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公益金便服日2010

便服日 0

便服日

公益金便服日本來應是鼓勵全民參與的吧,但今年卻多了一條規定,把捐款額的下限設為20元,這擺明是不想太多人參加。可以穿便服本來就是沒什麽大不了的事情,多了20元的下限之後,便服日就更不知所謂。 20元看似不多,但行善哪有高低之分,這樣一來實在打擊了士氣,就算有人有能力收集更多的捐款,但見到下限的規定可能也不太舒服。我班現在的情況是,沒有人參加。如果沒有20元的下限,按照去年的情況,一個班也能收集幾百元的捐款,如今卻是連屁都不放一個。以前的便服日未到來之前,早就請了明星拍了廣告在電視上放,今年是連個影兒都沒見着,不知道會不會是我運氣不好給錯過了。我估計是公益金終于發現,這麽個搞法很費錢費力,便服日的號召力並不在于明星。關於設捐款下限的問題可能是他們發現有的人捐的錢還不能抵消一個便服日label的成本。結果他們不僅把廣告項目砍掉了,還設了捐款下限。 圓玄一中還別出心裁,來個捐款比賽,捐錢最多的班級有獎。這個比賽年年舉行,一直覺得它有悖行善本身的意義。捐錢最多並不能代表什麽,那些大富豪,隨便捐一次都上百萬,那是不是他們比較有善心?那是不是該頒個獎給他們?捐款竟然變成了一種攀比競爭的遊戲,這是鼓勵行善,還是在摧毀行善?這幾年來觀察石籬一帶的學校,好像就只有我們圓玄一中是這麽熱衷便服日的。 説到比賽,就想起了另外一些事情。陸運會的啦啦隊比賽,以及其他各種比賽另附的啦啦隊比賽,都和這捐款比賽在某些方面差不了多少。陸運會的本質是體育競技,啦啦隊的本質是為健兒鼓勁,但結果是啦啦隊的隊員都是被逼參加的,而且還變成了一種比賽,比誰花俏比誰嗓門大,幾乎有對體育競技喧賓奪主的意思。如果奧運會也這樣搞,必定變得很傻。 今年的便服日還有其他的變化,一是把名字改成了「服飾日」,真不知道是什麽用意,便服日一名沒什麽不好,而且推銷了這麽多年也已深入人心,換個名字結果大家還是叫它便服日。二是主題可以每個學校自定。我校定的主題是:勤學愛校。我的感覺是,1,這個主題與便服日或者公益金本身相去甚遠;2,其實最不能讓學生想起勤學愛校的日子也就是便服日。這豈不是很無釐頭。 一個人若想與衆不同,那就應該在便服日穿制服。 update:1,看過了今年便服日的海報,原來比賽不是圓玄一中的特色,而是公益金本身就開展這樣的比賽。 2,今晚六點半,我終于看到了公益金便服日的廣告。原來這廣告還在。 [tags]便服日,圓玄一中,公益金[/tags] Technorati : 便服日, 公益金, 圓玄一中 Ice Rocket : 便服日, 圓玄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