲了男人之後,我和他的關係便疏遠了。在他眼中,我是一個問題少年。確切來説,這不能怪他,因爲幾乎在所有的親人眼中,我都是一個問題少年。這個問題少年一無是處,不能信任。 關於我「變坏」的責任,父親四処宣揚是母親沒有管好我,他的這種看法也幾乎得到所有親人的認同。這些親人都疏忽了一點,我的父親何時行使過父親的責任?對此,母親的説法也有些奇怪。她說,在初中之前我還是一個好孩子,因爲她管教有方,只是在上了高中之後就變坏了,這不只是她一個人的責任。這種説法的奇怪在於,我並不覺得她管教有方;如果我真的變坏了,我也並不覺得我是從高中開始變坏的。 老實說,我小學五年級就開始變坏了。五年級以前,我成績頂尖,在班上身兼要職,是「未來的棟梁」。可是五年級后我就「凍涼」了,不僅成績大退步,同時在班上也僅僅是一個勞動委員,並且廣結「損友」,開始抽煙。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上了初中。當年的升中考試成績,我寂寂無名。半個學年的時間,我收復失地,成績位居年級前四。於是我又被寄予厚望,同時身兼班長和團支部書記,是許多班主任都想擁有的學生,因爲學生進年級前五,班主任也有獎金。這種美好的情況只持續到初中二年級下半年。由於我和當時的班主任關係不佳,下半年考試的成績急退到年級20名,母親在這個過程中扮演著重要的毀滅者角色,因爲她只信任班主任,不信任我。到初中三年級的中考模擬試,我的成績是50名内,以往年這所中學的中考成績,我是完全沒有希望考入重點中學的。但意外的是,學校當年的中考成績大收穫,二十幾個學生考上了重點,其中一個就是我。有一個沒有教過我的女老師不無鄙夷地把我考上重點高中形容為天方夜譚。這位女老師的看法大概是和我的親人們不謀而合,那就是:我是一個問題少年。問題少年不應該進重點中學。但是我覺得這位女老師相當無聊,我就算成了殺人犯,那也與她無關。 意外地考進了重點中學,可能讓我沒有壞得那麽快,但在以後的日子裏我沒有再振作過。問題少年的標簽就這樣貼在我的身上,直到今天。我現在在香港,那些老師並不知道我過去的故事。 在我起起伏伏的成長歷程中,我根本看不到母親有什麽高明的教育方法,當然我的父親更糟糕,他完全處於缺席的狀態。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他的兒子突然長大了,並發現他的兒子不僅一無是處,而且是個問題少年。於是,他把所有責任都推卸到母親的身上。 我的父親現在到處宣揚說我成績不好。但事實是,他根本不知道我的成績,也從未有過問。他只會說,誰誰誰的兒子房間裏貼滿了獎狀。靠,我的獎狀都收起來了。 [tag]問題少年[/tag] Technorati : 問題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