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區議員

4

區選怪現場之仆街不易做

(互聯網圖片) 在將軍澳區議員候選人盧文謙仆倒的時候,路邊社記者陳牛接到了盧文謙的電話。 盧文謙:「記者先生,我在拉票期間仆倒了,誠邀閣下來現場,給我做個訪問。」 陳牛:「沒問題。你要hold住啊,我馬上就來。」 陳牛騎上單車,風馳電掣地趕到了事發現場,從新界西到新界東,花了兩個小時。陳牛趕到時,盧文謙依然很專業地保持住了仆倒的姿勢,口中不時發出陣陣呻吟。 陳牛上前便問:「盧文謙先生,我從新界西趕來新界東,途中聽到有人質疑你是假仆街。大家都關心一個問題,你究竟是真仆街還是假仆街?」 「那還用說,你看我這樣子,當然是真仆街。」盧文謙把「真仆街」三個字剛說出口,突然意識到甚麼,改口道:「我不是真仆街,我是假仆街。」 此時,警察剛好也趕到現場,聽到盧文謙自招「假仆街」,便說:「盧文謙先生,現在不是事必要你講,但你所講將會作為呈堂證供。剛才聽你說你是假仆街,那你是真的仆街還是假的仆街?」 盧文謙喊道:「是真的仆街!是真的仆街!」 (以上故事除盧文謙仆街之外,純屬虛構) 相關閱讀:區選怪現象之我有剪鼻毛

11

區選怪現象之你在騷擾我

作為一個議員,尤其作為民選議員,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工作是面對選民,無論這個選民有無投票給他。

2

區選怪現象之我有剪鼻毛

【路邊社消息】將軍澳澳唐區新民黨候選人盧文謙在唐明苑正門前拉票時,因「出言抹黑對手新民主同盟的張國強」,與支持張國強的唐明苑居民陳先生發生口角,期間兩人均掏出廿二世紀致命武器--相機,互相拍攝。

4

區選怪現象之你有我也有

我所在選區的區議員之爭,原本只是民主黨和自由黨之爭。有一次上香港人網做節目,事後和部分節目主持人吃飯,聊起我區沒有可選之人。然後就在區選之前沒多久,我區突然多了一個人民力量的候選人。 平時民主黨和自由黨做的事,你會分不清究竟是誰做的,通常兩個人都會跑出來說是他做的。常聽人說區選不同於立法會選舉,區選要選真正能幹事的人。但在目前的區議員職能和權責下,根本很難反映區議員的辦事能力,所以我們才看到到處都掛著「成功爭取」,且成功爭取的多是些雞毛蒜皮的事。你現在看到的區議員辦事方法就是拿著一包不知道是甚麼東西,跑到政府部門去拍張照,就告訴居民自己「正在爭取」甚麼或「成功爭取」甚麼。唯一一次看到他們有分別的,是對於青山公路是否增設路口的問題--為了這個問題,難得地看到兩黨互相攻擊。於是我知道,原來在地區,交通才是最政治化的。 可想而知,在這次區選,各人的政綱其實都大同小異,如果不看政黨根本是很難選擇的。但我區的民主黨參選人祭出了一招絕招,說會為一直沒有地鐵的本區爭取鐵路支線。這一招連我都有點心動,別說其他更現實的選民。然後發生了甚麼事呢? 就在區選的最後一個星期,自由黨參選人也趕印了一張宣傳單張,說自己也在爭取東北葵支線,然後又加一條北環線。這條北環線呢,是連接錦上路和落馬洲的線路,與我區根本是風牛馬不相及的。然後慣例地奉上「爭取」的照片一張,還他媽的黑不溜秋的看不清。人,是可以厚顏至如此地步的。 而人民力量那位兄台,我沒見過他,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沒有出現過。對於人民力量的期待,從來都不是甚麼「東北葵鐵路支線」之類的東西,但連狙擊民主黨都如此不用力,我就非常失望,這是叫「潛水狙擊」嗎?既然要狙擊,就要開動馬力,全力狙擊,羅列民主黨所有錯出來,每天出來罵,民主黨候選人出來搞宣傳時,就站在他身邊罵。不要怕形象差,因為本來就沒什麼形象。他不看看他的同志們是多麼用力去做這件事。我看,今年我只能投白票了。我可以通過投人民力量來促成民主黨無法當選,但要我為狙擊民主黨而投自由黨票,是絕對沒有可能的。

民主與自由 0

民主與自由

我這邊有兩個區議員候選人,一個是林的,民主黨人;一個是姓劉的,自由黨人。我在等升降機時看他們的海報,發現有一處明顯不同。 民主黨人的海報以民主黨徽做背景,民主黨三字很大很明顯。而自由黨人的海報,其黨徽放置於左下角,一不留神以為他是無黨派人士。我不知道兩種不同的設計是否有什麼意思在背後。民主黨人的海報是為了突顯他的政黨背景嗎?而自由黨人的海報則是為了淡化其政黨身份嗎? 我只知道在香港,民主未實現,自由卻已慢慢被吞噬。 [tags]民主,自由,區議員[/tags] Technorati : 區議員, 民主, 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