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口試

報告,沒有美女 0

報告,沒有美女

由於我用普通話考中化口試,不得不千里迢迢、千山萬水、跋山涉水地跑到九龍去。許多人以為我從大陸來的,普通話必定是我的母語。事實上不是。中國這麼大,語言之雜,遠比他們想象得雜得多。我已經很久沒說過普通話了,所以就算選擇了用普通話考,也沒多大把握可以說得很好。但無論如何,我學粵語只不過三四年的時間(事實上也沒正式學過),說得還不如普通話流利。 我的母語是客家話。但可惜我不是語言天才,而是屬於那種學一種忘一種的人。就算中化口試可以用客家話考,我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說得很流利。現在回到鄉下,有時候我的舌頭就會突然打結,然後就跳出幾個粵語來,比如”仆街”二字是最容易跳出來的。總之,我是兩頭不到岸了。看似懂四種語言(包括英語),其實都不精通,且有忘本之嫌。 我以為今天去九龍鄧鏡波學校考中化口試的都應該是用普通話考的,但未進入該校之前我已經驗證了這是錯誤的想法。我從旺角坐28M小巴去鄧鏡波,在車上認識了一個也去鄧鏡波考試的朋友。我們的溝通一開始出現了點問題,我問他是否用普通話考,他回答我他是考中化。然後費了一番功夫總算搞清楚了。這位朋友說,他其實住得很近,靠走只需十幾分鐘時間,但還是坐小巴過來。他要是女孩子,我就會說,神推鬼磨讓我們相遇啊,看在上帝面上,我們談戀愛吧。由於說這種話的時候,我那色迷迷的眼睛通常都會很配合,所以估計女孩子受不了,馬上就想和我去注冊結婚了,至少也會去開房吧。 這位朋友挺好相處的,他拿出書來看,也讓我看。多難得啊。後來因為他先去了一趟廁所,所以我想去廁所的時候,問他廁所在哪,他還親自送我到廁所。這樣的好人,真是沒得說了。不過我們始終沒有問對方的名字,這很不符合江湖規矩。江湖規矩是這樣的:抱拳,然後問,敢問兄臺貴性?對方也抱拳道,在下是女性,女扮男裝。 進了考場,我首先注意到的是有一位仁兄,看上去應該有三十多歲了,也是來考試的。我對這種人特別佩服,發自內心的,因為我覺得我到他這種年齡,就不敢來考了。別說如此,就算明年再考一次,我也怕勇氣不夠。我眼神掃了他的準考證一次,發現他好像只考中化一科。必須補充的是,他也是用普通話考。今天在我這個試場裡,用普通話考的只有兩組,而我和那位仁兄并非同組。他先我後。 報到的時間是六點半,然後我們就這麼坐著等,猶如等死。在這所坐落在天光道的中學裡,等到天黑了,還沒到我考。”天光道”這個路名真是暗含殺機,我悶得慌,就在想,不會等到天光才輪到我吧。然後我就開始打呵欠,昏昏欲睡。 我發現旁邊一位女孩子老轉過頭來看我,好像已經對我一見鐘情了。這并非我做夢,因為在我昏昏欲睡之前已經發現這個現象。最後我知道,她還和我同一組。如果她不是對我一見鐘情,那就一定是一個陰謀。在上戰場之前殺死敵人,無疑是一個無比奸詐狡猾之人才想得出來的,歷史上能夠狡猾如斯的,大概只有陳奉京一人。但是女人想用眼神來迷惑我,沒那麼容易,必須國色天香如欣美者才行。 我環顧四週,看了在同一個考場的人。結論是,沒有美女。所以我可以安心地考試了。但是我不得不說,我開始昏昏欲睡了。這考試時間安排得真不好。還好意思安排在天光道考。 雖說沒有美女,但我還是發現了一個長得有點像尤納斯的女孩。可惜她只是有點像,如果是和尤納斯一樣貌美的,估計我考試的心思都全飛到她那裡去了,考試也會手足無措,滿臉通紅猶如喝了酒的家洛。估計我還會迫不及待地和她交換電話。這位女孩和我同一組,她是一號,我是五號(壓軸)。在小組討論環節,我們都選擇了海豚。若論說服力,我應該強過她,幽默感就更不用說了,可惜幽默感不加分。但是說到發音,都不夠好,我不是最好的,也不是最壞的,不過還是要比我想象中差。我的普通話水平快趕上粵語了。 昨晚,雞和我開玩笑,說如果我用粵語考,她就可以少一個對手了。但是,無論普通話和粵語,分數應該還是在一塊計的。否則,有我在,對於用普通話考的同學太不公平了。其實,我也只是開個玩笑。我不敢對口試有很高的期望,合格就好了。我本來就不是喜歡說話的人,尤其在陌生人面前。媽媽教過,不要和陌生人說話。 考完,已是八點多。天上飄起了毛毛雨。真性感。下次的中化考試,我還會碰到今天的對手。我對到時會有多少個考生坐在聖芳濟書院的禮堂很感興趣。興許連禮堂也不用開,開間教室給我們就夠了。 還有要補充的是,今天我沒有迷路。所以本文的題目改成《報告,沒有迷路》也成。 [tags]中化,口試,高考[/tags] Technorati : 中化, 口試, 高考

說話 0

說話

再過兩天就是我的第一場戰役,中化口試。 因為我在blog上曾寫過中化口試,所以近日有不少人是搜索”中化口試”找上門來的。可惜我這裡沒有秘訣。別說我沒有秘訣,就算我有秘訣也不會現在就寫出來吧。考試就是這樣,教你如何跟人搶,跟人斗。中國文化講和,所以我覺得特別諷刺。三成的升學率,意味著你要生存下來,就必須殺死數目不小的人,而且這些人通常和你一樣理想遠大,同樣擔負著眾人的期望,也許還和你一樣努力。是的,我用了”殺死”兩個字,你還別以為我聳人聽聞,用詞夸張,現實世界就是這麼殘酷。人人對你有殺意,你也要對人人有殺意。看《火影忍者》中忍試,看到第二場,就是把這種”殺”具體化了,真的要殺人才能晉級了,我看得特別惡心,惡心的不是殺人,而是這種思想。《恐怖鬥室》也一樣,你要生存,就要殺人。操,原始時代嗎?原始人還一起打獵呢。 這幾天看朋友的xanga,或和朋友通電話,了解到一種普遍的情況:考試的時候都是搶著說話。讀了一年半的中化,算是受了中國文化的熏陶,結果就是學到了搶說話。這是不是教育和考試制度的失敗?別怪那些政治人物不讓人說話,因為我們受的教育就是不讓人說話。當然,這考試不可能完全不讓人說話,給人霸權的印象照樣不高分,所以從自己的利益出發,自己搶完了話還要留點時間裝逼,好讓人覺得自己多麼和善,多有風度。別怪那些政治人物裝逼,我們受的教育就是裝逼。裝逼裝得滴水不漏就是君子。 將中化口試和聆聽比較,會發現其中的有趣之處。聆聽裡的人說話全是拐彎抹角的,稍不留神就不知道人家說什麼,但是到了口試,由我們自己說話了,卻要直截了當,含糊不得。不信,你上考場拐彎抹角試試。 說話、聆聽,這是從小就應該學的。但是到了中五、中七有相關考試了(中五以前沒有),才進行操練。我覺得,相當反智。曾蔭權和梁家傑辯論的時候沒有眼神接觸,估計是讀書的時候說話技巧沒學好。曾蔭權更糟,缺乏笑容,不友善。別當特首了,回中學念多兩年預科吧。 高考就是我們的恐怖鬥室。但是《恐怖鬥室》是用極端的方法教你愛惜生命。高考呢?魯迅曾說這是一個人吃人的社會。現在還是。 剛才,goosie打電話問我歷史科的問題。感覺很好,因為我已經很久沒聽到同學的聲音了。如果每天都有女孩子打電話給我,那生活就美好得多,當練口語也好啊。我這兩年粵語突飛猛進,就是因為中五的時候和某女生天天講電話超過一小時練出來的。其實我們生活中有很多美好的事情,但是從中四到中七這四年時間里,考試抹殺了我們很多東西。為了生存? [tags]高考,口試,中化[/tags] Technorati : 中化, 口試, 高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