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副學士

商人主導教育 0

商人主導教育

建華年間,尚在位的老董意氣風發地說過一句話,他說教育是投資。據說這句話贏得了許多的掌聲。沒錯,那句話顯示了老董對教育的重視,但也暗示了商人的狹隘心態,是一種小心眼。

視一切投入為投資,大概是出於商人的本性。付出多少,收穫多少,算盤一直在打著,分別只是有時打得很響,有時悄無聲息。

對電腦科的牢騷滿腹 3

對電腦科的牢騷滿腹

一開始我就對應用中文的電腦科沒什麼興趣。然而找了很久撇下這一科的方法,最後卻發現它至少會纏著我一年,除非我決定把交了的學費送給城大。 開學第一天的一切都應該因為新鮮而充滿吸引力,可是第一堂電腦科已經印證了我最初的看法───太無聊了。電腦科學的第一項技能是倉頡打字。和我以前聽到的論調完全一樣,電腦老師仍在強調倉頡打字是未來求職的重要技能,甚至是必不可少的。但奇怪的是,過去的暑假我在網上四處找工作時看到的大部分只是要求懂中文打字,而不會具體要求會哪一種。當然我無法否定,倉頡打字重碼少,有助於提高效率。但是要把倉頡輸入法練得像拼音輸入法一樣熟練,我要花多少功夫啊?我一直懷疑意義有多大,以及我是否真的能把倉頡輸入法練到可以取代拼音輸入法的程度。所以是否要學倉頡輸入法,我覺得是因人而異。 學完了倉頡輸入法後有個實戰小測,占總成績的十分。最後大概有三四個同學得了鴨蛋一個,其中我是輸入字數最少的一個,三分鐘不到十個字,破紀錄的新低。 後來就開始學word排版,最近還學了點photoshop的基本技術,甚至還有powerpoint和燒光碟。這些就是我們這個學期電腦科的全部內容。最搞笑的就是原來大學生連燒光碟都要人教的。我以為燒光碟應該和燒烤一樣,只要有火有叉有肉,自然就會燒的。大學生不懂燒光碟和一個男人娶了老婆不會活塞運動一樣可笑。問題不在於我們會不會,而在於老師居然以為我們不會───當然我無法否定老師很敬業。 學完了這些東西,現在要做的一項功課就是做一份雜誌。可能是有人向電腦老師反映了意見,電腦功課不宜過多。於是原本要求的雜誌厚度是十幾二十頁,變成了現在的十頁以內,但奇怪的是在其他方面卻又相應增加了量,加量不加價。比如增加了powerpoint口頭報告及個人設計的海報一份。特別奇怪的是,原來雜誌做完了還要口頭報告的,如果出版社都這樣做,編輯都可能已經累死成千上萬了。 我所不滿的是,我們只是學了點word排版和photoshop技巧,就要正正經經做一份雜誌出來。我不認為做雜誌僅僅是排版和剪裁圖片這麼簡單的事。我們遇到的最大問題就是資料的採集。比如我這一組是做服裝資訊的,如果按照老師的要求做一份原創的雜誌,那我們就必須去各大服裝店鋪攝影甚至採訪。關於這些,電腦課有教嗎?當然不可能有教。最大的問題在於,幾乎沒有一家店鋪是允許拍照的,更不用說採訪。我們唯有偷偷地拍,鬼鬼祟祟地拍。所以拍出來的效果和狗仔隊拍出來的東西差不了多少。我們完全可以用擬人的手法描寫兩件衫或者兩條褲子幽會的故事。 做服裝資訊這個方向不是我想出來的,因為潮流資訊方面是我非常陌生的領域,你看我平時那麼土氣就應該知道。但是既然另外幾個同學都同意這個方向,而且我提出來的幾個方向又被認為不夠新穎,那我也唯有相信他們。而我們小組還有一個問題是陰陽不調,四男兩女,比例倒不是問題,問題是那兩個女生非常被動,有她們和沒她們相差無幾。但是如你所知,做這樣的雜誌,有女性的意見會好很多,因為女性的觸覺會比較敏感。這個世界上幾乎沒有一家雜誌社裡面是沒有女人的。 其實那位電腦老師的專業並不在電腦。從他的幾次說話看得出,他對被安排來教電腦是有些不滿的。明年他和他的大部分同事會調回大學本部,他顯得很高興。我寫這些不是懷疑他教電腦的能力和否定他在教學上付出的汗水。我懷疑的是城大的安排。在面對電腦科,我和那位老師都有一定的消極情緒。 [tags]城大,副學士,雜誌[/tags] Technorati : 副學士, 城大, 雜誌

令人摸不著頭腦的學生資助 1

令人摸不著頭腦的學生資助

學生資助辦公室要求我提供我父親外面有另一個家庭的證明以及我的銀行賬戶一年的月結單。 我在交申請表時問過在場的職員,我的父母沒有正式離婚,但我沒有任何文件可以證明他們目前的狀況。當時職員說沒問題。現在學生資助辦公室的另一個主任級人物卻又要我提交相關的證明文件。我又不是偵探,哪來證據證明我父親外面另有家室?唯一的辦法就是學生資助辦公室派人來我家住上幾天,我不介意你們來,不過本人不負責日常飲食,怕就怕你們受不了。我父母之間的問題不是普通夫妻間的吵架,沒那麼嚴重我還能寫那麼嚴重不成。我有病啊我,為了幾萬塊的學費撒這麼笨的謊。 至於銀行賬戶的月結單也是一個問題,因為打印月結單一個月就要50元,一年就是600元。過去寄來的月結單我基本上是看完就丟的。月結單對我而言意義不大,因為我銀行帳戶是開來交學費的,別無他用。現在帳戶裡還有四千多元,是中七時退回來的學費,我從來沒動過。我看月結單也只是看有沒有突然少了點錢,然後就丟到垃圾桶。為了應付學生資助申請,我翻箱倒柜,居然找到了一張2007年4月的,交了上去。可是學生資助辦公室的回應是沒用。 學生資助未必能申請成功,自資副學士的難度比政府資助的學位要大很多,然而我卻要花費600元去賭一個渺茫的希望,我有病啊我。我申請學生資助說明我家窮,我家窮你還要我花這樣一筆錢,你們是不是以為我撞豆腐撞壞了腦啊。我把月結單交上去,你又不能保證我申請到資助;我申請不到資助,你又不能彌補我那600元的損失。我不知道學生資助辦公室是不是把我們這些學生當成了病態賭徒。 關於月結單的問題,不是我一個人的問題。之前我有一位朋友也一樣。她還打了幾次電話來問我怎麼辦,顯得很焦急。我建議她先打印頭尾兩張試試,但結果交上去人家也是不收貨。她的帳戶情況我不了解,但是像我的帳戶,4000多元從沒動過的,頭尾兩張月結單還不足以說明問題嗎?難道現在的學生真那麼壞,特地在過去一年就開始偽造一個假象出來欺騙學生資助辦公室嗎? 我對人性有信心,我不相信申請學生資助的人之中會有超過0.01%的人虛報資料。尤其在香港,很多人非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不求助於政府,有些人甚至情愿從高空墜下。騙綜援的我們見過了,難道我們的政府就要為了這麼一兩個個案而把制度制定得更加嚴格?大家都說香港的公務員如何出色,但以我經驗來看,香港的公務員大多只是一個個的零件,對待工作不會有感情也不需要有感情,機器啟動了就會帶動著運作。甚至在香港制度的精神裡,優秀公務員的標準是向出家人看齊的,戒色,有感情就是不合格。 面對如此繁瑣的程序,未知的結果,何去何從? 香港的銀行也真是獅子大開口。打印一張月結單成本多少?加上行政費,相信不會超過10元吧。你居然好意思說50元。為了防止有人瘋狂打印月結單?誰他媽閑得如此蛋疼啊,而且真有人瘋了,他還會介意50元嗎?學生資助辦公室難道不清楚申請學生資助之學生的苦處嗎?如果知道,學生資助辦公室就應該和銀行方面溝通一下,給那些因申請學生資助而要打印月結單的學生提供優惠。 有屁應該放,不吐不愉快! [tags]學生資助,副學士[/tags] Technorati : 副學士, 學生資助

城大不誠 15

城大不誠

嘿嘿,你看到這個題目,有沒有不爽? 今天,我終於進了城大,不過是城大專上學院,高度差了一截。今日乃是注冊截止日,我這時才去注冊并不是要等JUPAS的結果。一個月前我已經知道,我的結果就是沒有結果。所以7月30號至31號,很多人都在緊張等待結果時,我卻輕松無比,簡直有點「仙風道骨」、「八風不動」的意思–當然,我不否定,假如有奇跡發生,中大放一個「屁」過來,我就可能「一屁過江」。其他尚有機會進大學的朋友,我并不為他們擔心,因為我相信他們。不過後來知道他們的結果也不太理想。 我們學校的文科班在今年的高考,雖然一些科目有所突破,但最終的結果卻只有一位同學進了八大,是浸大的傳理系。傳理系曾是我的理想,不過我知道我的英文根本達不到它的要求,所以連jupas也沒有報。我知道那位同學進了傳理系後,就跟她說,以後我能否在傳媒界混就靠你了。 之所以有這樣的結果,據說是龍年效應,競爭比較激烈。按照這個說法,我的死是否可以解釋為因為我是一條假龍?是真龍還是假龍,放到「超級疲勞轟炸式巫術測驗」溜兩溜就知道。 那天我故意說查一下我的第一志愿中大收了我沒有。然後我又故作不開心,就這樣騙了兩位女同學給我按摩。其中一位還是未來浸大傳理系的高材生。太好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不過我還需要繼續努力,爭取「騙」個老婆回家。有人自愿嗎?請舉個手。 今天到城大注冊的人很多,應該都是副學士吧。如果我搞錯了,你別怪我,我對JUPAS的程序一直不太清楚,反正我就是糊里糊涂混到了今天,今天這個低分又低能的地步。我不知道那些人中有多少個是像我那樣因為懶才等到今天來注冊的,或者是像我那樣因為窮。 注冊完,出口處圍著一群人,是「招兵買馬」準備「非法集會」的。我被一位前輩領到另一位叫做dollar的女前輩面前,了解關於迎新營的事情。這迎新營原來還有好幾種套餐選擇,除了一個o’night套餐,其他都是伍佰元以上的。我老老實實告訴她,我沒錢,只能選o’night。這o’night只要140元,也就是說如果那天我忘了去,損失也不是很大。 有一件事我很奇怪。我剛來城大報名面試那天,有一個應用中文的前輩也給了一張宣傳紙,說他們將在8月29日搞一個迎新營,有興趣就給他們打電話。後來那張紙在我家里不見了。我奇怪的是,這迎新營究竟誰搞?難道是有官方和非官方之分? 今天叫我參加迎新營的是另一個部門,城大學生會語言學科幹事會(全稱是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第二十二屆中文、翻譯及語言學學科聯會幹事處)。我想知道,城大和城大專上學院是不是同一個學生會?這個問題很重要,關系到我是否進錯了迎新營。如果真進錯了,那就太搞笑了。到了那天大家都介紹自己是城大中文系的,突然有一個叫陳奉京的傻小子卻介紹自己是應用中文副學士,多麼破壞和諧氣氛啊。還有就是排隊進去注冊時接到一份「學生會新生注冊日」的宣傳紙,那我是不是要去注冊?上面寫的是「城大同學」,嚴格來說我不屬於「城大同學」。我屬於城大邊緣人。 我還問了領路的前輩,應用中文在哪上課。他告訴我是在本部。希望他并非因為當我是「城大同學」而告訴我城大中文系是在本部上課。據說德福的校舍很不怎麼樣。校舍當然不是關鍵所在,我從大陸來,甚麼爛校舍沒見過啊。關鍵是氣氛。 我又問了dollar,學生資助怎麼搞。她說,大約在秋季。哦,她的原話不是這樣的,她只是說開學之後,確切消息要留意城大的電郵。這是關於學生資助的第N個答案。我再從頭牢騷幾句吧。我去學生資助辦事處,職員告訴我自資課程是沒有資助的,只能申請高息貸款。我問催我注冊的城大職員,他說要上學生資助辦事處的網上下載表格。我上去看了,發現只有樣本而沒有表格提供,并且發現網頁上他們也有另一套說法,就是要去院校拿表。 那我唯有等待。 說回迎新營的事。我的確沒有500多元的閑錢去認識新同學。認識新同學是必要的,未來兩年同窗「苦讀」。如果沒有朋友,那就的確是苦讀。但是四天三夜,為甚麼要如此長的時間搞一次迎新營呢?未來我們還有兩年時間互相認識。 dollar前輩的名字太棒了。我跟她開玩笑,你是不是因為太受歡迎所以才叫dollar。誰不愛美金,對不?向dollar示愛也應該很方便。”dear dollar,I love you”。如果她拒絕了,馬上就可以圓場:我愛的是美金,不是你呀。甚麼面子都回來了。 [tags]城大,副學士[/tags] Technorati : 副學士, 城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