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做爱

3

做愛會生甚麼

做愛生髮,據說是一種自然療法,由此說來做愛應該也能生牙。但是陳棟材要是以做愛能生牙作招徠,後果可能會非常嚴重--一群無牙老太太會找上門來。 女事主說「讀過大學都可以唔知」,所指其實不是做愛能否生髮的問題,但就算指的是這個問題也沒什麼。因為這個問題大學確實不會教,也並非誰都有研究,而且就像吃藥能減肥對於肥人有極大的誘惑力,以及種金能致富對於師奶有極大的誘惑力一樣,做愛能生髮這樣的理念對於一個禿頭所產生的誘惑力,可想而知,我們應該予以理解。相比起某些政客的鬼話連篇,做愛能生髮算是可信得多了。說實在的,做愛能否生髮,本人也未有研究,那就說甚麼也只能是偽科學,因此不好發表看法。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做愛會生孩子。如果生孩子需要點能力才行,那至少也會生個花柳甚麼的。 不說做愛生髮的成效,按理說,只要不過份縱慾,做愛一定是對人有好處的。所以問題是跟誰做。就報導而言,真正造成女事主困惱的,似乎不是性愛這種行為,而是對象居然是「一個牙都不齊的阿伯」。若不是那一個濕吻,女事主可能會一直讓那位阿伯try breast,直到長出一頭很黑很亮很柔的會動L的頭髮--聽上去和共產主義一樣科幻。那個濕吻可能讓女事主終於意識到了自己的愚蠢:假如性愛能刺激生髮,那麼一個年輕貌美的醫師不是有更好的療效嗎? 無論如何,我始終覺得辯方律師揶揄女事主沒有常識是不應該的。沒有常識就活該被騙嗎?那天生弱智的怎麼辦? 女事主的「頭髮比生命重要」如果換成是「自由比生命重要」,相信會是一段佳話。 [tags]做愛[/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