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動畫

3

《馬拉高》影評:吹牛皮不要緊,要緊的是……

能把「怪雞」和「型男」統一在一起的,這世間除了我之外,恐怕只有他了,Johnny Depp。和Johnny Depp沒什麼交往,他本人怪不怪,我並不知曉。所謂的怪,只是針對他的表演風格而言。而《馬拉高》(Rango)這部電影,就是這種風格的完整體現。

每個人心中都有這麼一個‥‥‥王倩 4

每個人心中都有這麼一個‥‥‥王倩

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遇到一個和你患有同樣一種病的人。與其說是同病相憐,不如說是這世上除了對方不會有另一個人能夠理解你的世界。在別人看來,你們永遠都是病人;只有在你們彼此的眼中,你們才是正常的人。 而人生最大的悲哀是,那個同你患有同樣一種病的人,遲早要和你分開。要麼是她病好了,要麼是你病好了。世界上幾乎沒有一種嚴重到無法治癒的病,而且世上也沒有一種讓人不能分開的病,只有讓人必須分開的病(請參考《Hancock》)。 在《李獻計歷險記》這部動畫短片裡,未來的王倩告訴李獻計,她把差時癥醫好了。李獻計卻拒絕醫治,他只好穿越時空,去尋找還沒醫好病的王倩。而尋找,沒那麼容易。李獻計有這麼一個諧「歷險記」音的名字,是注定要去歷險的,但他比我們幸福的是,他可以真的去尋找,就算終其一生也沒有找到,而我們卻終究無法穿越時空,反而只能被時空帶到更遠的地方。 人生最美好的,就是我們曾經擁有,但費盡一生的光陰也找不回的東西,不僅是人,還有你和某些人相處過的歲月。 你的王倩是誰,或者說你的王倩是甚麼?你可能不是李獻計,但你心裡該有個王倩。 [tags]動畫[/tags]

1

象棋王真的懂象棋嗎?

今天起得早,打開電視看到正在播動畫片,心想,應該是暑假又到了。 那套<象棋王>,一開始我還真沒看出是國產動畫。這裡不說動畫,只說象棋。有兩步棋下得很奇怪,連我這長期處於初級水平的旗手都看出了問題。 這兩步棋是這樣的:主角將「卒」前移一步,將軍;此種情況下,對方可選擇「帥」後移一步或右移一步來避開「卒」的威脅,但他選擇的是後移;此時,主角甚為興奮,用「炮」吃掉了對方的「帥」,贏了。也就是說,那隻「炮」一直都在將著對方的軍,移動那隻「卒」實在多此一舉。主角夠傻的,對手也配合著傻,竟然好意思叫象棋王。棋局示意圖如下: 另外,會下棋的人自知已走投無路就不會再走下去,直接認輸,不是非得走到「帥」被人吃了才算分出勝負。種種跡象說明這套動畫的製作商一點也不懂象棋。 這套動畫的製作公司鴻鷹的網頁標題也很奇怪,「index.jpg」,這可不是一般的傻了。

模式 0

模式

初看《火影忍者》,被它吸引住了。可是後來發現,又是那一個模式。 主角通常相貌平平,不受歡迎,喜歡惡作劇。他的身邊必有一個能力高於他的朋友,極受歡迎,喜歡裝酷,形成鮮明的對比。兩人互相看不順眼,成為死對頭,經常互相罵對方是白癡,但是到了關鍵時刻兩人又會合作無間,雙劍合璧,比翼雙飛,向世界出發……平時別指望主角能有什麼高水平的發揮,經常丟人現眼,拖人後腿,卻理想遠大,但是別懷疑主角的潛力,他的能力不高只是暫時的,他的潛力總是最好的。還有一點是不能忽略的,主角喜歡的對象又經常會喜歡他的死對頭,但是死對頭對那個女孩卻興趣不大,形成堅固的三角關系。 看完上面的描述,你一定會發現,這個模式套在大部分日本動畫片上都可以。比如《男人當入樽》,櫻木失戀上百次,是個不受歡迎的人,喜歡惡作劇,用手指插別人的屁股,并且是個籃球白癡。櫻木很喜歡晴子小姐,但晴子喜歡的卻是流川楓。流川楓外貌出眾,極受歡迎,一開始就是籃球天才,喜歡耍酷,對晴子似乎沒什麼興趣。櫻木和流川楓互相看不順眼,互相罵對方是白癡,到了關鍵時刻,兩人就會變成最強大的組合。一般情況下,櫻木打籃球會丟人現眼,但他潛力無窮。 這個模式,其實符合現實世界的很多事情。比如套在我身上,我是主角…… 補充一句,那些忍者的穿著太像警察叔叔了。還有,片尾曲挺好聽的。 [tags]火影忍者,動畫[/tags] Technorati : 動畫, 火影忍者

1

地海傳説:丟他爸的臉了

想看《地海傳説》,除了因爲導演宮崎吾朗是宮崎駿之子,更重要的原因是它的海報看上去有宮崎駿的風格,我最初就是被它的色彩、魔法以及中世紀的歐洲風貌所吸引的。但是看過之後才發現這部電影除了保持宮崎駿的畫風之外,其他都與大師宮崎駿相差太遠。這部動畫,簡直有點悶。 宮崎駿動畫最吸引人之處是其無窮的想象力,《地海傳説》則相差甚遠。《地海傳説》所建構的世界太過於平平無奇,魔法不僅是很普通沒有特色的魔法,而且很少使用,大賢師有空卻忙著耕田種地,世界都快末日了,他還有心思干這些事。雖然說故事的背景就是魔法師的力量在下降,但魔法師也不應該這麽無能吧。到了結尾部分,惡巫師竟然變成了搞笑的小丑,嘴裏不停念叨著不想死,配音極似蠟筆小新。我幾乎看不到她有多少戰鬥力。通常認爲,不怕死的人才是最可怕的,所以惡巫不夠可怕。 故事說,世界失去了平衡,末日就要到來。但整個故事的氣氛則很不相符,除了一開始的暴風雨和兩龍惡鬥還有點樣子之外。整部電影看下來,只覺得販賣人口的問題很嚴重,吸毒真的有害身心,還真看不出世界就要走到末日了,難道這些就是所謂末日前最後的平靜?電影更關注的是王子阿倫的個人歷程,也就是他和心魔的鬥爭,但這些與世界末日無關。這情節看起來很像《哈爾移動城堡》裏魔法師哈爾尋找他失去了的心,但哈爾的地位和王子的地位畢竟很不相同。和我一起看電影的豆腐還說,惡巫拐騙王子的情節有《 獅子˙女巫˙魔衣櫥》的影子。 《地海傳説》最讓人難受的是説教太多,每個人物都滿嘴的大道理。有死才會有生的道理,在電影裏講了不下十次,而且只是故作深沉,並沒有實質的探討。看來看去,原來所謂的世界平衡就是有生且有死;有生而無死就破壞了世界平衡,使世界走向末日。電影裏沒有說到的讓我補充下去,那就是要計劃生育。 電影一開始講了兩龍惡鬥,引出人和龍的傳説:人和龍本屬於同一個世界,後來人選擇了海洋和陸地,龍選擇了天空,於是分成了兩個世界。但我始終看不出這個傳説與故事本身有多大關係,也沒有弄明白那兩條龍爲什麽而撕咬,不會是為爭奪雌龍吧?一開始以爲國王和那個看上去不太友善的王后會有些故事,結果那個國王被王子一刀刺死之後就沒有再出現過,王后也只是露了個小臉。所以我們始終不明白王子爲什麽有心魔,國王的那把魔法打造的佩劍帶有什麽特殊意義。如果說這把劍的功用只在於最後斬斷惡巫的手,那就真是把破劍。 我們只知道,最後世界恢復了和平,大賢師、王子以及會變身為龍的女孩都繼續農耕……魔法也許真的是沒有什麽用處,勞動才最光榮。豆腐還說,那些雲爲什麽總是灰色的,而且還不會動。我覺得拍個《地中海傳説》講述一個中年男人的故事會有趣得多。《地海傳説》原著據説是與《魔戒》並列的,並多次獲獎,不應該如此沉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