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傳媒

香港的實習記者真「幸福」 2

香港的實習記者真「幸福」

http://www.nfdaily.cn/special/nfqb_09zp/news.htm 這是內地著名傳媒集團南方報業的2009暑假實習計畫,其中有些地方真是可圈可點。 1,不提供報酬和食宿。 2,不過,實習生的享有的福利很多:除了能得到導師的指導,並享有參與稿件署名,甚至還有意外傷害保險。 今年香港政府為大學畢業生爭取到每月4000元的實習職位,看看內地,人家一分錢都沒有。如果讓明報的那個誰看到了,恐怕又要寫篇鴻文出來,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地說明他手下那群記者拿七八千塊錢的月薪已經很幸福了。 [tags]實習記者,傳媒,南方報業[/tags] Technorati : 傳媒, 南方報業, 實習記者

讀《twitter的七大不足》有感 2

讀《twitter的七大不足》有感

一看「七大」這個數字就知道這文章一定不是中國人寫的,中國人一定要寫夠十大才肯停手,如果湊不夠十大,那就只好減少到只有「三個代表」。寫《The seven flaws of Twitter》(中文版)的老外說,twitter已被公認為從那裏能獲得真實的新聞。他所說的這種情況也顯然不是在中國,包括不是香港。所以這七大放在中國來討論沒有多大意義,但是那七大之中除了第六點,卻又是那麼地眼熟。沒錯,在blog興起那時,我們已經看過這種論調,現在只不過是加個前綴變成microblog而已。 文中所提到的七大不足分別是:1,盲人摸象,2,不專業的記者,3,易受操縱,4,惡作劇,5,缺乏途徑,6,缺乏分析,7,顛倒主次。 「盲人摸象」說的是twitter的報導不夠全面。我所奇怪的是,為甚麼一定要全面的報導?全面的報導,是傳統傳媒一直在做的事,twitter作為一種新的個性化的工具,沒有必要再去做同樣的事情。如果所謂「新聞源」的說法並不是賦予twitter以傳媒的角色,而只是傳統傳媒從中挖料的工具,那麼傳統傳媒顯然不能甚麼功夫也不做,直接從twitter上copy就算吧--整理那些零碎而片面的消息就是他們要做的。twitter無非是起到和傳統傳媒「讀者爆料」差不多的作用,不同的只是角色更換:前者需要傳媒主動,後者需要讀者主動。 這種批評是基於把twitter視為和傳統傳媒一樣的事物,第五點的「缺乏途徑」同樣如此。如果我們只是把twitter視為傳統傳媒的一種補充,那麼他們根本不需要循著傳統傳媒一樣的途徑去做一樣的事情。就算twitter用戶有途徑去接近官員和發言人,所獲得的消息和傳統傳媒大概也不會有太大的差別。 「不專業的記者」這種批評,和第一點一樣,是不合適的批評。大概沒有一個twitter用戶把自己當成專業的記者。”It’s really bad. The police are beating people.”這種報導雖然簡單和不專業,卻並非毫無意義,它比傳統傳媒更快地讓公眾知道了有這樣一件事發生,這種速度可以說是即時的。前面「公眾」一詞也許不夠準確,事實可能只是發佈者在twitter上的一小群follower,但這一件事如果足夠轟動或者發佈者本身已有一大群的follower,這個群體很快就會擴展至「公眾」。專業是需要成本的,在成本的考慮下,他們永遠達不到不專業者的速度。「公民記者」這個概念似乎已經冷落很久了,那就不討論概念,然而不能忽視的是,當公民參與到報導當中,事實上是打破了時空的限制,因為幾乎每一次大事發生,現場總會有所謂的公民記者在。以前沒有發佈的途徑,目擊者只能等待專業記者的到來,而現在,目擊者可以搶在專業記者到來之前就發佈消息了。「身在現場」更重要的意義是,新聞封鎖越來越難了。假如89年已經有twitter,手機已經普及,今天能看到的六四肯定會更全面。 第六個缺點是源於字數上的限制,乃微網誌所獨有,這一點批評可以和第二點放在一起來看。正由於twitter用戶都是不專業的記者,他們其實並不需要太多文字,反而他們需要用最簡單的文字以取得最快的速度把消息傳遞出去。分析這一項工作是會影響速度的,可以放在後期來做,與其說twitter上的消息缺乏分析,不如說根本不需要分析。其實分析也沒有用,因為當blogger開始分析時,他們又會被冠以「非專業評論員」的頭銜。可喜的是,今天的傳媒已經無法完全壟斷話語權了。 第三點的易受操縱,在傳媒傳媒界也同樣存在,在twitter上只是成本較低而已。但傳統傳媒被操縱時,其影響力是twitter的幾千幾萬倍,如果傳統傳媒是原子彈,twitter頂多只是BB彈。 twitter既然是虛擬互聯網的一部分,惡作劇或假信息也在所難免。這不是twitter的不足,這是人性。 第七點說得對,twitter一詞的本義就是吱吱喳喳,新聞報導只是它的其中一個用途,甚至不能說是「新聞」,而是廣義的「消息」。 作者最後說不要誤會,其實他也是twitter的粉。那麼他寫這篇文章的本意我推測應該是希望不要過於拔高twitter的地位,對於這一點我是認同的,但在香港,twitter還沒有如此高的地位,甚至連發展多年的blog也還沒有。 [tags]twitter,microblog,blog,傳媒,公民記者[/tags] Technorati : blog, microblog, twitter, 傳媒, 公民記者

江湖水深 3

江湖水深

1,有一天,教傳媒中文同時身兼記者的陳曉蕾老師感慨道,傳媒中文還是商業中文,界線越來越模糊了。 2,傳媒,還是公關,界線越來越模糊了。 3,公關,還是敲詐,界線也越來越模糊了。 4,傳聞國內一位傳媒界的大老就因為這樣出了事。如果傳聞是真,那麼江湖水深,該出事的又何止他一人。 5,誰控制了輿論,誰就是王者;誰給錢,就為誰說話。在偉大的祖國,傳媒的生存之道,除了為黨發言,最重要的是為錢開口。 6,這是一個屬於槍手的時代;這是一個謠言紛飛的時代。 7,我們可以學到的是,無論是傳媒還是公關,聲譽最重要。聲譽這東西不僅源自實力,也源自道德。 8,哦,對了,我這點列式寫法並不是學他的。如果這種答試題式的寫法也能叫做一種文體,請不要以他的名字命名。 [tags]傳媒,公關[/tags] Technorati : 傳媒, 公關

傳媒中文變成中文傳媒 0

傳媒中文變成中文傳媒

一, 賴蘭香老師在應用中文師生告別會上說,應用中文不會倒下,會薪火相傳下去。薪火相傳的最有力表現是李蘊娜老師,她當年就是從應用中文畢業的,如今已能獨當一面,從她出的書來看能成一家之言了。應用中文固然沒可能這麼容易倒下,今年又招了近兩百名學生,比去年還多,幾乎每年都在突破歷史。 但是,應用中文名下的傳媒中文課(Chinese for Mass Media)變成了中文傳媒課。 這兩者的不同,很明顯是著重點不同,前者是中文,後者是傳媒。新來的老師陳曉蕾第一堂課就開宗明義說了這個問題。而我其實對這種變化毫無不滿,甚至十分歡迎,因為中文實在沒什麼好學了。 這陳曉蕾老師本身是個記者,教書只是兼職。她雖然沒怎麼介紹自己,但網上搜索一下,此人來頭著實不小。目前她身上就有這些獎項:亞洲最佳中文人權報道大獎、亞洲最佳中文環保報道榮譽獎、亞洲最佳中文公共服務報道榮譽獎等。當然,這些獎項的分量我並不了解,「亞洲」這個詞早就被ATV給降格了。 然而,她可能失望的是,當她問在座一百來號學生誰想當記者時,舉手者寥寥無幾,不到五人。當然也有可能沒舉手的才是想當記者的。如你所知,假如你問這班學生誰不想死,也不會有幾個人舉手。 其實,在google搜索「陳曉蕾」,第一個就是她在mysinablog的blog。她的blog標題「記者‧陳曉蕾」,想找不到她都難。而我也發現,已經有應用中文的學生在那邊留言了。陳曉蕾老師可能意想不到的是,成為應用中文的老師後,多了些讀者。但願這能彌補她在課堂上遭遇的失望吧,如果她真的失望過。僅從瀏覽人數來看,身為學生的我在blog的成就上略勝陳老師一籌,哈哈。 哦,對了,陳曉蕾老師並不是那首難背的新詩裡(聽陳蕾士的琴箏)的主角。否則,在這首詩從教科書上消失後,關於這首詩的惡夢又將會被眾多應用中文學生重新提起。 她可能是一個好記者,但她是不是一個好老師,仍需時日證明。 二, 偽傳媒中文課派發了幾份參考資料,其中一份是來自《當代新聞採訪與寫作》這本書。裡面的「採訪前的準備工作」這一節為了證明採訪前做好準備多麼重要,舉了一個十分極端的例子,是說一個叫瓊司的記者為了得到採訪諾貝爾獎得主威廉夏克傑的資格,必須經過夏克傑親自設的考試。這考試包含統計學、遺傳學方面的專業知識,難度可想而知。作者難道是想告訴大家,要做好一個記者,前提是他要什麼都懂,甚至要比諾貝獎得主知道得還要多? 我覺得,一個不問蠢問題的記者已算得上是一個好記者了。好記者不必甚麼都懂,但他要懂得如何問問題。 那只是一個好故事,但不是一個好例子。夏克傑也許並不是那麼難搞的人,如果瓊司不是《花花公子》的記者的話。如果我是錢穆、丘成桐或者香港其他的名學者,《一本大便》的記者要給我做訪問,我敢肯定我出的題目會更難,至少也要出卡拉比猜想讓他證明一下。如果每個好記者都必須像瓊司那麼博學,估計記者都該改名叫「窮死」了。 當然,可以肯定的是,無論你準備得多充分,也不要叫受訪者喊類似「我們就是奧運」這樣的口號,這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像中國運動員那麼可愛,或者那麼好欺負。 三, 傳媒中文大課上完的第二天就是導修課。第一次導修,老師就給我們安排了一個採訪。事實上,整堂導修課都是採訪,老師不知從哪裡叫了個人來,坐在前面,供學生輪流發問。也就是說,在我們剛接觸傳媒採訪並且只知道要買採訪薄和記者筆的情況下,就要面對我們人生第一次……採訪。而這次採訪完全違背了之前提到那本書所講的要做好訪前準備的理論。 在這次採訪之前,老師未曾向我們說過要採訪的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們對那個人一無所知,因此也無從準備。但是事後要寫採訪稿大綱和標題,占全學期總分的10%。先採訪後大綱,這未免有點本末倒置了吧。 當我開始寫大綱時,我才知道,按照我的這個大綱,應該問的問題我還沒問。這件事比《當代新聞採訪與寫作》提到的事更能證明採訪前做好準備的重要。 [tags]傳媒中文,記者,傳媒[/tags] Technorati : 傳媒, 傳媒中文, 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