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倪震

給姑姑的信 0

給姑姑的信

姑姑: 二十幾年不見,可好?上一次見面,是在你的夢中,你催著我趕快來到這個世界。可後來你卻居然跟了倪震,那時我還很小。而我一直在努力長大,以為你還在等我。你說過,等我長大了,便和我一起練玉女心經。 江湖最近傳聞我要給倪震一份城大美女名單。我要在這裡澄清,那是真的。如你所知,江湖傳聞從來都是真的,這世上最可靠的消息都來自江湖。我無意給你製造麻煩。江湖傳聞雖然是真,但那份名單卻是假。假若真有那份名單,如此貴重之物,也不會落到我手中。因為那份名單,江湖已經腥風血雨幾百年–如你所知,所謂江湖,就是為那些從不存在的東西可以爭個你死我活的一群人。不過據說近來朝廷對那份名單也頗感興趣,我已被他們盯上了,這實在是我自惹麻煩,應該不是倪震告的密,他還不至於卑鄙到那麼愚蠢。 想必你也知道我為何說要給倪震那份名單,沒錯,就是為了一個女人。為了那個女人,我必須拜倪震為師,學習追女之道。然而倪震從不收徒,所以我要給他一些好處,《龍珠》裡小林拜龜仙人為師,好像也用過類似的手法。如你所知,我很狡猾,等他把神功傳於我,我便告訴他事實的真相,就是從來沒有那份名單。我相信他到時會吐血而死,但你不要誤會,我絕無害死他再把你搶回來的意思。我知道你愛他愛得死心塌地,而我也愛她愛得至死方休。玉女心經,我們還是不要練了。據說,練玉女心經現在有一個新的說法,叫打野戰。 倪震可以教我如何馴服女性,但他未必了解女性的心態,這方面還得求教於你。以我們的關係,你實在不會拒絕我吧,除非你忌妒我愛上了另一個女人。如江湖傳聞的一樣,那個女人,我叫她妹妹。我和她的事情說起來比江湖恩怨要簡單得多,就是她現在不理我了。我和倪震犯的錯誤有些相似,都和嘴有關,但是你並沒有不理倪震,甚至幾日後你便決定嫁給他了,出現這兩種不同的結果,唯一的解釋是,我犯的錯更加嚴重。我一直在想辦法挽救,因此江湖上的事情我已經完全不理了,這就是為甚麼近來江湖平靜了很多的原因。但想來想去,我還沒想明白妹妹究竟是討厭我了,還是在生我的氣。我情願是後一種,因為後一種還有得救,只要氣消了便好。讓她消氣,最好的辦法是讓她打我幾拳,順便練玉女心經,但目前看來這個可行性很小,所以我只能等,這是最消極也是最積極的辦法。假若她是討厭我了,我看我做甚麼都沒用,反而只會增加她對我的討厭度。 所以,告訴我吧,姑姑,她究竟是已經討厭我,還是在生我的氣。如果她只是在生我的氣,那我就決定不知廉恥死死纏住她不放了。死打蠻纏是最低級的一招,傳出去會被江湖中人笑話,但這一招也很有用。 至於那份名單,你放心,我也正在尋找,它絕不會落到倪震手中。本來我並不相信它的存在,它是否存在也與我無關。但是現在不同了,假如真有那份名單,我一定要把它燒掉,不是為了江湖,而僅僅是為了一個人,因為我聽說連妹妹也在那份名單當中。 祝新婚愉快! [tags]周慧敏,倪震[/tags] Technorati : 倪震, 周慧敏

給倪震叔叔的信 0

給倪震叔叔的信

倪震叔叔: 你好。叫你叔叔應該是沒錯的,我年齡未過25,而我媽又和你同齡,總不該叫你伯伯的。其實我也想叫你倪震哥哥,感覺很棒,可我又實在怕給你帶來些甚麼麻煩,突然有個「花樣少男」叫你哥哥,你在慧敏姐姐面前不好解釋不說,難免還會擴大你的中年危機。上次叫你倪震哥哥的那位女孩還是我在城大的師姐呢–由於我沒有「夜蒲」的習慣,反而沒有機會撞到她。我想,若我告訴你,城大還有比她更加好看的姑娘,現在已不是時機。 和我媽相比,你的中年危機實在算不上嚴重,至少你身邊沒有一個像我這樣大的兒子讓你時刻察覺到自己正在老去。而且你的中年危機來得不算太早,我媽幾年前就深陷中年危機了,不過她的表現方式和你不一樣,她是時常向我發火。可見,中年危機這事其實對當事人無害,你還因此艷福不淺呢,只是讓身邊人比較難受而已,你著實不必為此驚慌。 如你所知,其實我一個乳臭未幹的黃毛丫頭,哦不,是小子,決不是來和你探討中年危機這麼深刻的問題的,當然也更不會是金融危機–雖然金庸和你老爸是老朋友。我真正的目的是拜你為師,向你學習如何在做錯事的情況下讓女人不會生氣,甚至反過來說「犯得起這個錯誤」,甚至轉個頭就心甘情願嫁過來。我覺得,你實在太神奇了,《I am legend》真該由你來演,Simth還是去演《Mr. & Mrs. Smith》比較合適。 我也有個妹妹。顧及你的危機,我就不介紹她有多漂亮了,她的風格和張茆也不是一路的。我和你的問題不同,你是做錯事,我是說錯話,唯一相同的是我們都是禍從口來。我知道,有時候說錯話比做錯事後果更嚴重,我不僅知道,還體會到了。當然結果也就不一樣了,你和慧敏姐結婚了,我的妹妹還在生我的氣。 恕我直言,倘若你說你沒有任何解決良方,事情最終能夠解決全在於你是一個才子,那我是絕不會相信的。論才華,我還是高你那麼一點點的。好了,若你說問題正在於我的才華比你高了一點點,那我承認這個的確是一個問題。我明白我說話太直了,你先別生氣,等我妹妹氣消了,你再生氣也不遲。也許我前面想錯了,你的問題能解決不在於你是一個才子,而在於你是才子的兒子,那麼我的問題就糟糕了,因為我的父親和你父親剛好相反,他不是才子,而是才子的爸爸。如此一來,只對我的兒子有好處,如果這輩子我會有兒子的話。 好了,我不再猜測你用了甚麼辦法,如果我能猜到也便不用來請教你–不過這不影響我對你的崇拜,我以張茆的人格保證。也許你會問,你教會了我這個徒弟有甚麼好處。假如你真的如此勢利,需要有好處才肯收我為徒,那我會告訴你,你將會獲得城大美女名單一分,保證一個個都比張茆濃妝豔抹。 盼覆。 祝早日遠離中年危機。 你的不是你的陳牛小朋友 [tags]倪震[/tags] Technorati : 倪震

青春貴在過程 0

青春貴在過程

倪震的引咎分手,讓很多人替周慧敏嗟嘆「二十年的青春啊」,後面再加一句「就這樣浪費了」。 這就引發了如何看待青春的問題。這個問題可分為兩個方面:第一是如何看待別人的青春。我的看法是,替別人嗟嘆青春,是比較浪費青春的做法,因為只有自己本身才有資格評價自己的青春,除非你的年紀已經到了與蕭若元或蔡瀾相若,那便任你去嗟嘆吧,你已沒有自己的青春好浪費,只好替人嗟嘆了。事實上,嗟嘆歲月是每個無所事事的老人都會做的事情,或者應該說那是忙碌了一生的老人好不容易贏得的一點點福利,假如你還不夠老,便不要透支了你未來的福利–有可能引發金融海嘯。 第二是如何看待自己的青春,這才是問題之所在。 顯然,那些嗟嘆周慧敏浪費了二十年青春的人,他們的判斷是基於青春必須換來結果這樣的看法,也就是必須把倪震變成自己一生的男人才能體現周慧敏二十年青春的價值。可青春唯一能換來的結果是衰老。所以,把青春用在自己確實想做的事情上,不管結果如何,那就是對青春最負責的態度了。和自己愛的人做足情人二十年,又怎會是浪費?而陳某活至二十幾歲的今天,青春正燃燒得旺,可我的愛情卻還沒有著落,能用上二十年時光去守候的愛情更不知到何處去找,我的青春只換來早上的一柱擎天,我才正在浪費著青春呢。當然,人生的精彩不只在於愛情–如此積極的話怎麼可能是我說出來的–所以後面還要加上一句:還在於做愛。 說到做愛,它的性質和青春是一樣的,只要做了便有價值,它只在乎過程,不在於結果。這世上其實很多事情都是貴在過程而非結果的,而且很多人都懂得這個道理,只是到了愛情這事兒上,很多人的態度就變了。愛情格言「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天長地久」是結果是一張結婚證(事實上結婚證也保不了天長地久),「曾經擁有」就是過程。 以我的人生閱歷,這世上大概只有兩件事是只重結果的,那就是賭博和考試(事實上,考試也算是一種賭博;而對於一些賭徒來說,賭博也是一種考試。)所以,別拿青春賭明天,何不瀟灑走一回。 關於倪周分手的事,有一種看法是他們並未真正分手,只是趁機把戀情轉為地下(假如真是這樣,我這樣戳穿他們就很不對了)。但不論如何,不影響我對青春的看法。青春沒有浪費,只有虛度。 [tags]青春,倪震,周慧敏[/tags] Technorati : 倪震, 周慧敏, 青春