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友情

1

器量

實在不敢說自己器量有多大,這一生與人絕交的次數,就和打飛機射過的精蟲一樣,數都數不過來,但因為政治立場而與人絕交,我倒是可以自豪地說:絕無一次--不過,最近的一次也許算唯一的例外。

0

遠方有位姑娘

可能是受了世界末日的影響,2012年很多人都從香港往外跑,在我所認識的為數不多的女人裡,就跑出去了兩個,文二是其中之一,奇怪的是她們去的不是西藏,反而是一些最容易被淹掉的地方,根本不把瑪雅人放在眼裡。文二這一去已有三個多月了,我收到了她從台灣寄來的第二張明信片,我開始有這麼一種想法:她不回來也許更好。

8

有一個人

有一個人,她說相識恨晚。

有一個人,她為了我自薦能成功,跑去廟裡求了兩次簽,還向天發誓假如我成功了她願意每月初一十五吃齋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