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劉美君

從包小柏到劉美君 1

從包小柏到劉美君

自《超級女聲》以來,此類選秀節目在國內層出不窮,但始終堅持一個原則:製造話題--選秀不是唯一的目的,甚至也不是最重要的目的。要製造話題,光靠參賽者不夠,還要有評委的積極參與。這些選秀節目的評委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他們坐在評委席上,並不是純粹的評委,而同時也是表演者。他們所考慮的和眾多參賽者並無不同,都是如何讓自己成為焦點。 所以,這些評委造出了很多的新聞,毒舌、內訌、離席,諸如此類。包小柏不是第一個,但這種事居然仍能夠製造話題,這恐怕得多虧曾軼可,當然他們之間是互相成就了對方,然後也成就了快樂女聲。包小柏和曾軼可都是照著劇本演好自己的角色而已。 包小柏的離席及退出,並不應該是他和沈黎暉兩個男人的戰爭,因為在評委席上還有第三個評委,而此人卻在這場爭論中被忽略了。我一直就奇怪,為甚麼這第三評委沒有角色?為甚麼曾軼可的去留只由兩個老男人說了算?沒有棄權票,三個評委的設置,去或留不會打和,必然有一方獲勝,就算這個結果多麼殘酷,包小柏也得接受,這才是對賽制的尊重。如果三個評委只能有一種意見,那要三個來幹啥? 當大家都在稱讚包小柏如何大義凜然,卻忘了這原來只是一場戲,在退出快樂女聲不到一個月,包老師已宣布重返快樂女聲,比陳冠希老師的「無限期退出娛樂圈」更不要臉。娛樂圈就是這麼一回事,比的是誰更不要臉。 快樂女聲之所以需要曾軼可,是因為曾軼可具有話題性--別說她毫無長處,這就是她的長處。我個人並不認為她非常差,而反對她的人,正和反對o靚模的人一樣,都忘記了:反對聲越大,反對的對象就越紅。 據說香港是國際都市,娛樂事業也很發達,然而這裡的兩家免費電視台都是土包子,一個學台灣搞星光大道,一個學大陸搞超級巨聲。殊不知,台灣的星光大道和大陸的超級女聲都是學英美選秀節目的。學別人沒什麼,但別學個二手的回來。CCTVB甚至還起了個不論不類的名字,「超級巨聲」諧音是諧音了,但是,這個比賽難道是比誰嗓子大?--巴士阿叔上去應該能拿個冠軍。最搞笑的,據說超級巨聲還規定參賽者稱呼評委必須叫老師,聽著都彆扭。「老師」這種叫法其實是大陸的語言習慣,取代了傳統的「先生」這一稱呼,也就是說大陸同胞所叫的「老師」並不都是教書匠,所以陳冠希也可以是老師(在這裡還有諷刺的意味)。順便一說的是,「同學」也是大陸的習慣用語,逢人都可叫同學,可愛一點的叫法是「童鞋」。再說了,評委席上那幾個流行樂壇歌手真有資格當人老師嗎?所以也可以看到這個選秀的本質,不在選秀,在娛樂觀眾。在娛樂方面,請個真正懂音樂夠資格的人上去,不會比這些歌手更有號召力。 英美的選秀節目不僅評委都是毒舌,連參賽者都不是鵪鶉。別說他們不用虛偽地叫一句句「老師」,他們甚至還會反駁評委,連現場觀眾也會跟著起鬨。香港的現場觀眾大概只能笑或大笑,以及喊幾句「賣!」或「唔賣」。 超級巨聲最多人反對的應該是劉美君。有人已很快在facebook開了一個反劉美君做主持的群組。人們最津津樂道的,是劉美君那句「我小邊個都得」。這種疑似粗口能夠「出街」,甚至一眾評委聽後的歡呼雀躍也沒有剪掉,就是因為CCTVB想要的正是這種效果,好讓大家看後有種發現新大陸的興奮感,從而議論紛紛。劉美君大概真的不是一個好主持,但是誰說超級巨聲需要一個好主持,它更需要一個有爭議性的主持。(少林寺CEO釋永信也是一位很有爭議的主持) [tags]選秀,包小柏,劉美君,快樂女聲,超級巨聲[/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