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公民記者

讀《twitter的七大不足》有感 2

讀《twitter的七大不足》有感

一看「七大」這個數字就知道這文章一定不是中國人寫的,中國人一定要寫夠十大才肯停手,如果湊不夠十大,那就只好減少到只有「三個代表」。寫《The seven flaws of Twitter》(中文版)的老外說,twitter已被公認為從那裏能獲得真實的新聞。他所說的這種情況也顯然不是在中國,包括不是香港。所以這七大放在中國來討論沒有多大意義,但是那七大之中除了第六點,卻又是那麼地眼熟。沒錯,在blog興起那時,我們已經看過這種論調,現在只不過是加個前綴變成microblog而已。 文中所提到的七大不足分別是:1,盲人摸象,2,不專業的記者,3,易受操縱,4,惡作劇,5,缺乏途徑,6,缺乏分析,7,顛倒主次。 「盲人摸象」說的是twitter的報導不夠全面。我所奇怪的是,為甚麼一定要全面的報導?全面的報導,是傳統傳媒一直在做的事,twitter作為一種新的個性化的工具,沒有必要再去做同樣的事情。如果所謂「新聞源」的說法並不是賦予twitter以傳媒的角色,而只是傳統傳媒從中挖料的工具,那麼傳統傳媒顯然不能甚麼功夫也不做,直接從twitter上copy就算吧--整理那些零碎而片面的消息就是他們要做的。twitter無非是起到和傳統傳媒「讀者爆料」差不多的作用,不同的只是角色更換:前者需要傳媒主動,後者需要讀者主動。 這種批評是基於把twitter視為和傳統傳媒一樣的事物,第五點的「缺乏途徑」同樣如此。如果我們只是把twitter視為傳統傳媒的一種補充,那麼他們根本不需要循著傳統傳媒一樣的途徑去做一樣的事情。就算twitter用戶有途徑去接近官員和發言人,所獲得的消息和傳統傳媒大概也不會有太大的差別。 「不專業的記者」這種批評,和第一點一樣,是不合適的批評。大概沒有一個twitter用戶把自己當成專業的記者。”It’s really bad. The police are beating people.”這種報導雖然簡單和不專業,卻並非毫無意義,它比傳統傳媒更快地讓公眾知道了有這樣一件事發生,這種速度可以說是即時的。前面「公眾」一詞也許不夠準確,事實可能只是發佈者在twitter上的一小群follower,但這一件事如果足夠轟動或者發佈者本身已有一大群的follower,這個群體很快就會擴展至「公眾」。專業是需要成本的,在成本的考慮下,他們永遠達不到不專業者的速度。「公民記者」這個概念似乎已經冷落很久了,那就不討論概念,然而不能忽視的是,當公民參與到報導當中,事實上是打破了時空的限制,因為幾乎每一次大事發生,現場總會有所謂的公民記者在。以前沒有發佈的途徑,目擊者只能等待專業記者的到來,而現在,目擊者可以搶在專業記者到來之前就發佈消息了。「身在現場」更重要的意義是,新聞封鎖越來越難了。假如89年已經有twitter,手機已經普及,今天能看到的六四肯定會更全面。 第六個缺點是源於字數上的限制,乃微網誌所獨有,這一點批評可以和第二點放在一起來看。正由於twitter用戶都是不專業的記者,他們其實並不需要太多文字,反而他們需要用最簡單的文字以取得最快的速度把消息傳遞出去。分析這一項工作是會影響速度的,可以放在後期來做,與其說twitter上的消息缺乏分析,不如說根本不需要分析。其實分析也沒有用,因為當blogger開始分析時,他們又會被冠以「非專業評論員」的頭銜。可喜的是,今天的傳媒已經無法完全壟斷話語權了。 第三點的易受操縱,在傳媒傳媒界也同樣存在,在twitter上只是成本較低而已。但傳統傳媒被操縱時,其影響力是twitter的幾千幾萬倍,如果傳統傳媒是原子彈,twitter頂多只是BB彈。 twitter既然是虛擬互聯網的一部分,惡作劇或假信息也在所難免。這不是twitter的不足,這是人性。 第七點說得對,twitter一詞的本義就是吱吱喳喳,新聞報導只是它的其中一個用途,甚至不能說是「新聞」,而是廣義的「消息」。 作者最後說不要誤會,其實他也是twitter的粉。那麼他寫這篇文章的本意我推測應該是希望不要過於拔高twitter的地位,對於這一點我是認同的,但在香港,twitter還沒有如此高的地位,甚至連發展多年的blog也還沒有。 [tags]twitter,microblog,blog,傳媒,公民記者[/tags] Technorati : blog, microblog, twitter, 傳媒, 公民記者

不死的佐拉 5

不死的佐拉

孫悟空三打白骨精,才終於把白骨精打死。然而強中自有強中手,佐拉的生命力比白骨精還強。時隔多日我為何又再重提此人?因為我看了早前佐拉在2007年中文網誌年會上的發言,又憋不住了。都怪我腎不好。 佐拉在中文年會的「草根媒體與專業媒體」環節,語帶悲傷地說出一句耐人尋味的話:我們每個人都是畜生。他還在為他的收費報導辯護嗎?很久以前佐拉要求google前台客服小姐要說「我們」不應該說「我」,在這裡我也請佐拉不要用「我們」這個詞,因為至少我不是畜生,畜生沒有尊嚴沒有理想。 佐拉還說,公營媒體有納稅人支持,公民記者也需要「納稅人」,而公民記者的「納稅人」就是當事人。我不知佐拉是故意混淆概念,還是腦子不太靈光。納稅人是一個抽象的群體,涵蓋了各種利益層,而當事人卻是具體的利益個體。所以當公營媒體報導某一事件時,不需要代表納稅人中的某一利益層,而且納稅人這個抽象群體與某一事件的關係也是模糊的。納稅人的錢,換來的是知情權。公民記者收當事人的錢卻是另一回事,當事人和事件之間是直接且清晰的關係。之前我已說過,這和傳統記者收紅包的性質大致相同。公民記者不止佐拉一人,為何只有佐拉遇到了這樣的問題?為何佐拉就變成畜生了? 佐拉在多個場合努力為自己樹牌坊,強調自己的收費很適當,說得好像很為當事人著想似的,比如我多次引用來譏諷他的所謂「適當的交通費和通訊費」,還有甚麼坐的吃的都是最便宜的,聽著聽著好像都快可以和周恩來總理媲美了。他無論是在年會上,還是接受香港電台的採訪,一律都是這個論調。但且看看所謂「適當的交通費和通訊費」究竟是甚麼。要求當事人給自己購買DV機、電腦等等也叫「適當的交通費和通訊費」?要求事成後提供賠償金的一部分(數十萬)也叫「適當的交通費和通訊費」?很明顯,這個「紅包」比傳統記者收的還要大,佐拉的胃口不小。這不叫趁火打劫還能叫趁火打鐵不成? 在香港電台的最新一集節目裡,佐拉為自己辯護說,只要他和當事人不覺得是趁火打劫,那就不是趁火打劫,別人要怎麼說他阻止不了。這是甚麼邏輯呢?以後我繼承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做了騙子,也可以說,只要被騙的人不覺得被騙,那我就不是騙子。佐拉所反對的某黨也可以說,只要我腳下的人不覺得我在壓迫他們,那就不是壓迫。然而事情沒有佐拉想像得順利,終於有西寧的當事人出來指責佐拉是大騙子。佐拉很厲害,可以反咬西寧人一口,極大地發揚了某黨不要臉的革命精神,我真是太佩服了。香港電台的那集節目既然也講到了佐拉去西寧,為何不一併披露後來西寧人對佐拉的控訴?為何不看看佐拉嘴中的適當收費是怎麼一回事? [tags]周曙光,公民記者[/tags] Technorati : 公民記者, 周曙光

三說周曙光 5

三說周曙光

周曙光事件本應告一段落,因為已沒什麼好說。但他最新一篇文章還是提到了我,那我就厚顏無恥再說幾句。關於他和西寧人的事,我暫時無法判斷孰真孰假誰對誰錯,所以不加入討論。 首先,我是否認為他是公民記者?在上一篇文章我已說過,周曙光不是他自己心目中的公民記者,怎麼又變成是我認為他是了?我的觀點很清楚,是公民都可以做公民記者,按照周曙光愛用的方法就是你們自行判斷。只有在中國這個不正常的社會裡,公民記者才會被吹捧到一個高度,只由某部分人擁有,然後才可能變得有利可圖。 其次,是誰的邏輯有問題?我說的心虛,是形容周曙光對募捐一事隻字不提的原因;而所謂心安理得則是形容周曙光對募捐隻字不提的目的。我不懷疑周曙光的邏輯能力,但我懷疑他的中文能力,竟將我那句長句子縮減成「心虛」和「心安理得」構成因果關系。真正的因果關系是,他心虛了,所以要求個心安理得。當然,他是否真的心虛,我無法知曉。我只是質疑而已。周曙光可以解釋不是,然後在通稿上補上資料就是了。這問題不值得辯論。 他募捐所得的錢,我沒認為他是取之無道。募捐來的錢和他向當事人收取的所謂「適當的交通費和通訊費」是兩回事。至於他在收取「適當的交通費和通訊費」上有沒有詐騙那些孤援無助的人,我就無從知道了。 在《公民記者走啦》一文,我已表明不同意公民記者代表當事人的利益,那又怎會要求周曙光向那些當事人感恩呢?顯然,我希望他感恩的是那些在他處女訪時提供無私幫助的人。顯然,周曙光又將募捐和向當事人收取所謂「適當的交通費和通訊費」攪和在一起了。當初捐款的那些人可沒有要求指揮你,也沒有任何其他的附加要求,有些甚至是匿名的。他們只是寄望你能提供有別於傳統媒體視覺的報道,這是對你個人的一種支持。這種支持難道不應該記住並感恩嗎?感恩難道只是利益的輸送嗎?不要隨意將過去和未來割裂。他們對你的支持也許是源於你過去的出色表現,但你現在的表現還能贏得他們未來對你的支持嗎?成語殺雞取卵說的就是這種情況。 可笑的是,周曙光認為依靠募款來做公民記者是損己利人的。基於他這種價值觀,當初捐款支持他處女訪的人豈不是害了他?另外,他還認為掛靠非政府組織也是利人不利己的。按照他這種價值觀,香港獨立媒體的人豈不全是傻子,全都生活不下去那種?我不認為個人利益和社會利益是割裂的。注意,這個「社會利益」和共產黨經常掛在嘴邊的「集體利益」不同,周曙光同學別再把概念給換了。 在那篇新的文章裡,周曙光很聰明地盡量避開了公民記者四個字,而更多地在談維權。我的理解是,「公民記者」突出不了自己對當事人帶去的好處,但「維權」卻能。如果「維權」再和記者掛上鉤,那就太好笑了,幸好周曙光沒有這樣做。周曙光一直以為自己在「參與」著,所以他說自己是在維權。許多弱勢群體也以為他能幫他們維權,但事後難免就會感覺到被騙了。周曙光只是利用他的blog進行有限度的報道而已,而沒有能力沒有可能進行更深一層的維權行動。這除了是中國國情現實的局限,更主要的恐怕是周曙光個人的局限。千萬別以為重慶「釘子戶」事件是因為周曙光才得以解決。正如誰說的,周曙光在重慶出現,其象征意義遠大於實質意義,而且是與維權無關的。 真正的維權英雄是那些切切實實在為弱勢群體辦事的人。他們付出的不知要比周曙光付出的大多少倍,但周曙光卻以為自己的處境已經難以抉擇了。你既要公民記者的名,又要收費記者的利,說不好聽一點不就是又要做婊子又要竪牌坊嘛,但我一直不說這句話,因為我覺得周曙光同學沒到這地步。 周曙光坦白,他的世界裡只有赤裸裸的金錢關係。假如某地出現了「釘子戶」,但邀請周曙光去采訪的是地產商,因為「釘子戶」自己吃飯的錢都沒了,那麼周曙光你作何抉擇?當然,地產商一般不會認為周曙光的新聞平臺有那麼高的價值。所以這個假設基本上不會發生。 [tags]周曙光,公民記者,維權,收費記者[/tags]

我是我媽的兒子 3

我是我媽的兒子

武俠小說看得少,但印象中江湖人士鬥毆之前都要報上名號,比如我是什麼門什麼派的蜘蛛俠之類。沒名沒號的,對方看不起你,就不跟你打了。 我就是蝦兵一名,連蟹將都算不上,所以別說祖國大陸十四億人,就連小小香港七百萬人也沒幾個認識我。因此,和菜頭問「陳先生,您是誰啊?」絕對是有道理的。想起來我還寫過許許多多比和菜頭更有名的人,比如曾特首。曾特首知道了我寫他,他可能也會說「陳先生,您是哪個菜頭啊?」 和菜頭地位崇高,就喜歡問「你是誰」。我為了弄清楚和菜頭的《公民收費記者全記錄》是不是和陳方安生忽然民主是一個性質,特用「公民記者」四字在和菜頭的blog裡進行搜索,發現我錯怪了和菜頭。和菜頭早就開始關注公民記者的話題了,並且問了「魏武揮是誰」。我也不知道魏武揮是誰,但他是誰重要嗎?何況大概一年前,我也不知道和菜頭是誰呢。 魏武揮被和菜頭盯上了,除了因為他沒有什麼名號之外,還因為他不專業。所以和菜頭很嚴肅地說出了這麼一句:「闾丘露薇開設一五一十部落,應該允許各種聲音存在。不過,魏武揮先生的這一種,我覺得大可不必。」和菜頭對待異見的氣度可見一斑。閭丘露薇自己建立的一五一十部落,她都容得下魏武揮,和菜頭卻皇帝不急公公急。坦白講,小弟大致認同和菜頭那篇文章裡的觀點,卻被他的最後一段弄得不知道他要講什麼了。 我十分驚訝地發現了,和菜頭在《魏武揮是誰》一文裡表示並不關心周曙光是不是公民記者。但在《公民收費記者全記錄》裡卻收集了包括本人文章在內的五篇關於周曙光的文章(不過現在他和菜頭對本人文章的力量存疑,所以五篇變成了四篇),而且除了一篇是周曙光的自辨之外全是對周曙光負面的。對不起,我和和菜頭先生一樣心機很重,所以難免想到了和菜頭和周曙光曾有過節。你把幾個人的文章堆在一起,一言不發算什麼呢? 在《勿借我刀殺仇敵》後面,還有一個叫「帝國時代」的人認為我是想借機出名,而且只要看tag就能知道。這個人的腦子裡大抵也在喊著:「陳先生,你是誰啊?」在和菜頭們看來,我們這些無名之輩是不配發出聲音的,尤其不配對他們那些高貴的人發出聲音。像我這樣不識好歹的,一概都是忘了自己是誰,一心想著出名的。 我和和菜頭不一樣,我覺得和菜頭的文章太有力量了。這力量是鐵,這力量是鋼,比鐡雞雞還硬,比威而鋼還強。所以文中都附有鏈接。而且為了出名,我也有必要讓他知道我「戀」上了他。最後我還要感謝周曙光,我是看了他的文章才知道和菜頭大人提了我。 [tags]和菜頭,公民記者[/tags] Technorati : 公民記者, 和菜頭

他不是他心目中的公民記者 4

他不是他心目中的公民記者

佐拉說,他不是我們心目中的公民記者。這句話至少包含兩層意思:1,「我」是公民記者;2,只是「我」和「你們」心目中的標準不同。 佐拉在這篇回應質疑者的文章中有一句「我曾經是公民記者,我不否認我在重慶的最牛釘子戶報道中是作爲”公民記者”的身份,也不否認在報道廈門市民反PX遊行中的公民記者身份,我只在某些時刻是獨立的公民記者。」我沒有搞錯的話,這應該是他第一次直接承認自己是公民記者。但是在他過去的文章,卻有另一套的說法。 他在2007年3月撰寫的《關於我的報道風格和動機》一文中說「我不是一個記者,我只是一個記錄者」。文章寫於他剛剛因為報道重慶「釘子戶」而成為「公民記者」不久。他在同年6月的另一篇文章裡寫道「他們問我是否認爲自己是”公民記者”,我說我不是,我只是來玩的,我認爲公民記者應該比我專業,應該更獨立,公民記者應該不爲自己的衣食擔憂,最好是屬于那種收贊助都不會被贊助者左右的獨立媒體的組織下的記者」。文中的「他們」是NBC的記者,NBC的記者會采訪佐拉也是因為他報道「釘子戶」一事。 佐拉對自己是不是「公民記者」就持前後矛盾的說法,又何以說服別人呢?他現在說得理直氣壯,就和他說當時是偷偷去重慶的一樣理直氣壯。「不否認……」,「不否認……」,「有時是……」,「曾經是……」。他不斷在各事情中轉換身份,讓人暈頭轉向,卻又交由讀者去自行判斷。 我們知道,一個球員不可以參與足球賭博,儘管他在球場外的身份只是一個普通的公民,而並不是球員。中國公民周曙光可以有多重身份、多個面具,可以是「公民記者」,也可以是「收費記者」,但這些身份之間並非總是完全獨立互不影響的。葉劉淑儀2003年在任時做錯了事,之後下臺跑去美國讀書,現在又回來香港政壇,我們不可能因為她現在不是政府官員而忘記她做錯過的事說錯過的話–這是她為什麼過了四年還要向香港人道歉的原因。 佐拉的名氣,及其所受到的信任,是基於他以所謂公民記者所作的報道。然後他借此去做一些具有盈利性質的事情,是對自己之名氣及網友之信任的揮霍。他說「我在被邀請和提供路費去和拆遷維權戶商量購買話題廣告的時候我就不是公民記者的身份,我這個時候和一個拿人錢财替人消災的殺手沒什麽區别。」(《我不是你們心目中的公民記者》)他應該弄清楚,他現在能去做一個「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的殺手」,其資格、資本來自於他作為公民記者時所獲得的名氣和信任。所以他在做「雇傭殺手」時不可能完全拋下「公民記者」的身份不理,這兩種身份之間是有關聯的。「公民記者」的身份盡管並不神聖,卻也不是用來渾水摸魚的。請謹記這條法則:出來行,遲早要還。你把從「公民記者」身份所得到的東西消耗在 「雇傭殺手」的身份上,是自斷經脈、自廢武功,而你的雇傭殺手身份也必將會把你的「公民記者」身份帶上末路。沒有了「公民記者」的佐拉,會有「雇傭殺手」的佐拉嗎? 佐拉一邊做公民記者,一邊又搞收費,就好比一個男人娶了個賢妻良母在家為他生孩子做飯洗衣服,又要跑出去鬼混尋找刺激,兩手都要抓。 他在文中列出網民對公民記者的幾種誤解。我不知道他從何總結而來,反正我從未有過那些誤解,而我卻感覺到他在避重就輕。 我可以將他總結的那幾點改成以下幾點,同樣可以作為對記者的誤解: 記者是國家授權的一個專業化的職業,記者身份是國家授權的身份; 記者是終身名譽; 記者代表正義的俠客; 記者代表客觀; 記者是和武俠小說中的不用考慮衣食住行的有錢有正義感的俠客(中産階級?); 記者不是國家授權的,也不是終身榮譽;不代表正義,也不代表絕對的客觀,更不是小說中的俠客。這就是說,他說了廢話。說廢話的人通常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回避更重要的問題。 香港獨立媒體的葉蔭聰邀請周曙光來港做過訪問,他說,周曙光對公民記者的概念並不清晰,有時甚至很混亂。我在《公民記者走啦》一文裡,更主要的就是證明佐拉不是佐拉自己心目中的公民記者,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但佐拉卻以為我證明的是,他不是我心目中的記者。 佐拉在幾篇文章中散散拉拉地提出自己對公民記者的定義,比如他說公民記者不再是旁觀者,而是參與者,但是他在重慶「釘子戶」事件中參與了什麼?看看香港獨立媒體的記者,他們本身就是天星、皇后碼頭的守衛者,而不只是拿部相機在旁拍個不停的人。又比如他還說到公民記者應該是獨立的,但他卻在公民記者可否收費的問題上提出公民記者可以代表當事人的利益。他甚至幹脆以自己有時不是公民記者的論調來敷衍了事。再看看香港獨立媒體,給他們提供資金支持的是一群真正自愿的公眾,而不是某次事件的當事人。他們在邀請周曙光來港接受采訪時甚至還向他提供資金,而不是反過來向周曙光這個「當事人」提出資金支持的要求,除非周曙光好意思反過來說是他們邀請他來采訪香港獨立媒體的。所以,周曙光一直不是他自己心目中的公民記者,更不應該是任何人心目中的公民記者的曙光。 他去報道重慶「釘子戶」,收到了來自各方網友的捐款。這說明中國並不缺乏支持獨立媒體的人,只是尚未形成像香港獨立媒體那樣的力量。網友自愿捐款本是獨立媒體極佳的資金來源,但他卻在《2007年通稿》中絕口不提此事。於是喜歡鉆牛角尖的「胡老師」指出他是收了捐款才去的,把時間的前後弄錯了,但我覺得並不是大問題,最主要的是你的確收了捐款,而這筆捐款有助你成事。我之所以質疑佐拉是否心虛了,是因為我覺得他不提網友捐款一事是暗示他今天能從「公民記者」轉為「收費記者」不拜任何人所賜–以致收費也能收得比較心安理得。公民記者是普通人,但不能忘恩負義。 周曙光如果真心想成為一個令公眾信服的公民記者,還得多向香港獨立媒體取經,而不是跟異見者不停地辯論自曝其短。周曙光甚至可以考慮加入香港獨媒,在國內成立分支,我相信他們也需要來自大陸的獨立報道,也相信他們愿意對大陸的獨立記者提供援助,前提就是你不是一個騙子。 [tags]公民記者,周曙光,獨立媒體[/tags] Technorati : 公民記者, 周曙光, 獨立媒體

公民記者走啦 8

公民記者走啦

一個叫佐拉的人2007年跑去重慶報道「釘子戶」事件。這一事件成為了佐拉成名的曙光,也成為了許多支持「公民記者」概念的人的曙光。有些人感慨道,公民記者終於出現了。而佐拉就是周曙光,周曙光就是佐拉。 但是我卻覺得公民記者早在之前就出現了。公民記者不一定要轟轟烈烈、無人不曉。當一個普通的公民將他接觸到的有傳播價值的事情傳播出去,讓公眾接收到,他就已經是公民記者。為什麼在blog普及之後,公民記者的概念才被炒起來?那是因為blog給個人提供了一個極佳的傳播平臺。個人的角色也越來越被重視。準確來說,公民記者不是一個概念,而是一個事實。 當幾乎所有人都把佐拉當成公民記者甚至是中國首個公民記者時,佐拉他本人一開始并不承認自己是公民記者。他說他只是一個記錄者。在幾乎所有人都在熱炒「公民記者」這個概念時,卻有一個「公認」的公民記者冒出來否定自己是公民記者,這無疑非常好玩,我從那時開始喜歡上佐拉。但後來想一想,佐拉也不過是在玩弄概念。記錄者的確不等於公民記者,但兩者卻有交集部分,記錄者有時候就是在充當著公民記者的身份,尤其在這個信息極易流通的年代。再後來,佐拉就默默接受了「公民記者」的稱號。我有訂閱佐拉的blog,但我看不出他從否認到接受之間經歷了一種什麼變化。大概一開始就是佐拉「欲擒故縱」的做法。 事實上,去采訪重慶「釘子戶」並無特別的意義,因為當時幾乎全世界的媒體都將他們的閃光燈對準了那里。佐拉只是抓住了一個難得的機遇,把自己擺在媒體的閃光燈范圍內,和「釘子戶」爭奪光彩。我認為公民記者更重要的角色是關注媒體忽略了的地方,否則公民記者就是空談。 對於他的出訪重慶,佐拉強調他是自費去的,而且是偷偷去的。依據我的回憶,他一開始的確是自費去的,但到重慶後不久就收到了不少網友的捐款。顯然,沒有那些網友的幫助,他很難在重慶撐那麼多天。佐拉一直坦白自己是收費的公民記者,如今卻又強調他的處女訪是自費的,還和喜歡鉆牛角尖的「胡老師」較起勁來,難免讓人覺得他有點心虛。「偷偷去」的說法就更加不知所謂,他明明一去到重慶就寫了一個很高調的文章,也正是那篇文章吸引了眾人的目光,然後才很快就有了捐款。他當時坦誠他的心態是娛樂的,也坦誠他就是為了出名。說實話,我一直以來相當喜歡他的這種坦白。所以看到他和「胡老師」的較勁,我就很不喜歡。 有記者問佐拉是否認為自己是公民記者。佐拉的答案是否定的。他認為公民記者應該比他更專業,更獨立,不為衣食所憂。現在讀著他的這些話,就覺得他好像在暗示:你們需要我的報道,就必須給我錢,讓我衣食無憂。我認同公民記者應獨立的看法,而這種獨立不是獨立於事件之外,而是不隸屬於任何新聞機構的獨立,這也是區別公民記者和傳統記者的一個關鍵所在。但是要求公民記者應非常專業,應衣食無憂,就把公民記者又帶回到傳統記者的路上去了,把普通公民拒之門外。在我看來,乞丐也有能力做公民記者。 佐拉在《關於公民記者是否應該收取當事人的費用的討論》中指出,是當事人主動邀請他和提供路費的。由於他接到的「生意」都是維權方面的,維權看上去很正義,所以質疑佐拉收費的聲音就比較少。我是覺得,收錢沒問題,但當你收了錢,你就不獨立了,就不要再打著公民記者的旗號,儘管你仍是強調收費并不影響你的獨立思考。你的強調是一回事,而你給外人的感覺又是另一回事。據佐拉在blog上的坦白交代,他還曾向當事人要求提供數十萬的感謝費,而且理直氣壯,就是通過他的幫助人家可以挽回數百萬,給個數十萬絕對值得。 更重要的是,公民記者的采訪報道是出於自發的動力,而不是委派的任務,更不是一門生意。我對佐拉這位「公民記者」的理解是沒有邀請和路費,他是不會去的。他是一個被動者。 佐拉還認為,公民記者不再是旁觀者,而是參與者。這一點,我認同,但我補充一點,公民記者也不一定是參與者,只是更多時候會是參與者,因為公民記者關注的事情通常就在自己身邊。顯然,從重慶「釘子戶」事件到其他佐拉代理的「生意」中,沒有一件是佐拉參與的,他只是自行或被邀請了前往報道而已。佐拉在文章中承認收了當事人的錢就代表了當事人的利益,而且認為那是合理的。他把所謂「代表了當事人的利益」當成了一種參與。事實上,這些事件中他仍是一個旁觀者。以他的定義,他算不上公民記者,但事實上他已經默認自己是。 代表了當事人的利益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已經喪失了獨立性,這麼重要的一點佐拉卻回避了不談,只說會不會產生利益沖突。再以佐拉對公民記者的另一個定義,就是公民記者應該是獨立的,那麼佐拉仍然在自相矛盾著。 像這種收取當事人利益的做法,並不是所謂「公民記者」的專利。眾所周知,傳統記者也會收取當事人「適當的交通費和通訊費」,那叫派紅包,是中國媒體業的潛規則。不過傳統記者沒有佐拉的「坦蕩蕩」:佐拉承認代表了當事人的利益,但是傳統記者卻死死維護自己公正不阿的形象。 周曙光不用公開收到的任何所謂經費,他仍可以繼續做他的獨門「生意」,甚至可以繼續打著「公民記者」的旗幟。這永遠是他的自由。只是我對這個人比較失望。祝周董生意興隆,財源滾滾。 [tags]周曙光,公民記者,媒體,記者[/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