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哲學

1

一個醉客的固執

我的腦海裡不斷出現這個人的樣子,他穿著西裝,提著公事包,形象不算高大,也沒什麼特別之處,不過他做了一件與眾不同的事,他在向後的電梯上不停地走著,路人告訴他「你走錯方向了」,甚至拉他回來,他也無動於衷,依然堅持在那個不能把他帶到目的地的電梯上走著。我們不禁要問:是甚麼使他如此執著於做一件沒有成效的事?

2

哲學足球:德國VS希臘

希臘在歐國杯最後一場小組賽發威,戰勝了俄羅斯,取得了小組出線權,下一場將碰上德國。希臘和德國在足球上倒不是宿敵,但因為最近的歐債危機鬧得很兇,這兩國一個是債仔,一個是債主,令這場比賽也頗堪玩味。現在競技體育,本就有濃厚的政治意味。

其實除了是債主和債仔的關係,這兩國同時還盛產哲學家。

19

人人都是藝術家

我姓黃,名師傅。

人人都知道黃師傅現在是一個賣豬肉的--也就是說黃師傅以前不賣豬肉,而且在他賣豬肉之前沒有人認識他,他聲名大噪是賣豬肉之後的事。

5

這是一個哲學問題

有位朋友在facebook上玩的測試讓我想到一個問題:究竟是一個人最不了解的是自己,還是對一種事物了解到一定程度就會變成那種事物?我有點困惑,不,是非常困惑。

1

西西弗斯的反抗和幸福

加繆(Albert Camus)說:應該認為,西西弗是幸福的。在開始這個話題之前,你不必知道加謬是誰,但必須知道西西弗是誰。西西弗是希臘神話裡的一個人物,他受諸神的懲罰,必須在地獄中不停地把巨石推向山頂,而石頭又不斷地從山頂滾回山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